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死不掉的永乐年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四章 再遇小透明

死不掉的永乐年 斑马斑斓 2026 2019.06.29 21:00

  首先开口的女子,似乎还有些不太确定。

  毕竟,那日杨宅外,她也只是透过人群,远远的见过对方一次。

  但下一刻,闻声细看的其余伶倌,却是很快双眼一亮……已经百分百的确认了,眼前这位少年,正是那天才曲家。

  “杨公子……”

  “杨少爷……”

  “杨曲家……”

  熟悉的叽喳之声,再度充盈于耳。

  前一刻,还各自嬉闹的姑娘们,如今却是纷纷昂首,争先恐后的看向……眼前这位,名动秦淮的少年。

  所幸,唯一值得庆幸的是:

  杨子牧在女子们眼中,毕竟是名谱曲大才。

  众姑娘,虽然掩不住激动,但也并未过于唐突……微微嘈杂之后,这茶坊之间,倒是缓缓安静了下来。

  而先前的说话者,更是兀然想起了什么,看向杨子牧眼神,也愈发暧昧。

  接着,才嫣然问道:

  “杨公子,可是来见应大家的?”

  此话一出,周遭的旁人,也纷纷露出醒悟神色。

  显然,杨子牧专程至此,还是在画舫归港的时候,特地来到秦淮畔。

  其目的……已然是不言而喻!

  而杨子牧见状,虽也试图解释,但再一想到,只怕会越抹越黑,干脆便不再多言,反而是以礼道:

  “那便麻烦诸位,帮我去通秉一声。”

  “关于应姑娘居所,其实在下也是不知,贸然登门,更是略有唐突……倒不如,就在此处等候便是。”

  关于应如是住所,杨子牧其实真不知晓。

  毕竟,此前的每次相见,皆是应如是主动登门……甚至,当时的杨子牧,也因赊刀人一事,对她更敬而远之。

  谁曾想,如今却有主动寻来的一天。

  ……

  不过,对于杨子牧他,决定就此等待。

  茶坊中的姑娘们,却显然是喜闻乐见,亦无丝毫怨言。

  闻声之下,早已遣了一名小厮,让他去前去通禀……而其余众人,则已经围坐了过来,七嘴八舌道:

  “杨公子,可又有什么新曲?”

  “杨曲家,能不能教教我们,你所自创的七韵?”

  “杨少爷,听说你将来,要娶那袁家小姐,你可还会再纳妾么?”

  连珠炮般的问题,接连砸了过来。

  一瞬间,杨子牧竟有些后悔。

  格外的后悔于,他依然是小瞧了,眼前的这群姑娘。

  此时此刻,就连话痨的小婵儿,也显得那般安静……比起眼前的声浪,小婵儿的叽喳程度,竟也似煦风般温和。

  所幸的是,如此景况,倒也并未持续多久。

  因为,就在下一刻。

  就在杨子牧他,正分外头疼的时刻。

  又有几道身影,同样来到了茶坊,也同样引起了,这一众姑娘的注意。

  ……

  “薛少爷……”

  “袁公子……”

  “许大少……”

  一声声,带着诧异的问候,纷纷从茶坊间响起。

  此前,茶坊中的姑娘,之所以微微犹豫后,才终于将杨子牧认出……无疑是因为,杨子牧极少流连画舫。

  但眼前来者,却无疑是截然相反。

  他们几人,才刚刚踏入茶坊,便已经被认了出来。

  并且,更有相熟的女子,小意的招呼着。

  毫无疑问,此刻到来的数人,俨然都是画舫常客……正是,那些官宦人家出身的,所谓风流公子。

  虽然,他们也不解于……

  “袁兄不是说,这白日里的秦淮,一定不会有人前来?”

  “怎地……有人比我们还着急?”

  说话者,是那名薛姓青年。

  而被他提及之人,则是居中的袁氏公子。

  并且,这袁公子本身,更也是秦淮欢场间,颇为有名的一抹异数。

  袁氏一族,家规极其严苛。

  留宿画舫什么的,几乎是想都别想。

  但这袁公子本人,却又极度贪恋花柳……以至于,他只能趁着日间出行,单独来到河畔寻觅佳人。

  反倒是成了,秦淮江岸的一桩趣闻。

  而今日,这袁家公子,更是邀了两名好友……扬言说,要带他们领略一下,白日里的秦淮,又是怎样的风光?

  甚至,还特地夸下海口:

  “夜色下的江心,虽是谢丘二人的争风场,旁人也没资格参与。但白日的江畔,却是他袁烨的地盘,根本就无人打扰。”

  直到……某个少年公子,正好出现于他们眼前。

  更被一众姑娘,所芬芳围绕着。

  ……

  “这位兄台……”

  袁烨有些尴尬,试图没话找话。

  然而,他话音还未落,被姑娘们环绕的少年,却已经侧过了脑袋。

  引得一旁的许公子,立时便惊呼道:

  “杨子牧?”

  此言一出,空气都为之一静。

  一众画舫姑娘,诧异的看向三名公子,不明白他们三人,为何要如此惊讶。

  但与此同时,此刻造访的三人,却是神色各异。

  为首的袁烨,似乎是极为惶恐。

  下意识的,就想离去。

  其后的薛姓青年,则反而是饶有兴趣,亦打量着杨子牧本人。

  眼中,更有丝丝异色。

  至于最后一个,被称作“许大少”的男子。

  面色僵硬的他,却正是那惊呼的来源……甚至,此时此刻,他更是满脸的尴尬,完全不知该如何是好。

  因为……

  这名许姓公子,便正是上元县县令之子,是那许晋忠的独子。

  或者说……也是谢园一事中、那只小透明!

  ……

  此刻,杨子牧的嘴角,已然勾起一抹笑意。

  接着,他更悄然看向了,站在小透明身后,那负手而立的薛姓青年。

  如此良机,怎能错失?

  故而下一刻,杨子牧的口中,便已然是响起了问候。

  响起了,一连串森冷的问候:

  “许大少,我们可有些日子不见……上次的聚宴,你我也算相谈甚欢,却怎奈落了个无疾而终。”

  “前些日子,鄙人也到府上叨扰过,还劳烦了令尊接见……这般说来,倒是我杨某人,礼数不甚周全。”

  “择日不如撞日,既然今时今日,你我恰巧相遇于此,不若……”

  杨子牧的目光,第一次看向了小透明。

  也第一次,回应了他的发言。

  但此情此景,不安中许思杰,却无疑更希望……杨子牧他,是真的看不见自己,也依然会无视于自己!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