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死不掉的永乐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穷鼠啮貍时

死不掉的永乐年 斑马斑斓 2139 2019.06.05 09:00

  杀手闻声,似乎极为恐惧。

  连忙应声道:“还请不要惊扰大人,此事尚有一日之期,无论如何……我也会将它办好,给大人一个交代。”

  来者闻言,这才微微颔首,应允道:

  “这样最好。此事我也并未上报大人,接下来就看你行动了。只要你能做好它,说不得大人一喜,就能将你给调回明处。”

  杀手见状,好似颇为欣喜,重重的又是一礼。

  来者也不废话,再道:

  “不过你杀了他,这条线也就断了,关于这赊刀人一事,我们依然一无所获……你自己且注意些,如果能觅得些线索,可比杀个人重要得多。”

  来者说完,也不再理会杀手,已转身退向院门边,似将离去。

  而门外的杨子牧,更是飞速躲远。

  片刻后,一个身影便出了门,谨慎的看了看正街灯火,然后才借着极淡的月辉,再度自陋巷深处而去。

  但他不知道的是,另一个身影,却也悄然缀了上来。

  ……

  杨子牧此行,自然是来杀人的。

  若不杀人,便将被杀。

  如此绝境下,就算是墙角的野鼠,也敢狰狞向狸猫。

  并且,比起那杀手本身,这名将其策动之人,无疑才是重中之重……也才是杨子牧此行,必须优先解决的目标。

  所幸,透过先前的画面,杨子牧也多了几分把握。

  比起那身手矫健的杀手,这名接洽者,却显然并不灵动。不然,他也无需打开门锁,而是直接跃入荒院。

  所以,当对方避走正街、行于暗巷之时。

  杨子牧亦悄然紧随,借助陋巷曲折,一点点向对方靠近……更一点点的,将杀人步骤,在脑海中不断模拟!

  杨子牧从没杀过人。

  作为守法公民,这一点毫无疑问。

  但穿越后的世界,穿越后的经历,却容不得他善良。

  于是,他必须杀人。

  用数百年后的记忆,拼凑出最稳妥的方案,以那一击必杀的果决,来为无数次重生、画上圆满的句号。

  又是一个转角,又有云层遮月。

  接洽者他,因眼前一暗,已是下意识顿了一顿,似在适应周遭。

  但也就在此时,他的耳边,却猛地传来风声。

  而下一刻,他甚至还来不及思考,这风声代表了什么……自己颅骨破碎的声音,却优先在鼓膜中炸裂。

  然后,他便永远的失去了意识。

  一块筑墙的青石,染上了温热的猩红,也带走了那茫然的生命。

  杨子牧的人生初杀,便闪电般开始又结束了。

  这种事情……似乎并不难!

  ……

  当然,并不难这种说法,无疑只是杨子牧的自我安慰。

  直到眼前的尸体,已软软倒下。

  嗅着空气中,那淡淡的血腥气息,杨子牧紧绷的心神,却也终究溃散……双手和双脚,更是止不住的颤抖。

  同为人类,却剥夺着对方性命,这自然不太容易接受。

  但杨子牧……却没有选择!

  大口的呼吸数次后,杨子牧也顾不得平复,已然将尸体拖至暗处。

  一面,扒下了对方外衫,将创口给缠堵,避免血迹扩散;一面,也飞快于对方怀中,迅速摸索着,寻找着更多线索。

  显然,杨子牧此行,还需要摸清敌意的来源。

  对方身份,必须尽早弄清。

  但遗憾的是,对方好似早有警惕,此行前来会面,竟只带了院门钥匙……一应身份相关,却是半点儿未携。

  至于说,更加令他惊喜又后怕的,却是在对方怀中,还藏有一柄小巧的匕首。

  一柄……未能出鞘的利器!

  杨子牧见状,自然也顺理成章的,将利刃收入了怀中。

  将尸体简单掩藏后,便再度向荒院摸去。

  这名接洽者,无疑只是前菜。

  真正难以处理的,却是那名身手矫捷的杀手。

  甚至,杨子牧若没有猜错的话,再度受命杀戮的他,其实今夜就将行动……一定会乘着期限未满,再度的出手!

  ……

  果然,当杨子牧匆匆归来时,对方已进了荒院中的破屋。

  似乎是,在更换夜行服,整理杀人器。

  杨子牧等的,也正是此时。

  “笃笃笃”

  三声急促的敲门声,划破了夜色的沉闷。

  宵禁时分,使者也才刚刚离去。

  此时这番响动,无疑令赵五心中一骇。他的身体,更是已不由自主的,迅速抽出短刀,警惕的向院门移动。

  但敲门声尽,夜色却再归寂静。

  门外的敲门者,已再无半点儿响动,宛如并不存在一般。

  然而,越是这样,赵五便越是忐忑。

  再联想到,他遁逃之前,那枚破碎当街的瓷盘,以及那抹洞彻目光……此时的赵五,心下已愈发紧张。

  故而,哪怕动静已消失。

  但此时,赵五却丝毫不敢放松,将全部的注意力,全都集中于木门。

  一手捏着短刀,一手则缓缓摸了过去。

  然而,更大的怪异,却就在赵五摸向院门时,愈发诡异的出现……赵五刚触院门,本该自外侧锁上的木门,竟直接被他推开。

  而门外巷中,更是半个人影都没有。

  一切,就像是一出幻觉。

  但毫无疑问,这一切并非幻觉,更不是毫无意义的戏弄。

  因为,就在这个瞬间,就在他茫然的刹那……一只手臂,已赫然缠锁其颈;一柄短匕,更悍然贯入其背。

  颈间的束缚,乃是锁喉技的一种,是杨子牧记忆中的手段。

  能确保对方,既无法转身、也难发呻吟。

  而锋利的短匕,则是直白的杀意。

  能够最快、最精准的,将人类的器脏撕开,从而令被贯穿的目标,只能徒劳于挣扎,并在极短的时间内死去。

  显然,杨子牧已再度得手。

  凭借提前拿到的钥匙,预先藏入荒院。再利用敲门异响,引对方前来查看。更借助戒备的偏差,直接给予致命偷袭。

  月下穷鼠,终究咬死了它的天敌。

  “虽说,还有很多问题,我真的很想确认……你到底是谁?赊刀人又是什么?我究竟为何被盯上?”

  “然而,我不敢,我怕控制不住你。杀人这种事情,一两次还真无法熟练……所以,你就安心上路吧。”

  “就像我明天将对你说的那样……遇上我、算你命歹!”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