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死不掉的永乐年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夜半有客来

死不掉的永乐年 斑马斑斓 2079 2019.06.04 21:00

  “公子……那盘溜鳝段儿、我还没吃着!”

  委屈巴巴的小丫头,第一时间,竟忘了关心为何要扔盘。反而是对浪费的食物,充满深深的眷恋。

  但此时的杨子牧,却是目光灼然于街面。

  口中,也飞快吩咐着:“待会儿你先回家中,少爷我还有些事要办。”

  “回去后,暗中点一下家中仆从,若无意外,其中某人应不在……但这件事不要声张,也不要惊动任何人,一切等我回来再说。”

  “另外,今夜我大约会留宿画舫,让家里不用到处找我。如果明日一早,我也仍未归来,便立刻去衙门报官。”

  杨子牧说完,根本不给小丫头反应的时间。

  已然起身离席,迅速下了楼去。

  小婵儿再想要追,却被堂倌小哥给拦下……匆匆结了钱,再一转眼,却哪怕站在阁楼远眺,也找不见自家公子身影。

  ……

  杨子牧出了桃源居,却并不急促。

  虽然片刻前,杀手因其职业惯性,竟是被杨子牧所诈。

  但只要他冷静下来,却也不难发现……所谓的危险,其实并不存在;而青天白日,杨子牧亦不可能出手。

  所以,他一定会停下脚步,并在人流间四顾观察。

  果然,杨子牧并未猜错。

  当杨子牧偷偷贴近转角,利用早就备好的小铜镜,暗中窥伺时……杀手的身影,亦正在谨慎的张望。

  杨子牧见状,也不露头。

  更不试图,进一步靠近那名杀手。

  虽然无数的刑侦电影,给了他足够的场景储备,但相比对方的专业,杨子牧也并无太大优势。

  慢慢来就好,杨子牧并不着急。

  如今,他已打破了对方筹谋,更扰乱着对方心神。

  还在其心中,种下了一颗惊疑的种子。

  此刻的杨子牧,只要跟着他就好。悄无声息、亦步亦趋的,紧咬着对方背影……不求有功,但求无过!

  杨子牧最低的要求,便是查明对方据点。

  只要探明这一点,则就算是失败读档,也不是不能够接受。

  ……

  不同于杨子牧的步步为营。

  此时的赵五,心中却早已是一团乱麻。

  他是一名杀手,但也只是一名杀手……所谓杀手,自然需要借助伪装,悄无声息的行刺目标。

  就算是冒险一试,也得选在无人的环境,而不是喧嚷的大街。

  所以,如今的他,任务已是彻底失败。

  他自身,更不再试图挣扎。

  只打算优先撤离,从那道逼人目光中,逃到更安全的地带……然后才能将种种讯息,尽数回禀至那位大人。

  而今,就算是赵五,也大概明白了……那位大人,为何如此重视此人!

  心意已决,赵五亦不再犹豫。

  虽然环视一周,他也仍未发现敌影。但擅长隐匿的他,却依然混杂于人群,不断的穿梭、不断的变向。

  在大明京师内,周旋出无数的曲折。

  竟生生绕尽半个京师,才终于在西斜的残阳中,没入某条背巷。

  接着,更是四顾无人之后,这才敏捷的一拧腰,跃入了某间荒院儿……就连院门上覆尘的铜锁,也不曾去打开。

  虽然,这一切也并无意义。

  因为巷角的砖缝处,那枚小巧又清晰的铜镜,已再度将画面捕捉。

  杨子牧他……已然确认了杀手归处!

  ……

  不过,不得不说,这大半日的绕行,再加上耗费心神的跟踪。

  杨子牧他,其实已经到了极限。

  要不是他如今的身体,远比数百年后更健康……恐怕单单在体力上,他便无法完成这份壮举。

  此刻,见杀手归于荒院儿,且暂时没了动静。

  杨子牧自己,也顺势靠墙坐下。

  一边补充着消耗的体力,一边也继续借助镜面,时刻监视着对方动向。

  大明朝,是一个拥有宵禁的王朝。

  每日一更三点、暮鼓回荡,人们便被禁止登街;直到五更三点、晨钟鸣响,这才算是开禁通行。

  无疑,暮鼓响起之前,便是这个时代的合法时段。

  而在那之后,才是阴影里的世界。

  作为一名杀手,无论对方是被谁雇佣,或者是被谁派遣……但他若是任务失败,也唯有在夜色降临后,才能将信息传递。

  而这……也才是杨子牧真正的目的!

  无疑,查明眼前的杀手,甚至设法将其干掉,都并不能令人安心。

  杨子牧想要明白的,却是在杀手的背后……还藏有怎样的人物,又有何种动机,更下达了哪般指令?

  斩草、需要除根。

  削株、亦必须得深掘。

  否则杨子牧他……也还是没法安眠!

  ……

  夜色渐深,月影沉沦。

  暮鼓之后,偌大的京师便陷入了死寂。

  只有行走正街的打更人,时不时喊上两句“小心火烛”。

  那所荒院,也还是那般寂静。

  但杨子牧并不着急,或者说无法着急……此时的他,小心避开了打更的游光,将自己完全藏于黑暗。

  等待着,即将到来的动静。

  今日的尾随,杨子牧虽亦步亦趋,但他毕竟不敢太过靠近。对方有无在过程中,给出需要会面的信号,杨子牧也无从知晓。

  但幸运的是,杨子牧的疑惑,很快便有了答案。

  随着戌时将尽,一个同样避走正街的身影,也悄声从陋巷另一侧而来,同样来到这间荒院儿外。

  显然,正是接洽之人。

  并且,此人到了院外,亦并非翻墙而入。

  反而是走到门边,摸索着将铜锁打开,然后自正门走了进去。

  杨子牧见状,也不稍作迟疑。

  已然是飞快垫脚摸了过去,藏在半掩着的院门外,一边窥听着其中动静,一边小心的向院中望去。

  借着微弱月辉,杨子牧虽看不真切,但大致的情形,却依然能洞悉七分。

  此时,那杀手竟半跪于地,恭敬的行着礼。

  至于趁夜色而来者,则是声音微愠,似乎不太满意于求见。口中,更毫不留情的,说出令杨子牧心惊之语:

  “废物……这就怯了?”

  “大人他,可没空理会这些杂事,也不想听你抱怨。你若不能完成吩咐,大人自会派别人去做。”

  “只是到时候,你自己的下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