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死不掉的永乐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六章 暂伴月将影

死不掉的永乐年 斑马斑斓 2020 2019.06.20 23:00

  不得不说,能够以上帝般的视角,扮演着自己的角色。

  再度经历,已经消失的一天。

  这样的体验……其实尤为的奇妙!

  从前的不安,曾经的迷惘,在已知的结局之下,无疑全都烟消云散。

  反倒是,无数未曾留意的细节,诸多没能看穿的情绪……如今,在这旁观者的视角里,却是纷纷浮现:

  小婵儿那丫头,还真是可怜。

  恐怕整个正堂间,便只有她一个人,才完全不明始末。

  而一众衙役,也倒颇为无奈。

  面对杨子牧的决绝,再有苏染的压迫……他们就算捕凭俱全,但眼神中的警惧,却也丝毫未减。

  最终,也只能在权衡之下,暂且的选择了归衙。

  至于说苏染……

  如果说之前,杨子牧还仅是猜测。

  但当再度回顾时,杨子牧却已百分之百的确定:

  苏染的病娇,根本只是她的伪装……而她莫测的内心,以及尚未脱口的目的,才是最让人畏惧的东西!

  至于说,苏染她……又到底在想些什么?

  甚至,她为何会轻易离去?

  这一切,纵使杨子牧再度回顾,也依旧是无法看穿。

  ……

  好在,猜测苏染的心思,也并非今日主题。

  在杨子牧的预期中,今天这一日,他还将渡过无数次,自然也并不急于一时。

  此刻他真正要做的……

  “我需要几柄短刀,最好是便于抽拔的匕首,至少得是锋利的尖刃……这些东西,入夜前需要备齐。”

  昨夜的战斗,已然令杨子牧理解到了,武器在战斗中的重要。

  剔骨小刀虽利,却并不便于多携。

  匕首,无疑才是最优选。

  而既然那马管家,也本就是杨子牧监视者、督促者。

  这种事情,自然要麻烦于他。

  不过,马管家闻言,也果然提出了反对……认为他杨子牧,只需好好执行计划,并不需要亲身战斗。

  但这番论调,却被一句话便堵了回去:

  “那一夜,若不是我先动了手,死掉的就只能是我……在此事有结果前,我必须得设法自保!”

  这话,马管家终究无法反驳。

  并且,今日的状况,也本就超出了他的理解。

  故而在杨子牧的坚持下,马管家虽然心中有异,但到底还是依言照办。

  入夜前,已送来了四五柄短匕。

  有长有短、形制不一的……各色防身利器!

  虽然,马管家也并不知道:

  在拿到刀具的瞬间,杨子牧却是完全没思考,该如何用其防身,他真正所想的却是……该怎样利用它们,更快的杀死敌人?

  ……

  淡漠的月辉,再次散落。

  无数道人影,也摸索着向内宅所逼来。

  今日,已然是第十四个今日。

  一切如常,月色如故。

  唯有杨子牧自己,却是半点儿都不再紧张,心中反而充满了期待。

  期待于……试验最新的想法!

  当然,这种亢奋情绪,无疑也只一种自我排解。

  毕竟,就算他惶恐不安,也无益于增强武力……与其如此,倒不如干脆豪迈些,也干脆舍生忘死些。

  用战斗狂人的假象,来压制内心的怕疼怕痒。

  下一刻,刀光迸现……

  潜行入宅的众人,甚至还尚未站稳脚跟。

  一道蹲缩于阴影的人影,却是赫然暴起,直接杀向了最近的某人。

  并且,此时的人影,显然也极度熟悉于众人。

  当长刀斩落,他却早有预料般,于拧腰中顿身,避开了锐利的刀锋。

  而当利刃挥空,他亦再度发力,尽量压低着身姿,贴地飞窜向对方。

  继而,匕锋亮起,鲜血迸溅。

  一条生命,飞萤般流逝。

  虽然,此前的战斗,也全都是急促且短暂。

  但每次战斗后,杨子牧却有一整日的时间,能不断的思考、不断的复盘,直至得出……关于战斗的最优解!

  故而此时此刻,此情此景。

  杨子牧他,也早就不是曾经的自己。

  伴随着月影斑驳,藏身于夜风微寒……一缕飘忽刃芒,以及一抹迅疾身影,却是在夜色之下,跃动着血腥的舞蹈。

  虽然……

  “第十四次挑战……失败!”

  在腰腹被划伤的同时,杨子牧已再度身饲长刀、自寻死路。

  但他心中,却是冰冷的总结着:

  “共计七人,本次击杀五人,最高击杀六人……看样子,距离攻克眼前的关卡,已经越来越近了。”

  ……

  毫无疑问,杨子牧无数次的尝试,以及无数次的被杀。

  已然,为他积累下大量经验。

  事到如今,面对杨子牧的进攻,对方早已无从留手,更不敢有丝毫放松。

  因为一旦松懈,便将受到致命的威胁。

  虽然说起来,杨子牧如今的技巧,也只是勉强不露破绽……别说是强于对方之合,就是单独一人,他也难言稳胜。

  但好在,攻略关卡的关键,其实也并非正面战斗:

  十几日的战斗,已然令杨子牧……对每个人的招法,每个人的套路,每个人的惯性反应……全都有了深刻的了解!

  甚至,连初入内院之时,每个人的落脚地点。

  杨子牧心中,也都一清二楚。

  也就是说,凭借这些讯息……杨子牧的每次进击,皆为偏攻薄弱;杨子牧的每次出刃,皆乃刺其难防。

  并且,此夜暗淡的月辉,也同样给了他天然的掩护。

  昏暗月辉下,本就难以看得真切

  而如今的杨子牧,更是极为鸡贼的,特地选取了,与对方类似的深色着装……当人影交织于一起,便根本难辨敌我。

  一旦战斗将起……

  迷离的月辉,混沌的身影,雪利的刀芒……院中所有事物,全都混淆至一处,扭做是一团乱麻!

  月光碎屑下,残影道道。

  稀薄血腥中,刀光闪闪。

  谁又还能阻止……杨子牧的左厮右杀?

  ……

  “第十七次挑战……即将开始!”

  杨子牧此时,将每一柄短匕,皆紧缚于最顺手的位置。

  双眼,却紧盯着半空残月。

  此时此刻,那叽喳的小丫头,想必同样没能睡好……而若要令她安心,恐怕也只能放她回归内院。

  所以说……

  “希望……这是最后一次挑战!”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