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死不掉的永乐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二章 御赐翎刀斓

死不掉的永乐年 斑马斑斓 2048 2019.06.23 21:00

  “赊刀逆贼?”

  不得不说,第一次从锦衣卫口中,听到如此清晰的态度。

  这对杨子牧而言,倒是莫大的收获。

  并且,杨子牧而今的行为,也本就并非逃避,反而是要正面撞向……眼前的县衙,以及县衙中的众锦衣卫。

  毕竟,杨子牧需要知晓:

  所谓赊刀人,到底有多么庞大的能量,而诸如苏染等人,又究竟会不会……如他所料般行动!

  随着道道寒芒,纷纷自刀鞘中迸现。

  一众锦衣卫,也不再掩藏各自身份,赫然抢步于衙堂间。

  森冷的刀锋,直逼杨子牧眼前。

  只不过,此刻的杨子牧,却是丝毫也不紧张。

  甚至,连一丝惊愕也没有。

  因为……

  这一切,他简直太过熟悉。

  最左侧,那个下盘稳健者,他其实上身不够灵敏,出刀总是略缓。

  而最右侧,那个眼神锐利的身影,他目力却反而不佳,极易被近身偷袭。

  至于众人中心,担当指挥的那人。

  此人,便是杨子牧在无数夜里,一直没能抹去的对象……只不过,在某刀客眼中,他依然是不堪一敌。

  当你曾血战他们十余次,你自然不会再紧张。

  唯一想的、也只会是:

  如若真要动手,该优先突向哪边,又从何处摆脱重围?

  ……

  当然,此时的杨子牧,自然不会动手。

  而一众锦衣卫,亦并未身着夜行衣,反而换上了鲜色常服。

  夺目的鲜衣,以及俏锐的长刀……无一不在说明着,眼前这群持刀者,他们真正的来历……大明锦衣卫!

  一时之间,衙堂外的围观者,已然是各自惊心。

  而为首的徐畅,更赫然再道:

  “赊刀余孽,祸患大明……本旗给你个机会,速速供出你的同伙,如此一来,方能计你一份将功补过!”

  事已至此,锦衣卫既然已经公开露面。

  那今日之事,便再无回旋。

  毕竟,一旦放任杨子牧离开,以袁家的影响力,再加上谢氏的帮扶……一介锦衣卫总旗,其实也再难逼迫。

  眼下的景况,无疑已是他们最后的机会。

  所以,当道喝出来意后。

  锦衣卫总旗徐畅,却也兀然压低了嗓子,用仅有杨子牧才能听闻的声音,飞速在他耳边说道:

  “我既不在乎,你曾参与了什么。”

  “也更不在乎,你又参与到何等程度。”

  “既然你身后,还有袁家和谢氏,本旗亦不会太过难为于你……只要你能说出,那真正的杀人者所在,一切便到此为止。”

  不得不说,徐畅给出的条件,其实已经颇为诱人。

  以既往不咎,只换取一句坦白。

  但遗憾的是……

  “总旗大人误会了,那所谓杀人者,在下的确不知。”杨子牧同样压低声音,有条不紊的答道。

  “你这是在自寻末路?”徐畅拧眉。

  “大人难道在公然威逼?”杨子牧垂目。

  杨子牧此举,终究是激怒了对方。

  “不要以为,本旗是动不得你……纵使抛却真凶不谈,单单是你夜访荒院,本旗便不能治罪于你?”

  这话,倒也没错。

  若不是想通过杨子牧,揪得幕后的真凶……其实,在定罪一事上,徐畅纵使做不成铁案,也至少能令其脱几层皮。

  然而,杨子牧的回答,却依旧不为所动。

  甚至于,还愈发语出惊人道:

  “此时……我能解释!”

  ……

  杨子牧的举动,终于将徐畅给气笑了。

  夜访杀人所,更在被擒获之后,由神秘武者给悍然救走。

  这种事情……还能怎样解释?

  此时的徐畅,也不再打算交涉,反而是赫然回头,看向了衙堂明匾下,同样脸色阴郁许晋忠。

  继而、朗声说道:

  “许大人,你且为我等做个见证……本旗也到要看看,诸如那夜的妄肆之举,他还能怎么解释?”

  事实上,杨子牧的确没法解释。

  不过,他也不需要解释。

  因为,从对方的言辞中,而今的杨子牧,已然捕捉到了更多东西:

  虽然对方口口声声,一口一个“赊刀余孽”……但此前的条件,却反而试图放任杨子牧,以换取更多讯息。

  一个锦衣卫总旗……便能擅自对“逆党”纵容?

  显然,答案只有一个。

  眼前的锦衣卫,他们其实根本无从确定,杨子牧是否乃赊刀人……至于此前的论调,也不过是虚张声势而已。

  而只要赊刀人一事,对方还并未察觉……

  只见,于此情此景之下。

  哪怕无数的刀锋,正凌厉相对;哪怕徐畅的眼神,也凛然相逼……但杨子牧自己,却是兀自转过头,看向了衙堂之外。

  将他的目光,坠落于名为苏染的女子。

  继而微微一笑、轻声道:

  “拿出来吧!”

  ……

  徐畅见状,心中微惘,没想到杨子牧,竟是真的试图自证。

  而端坐的许晋忠,更是神色微微一凛。

  用既怀疑、又审视的目光,看向那堂间少年……似乎想从他的眉眼中,看穿他究竟有何底气?又到底有何持凭?

  但下一刻,一切便全都得到了解答。

  只见,苏染的贴身小婢,如今已捧着一方木质长匣,轻轻向衙役们致意后,也同样踏入了公堂间。

  并且,在她入堂之后,她也并未立刻打开长匣。

  反而是特意的,来到人群最前。

  继而,才一手托着匣体,一手将木匣半启……只让立于正首的徐畅,以及衙案后得许晋忠,能够看清匣中事物。

  然而,也就是这么一眼。

  徐畅的表情,却是愕然中带着惊惧。

  甚至,在看清楚某些篆文后,他眼中的惊惧,更是彻底化作了……渗入骨髓的深寒!

  而比起徐畅的惊愕,许晋忠的眼神,倒是要平静很多。

  至少看起来,似乎要平静很多。

  虽然,他手中紧握的惊堂木,已经下意识放下。虽然,他居高临下的目光,也一点点变得低垂。

  木匣中的事物,乃是一柄雁翎刀、以及一枚象牙牌。

  只不过,那柄雁翎刀,却是御赐的绣春刀;

  只不过,那枚象牙牌,更是锦衣卫的例牌。

  此方木匣,色泽明明如此黯淡,但当长匣轻启的瞬间……其中盛放的事物,却是这般的斑斓!

  斑斓得……令人心生惶然!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