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死不掉的永乐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一曲举座惊

死不掉的永乐年 斑马斑斓 2020 2019.06.07 09:00

  所谓瑶筝,其实便是后世所说的古筝。

  而巧的是,杨子牧还真有学过。

  得益于后世的兴趣班风潮,在杨子牧中学期间,他也被强行报了个古筝班,说是可以陶冶情操、高考还能加分。

  虽然一开始,杨子牧的确是兴趣缺缺,只是随波逐流的学着。

  但后来,因为在某个弹幕网站上,偶然瞥见了几段堪称惊艳的表演,却是真正激起了他的斗志。

  令他以那番表演为目标,死磕过古筝演奏。

  故而此时此刻,杨子牧将要表演的……自然也是数百年后才会诞生的,那般汹涌、那般绚烂的曲目。

  只见,小露身手后的杨子牧,却也并未急着于演奏。

  反而细细调着音色,习惯着筝弦。

  接着,更是细致的要来义甲,用布条将双手的前四指,皆绑上了鹿角磨成的拨片。

  继而才终于抬头,看向了舫厅里的众人。

  此时,因为杨子牧的兀然登台,更自承了对应如是的爱慕……谢丘二人间的争端,终究已成功被打断。

  而画舫中其余诸人,更是饶有兴趣的想知道,能够同应如是探讨乐法之人,究竟能作下何等曲目。

  一时间,前一刻还冲突将至的画舫,却是因为一介男子的演奏,诡异的安静了下来,离奇的沉凝了下来。

  就连应如是自己,也同样是满脸怪异的,看着杨子牧的侧脸。

  一样不明白……他何曾学过琴筝技法?

  ……

  但下一刻,音符骤扬,乱指纷飞。

  湍急的乐流,兀然自舫厅间爆发,犹如践踏尘泥的群马,又似惊起疾飞的乌雀,瞬间涌入所有人的耳中。

  瑶筝古曲,大多讲究一个沁雅、一份恬澜。

  纵有迅疾激昂处,亦是层叠递进后。

  谁也没有想到,杨子牧指尖流淌的此曲,却是堪堪音符一起,便是那般迅猛、那般凌厉、那般……叫人欲罢不能!

  翻飞的义甲,不断逗弄着琴弦,在一道道颤动中,迸发出清厉音色。

  或抹、或搓、或揉、或摇的诸般技法,令人眼花缭乱的变幻着,在那本该清新淡雅的筝弦间,炫技般翻涌着。

  虽然杨子牧的琴技,的确不算顶尖。

  但如此放肆挥霍的奏法,却是这个相对素雅的时代,所从未见过的斑斓。

  并且,当急促堆叠至盛,琴声却又骤然渐缓。

  汹涌的惊涛,在人们耳中尚未平复,随之而来簌簌细雨,却已漫漫压来……似那骤雨芭蕉的冰清、又如雨后斜阳的温宁。

  而在这微微的放缓之后,愈发狂乱的湍流,更是再度嘶吼咆哮。

  如江倾、似海倒,奔流万里浩荡平野。

  端是一个……凶残又绚烂!

  ……

  谁也未曾想到,自杨子牧指尖滚落的乐曲……竟是这般抑扬顿挫、这般离经叛道、这般炽烈绕梁。

  听闻此曲,哪怕是心怀不忿的丘桓,或者是言辞锐利的谢苏扬。两人也不得不承认,能够谱出此曲,那所谓的乐法相交,的确没有质疑的必要。

  甚至,恐怕单单凭借此曲,今后的十里秦淮,便不知有多少人将登门求谱。

  而他凭借此情此曲,来向佳人表露心意。

  这般手段、这份情操,的确远超家世显赫的丘桓,也远超自诩浊富的谢苏扬。

  二人间的争风,反才是落了下乘。

  以至于,如今的应如是自己,也同样在清眸流盼间,以那无比温媚的眼神,细细注视着跃动的琴弦。

  也不知她所欣喜的……究竟是这乐章、还是那谱曲之人!

  一曲奏罢,弦色尽收。

  而沉浸在乐曲中的众人,却是迟迟未能回过神来。

  依然沉醉于,那般前所未见的表演。

  直至杨子牧他,已然再度开了口,众人也这才如梦初醒。

  “丘公子、谢公子,鄙人作此新曲,仅为讨佳人欢心,并无争风之意。且应姑娘虽未言明,但想必二位真伤了和气,姑娘却也会暗自忧心。所以今日此曲,权当鄙人的赔罪,还请二位宽仁。”

  杨子牧此言,无疑将姿态放得极低。

  说是请求、却近乎恳求。

  但越是如此,辅以他片刻前的惊绝演奏,那丘谢二位公子爷,也就愈发的不便发难,更难以再起争端。

  纵使丘桓心中,仍旧是妒愤难平,也只能恨恨的起身离了舫厅。

  至于挑事儿的谢苏扬,更是轻笑着随之离去。

  一场冲突,终究已消弭!

  ……

  终于履行完承诺,一曲终了后的杨子牧,这才刚刚放下心来。

  但令他心头一紧的声音,却又再度的响起:

  “逐之此曲……还尚未命名?”

  显然,说话者正是应如是。

  此时的她,却是眼神怪异的,盯着杨子牧卸下义甲。然后,也才笑容愈发柔媚间,轻声再道:

  “此曲这般灿烂颠覆,想必是逐之你呕心之作,要是没有一份名字,怕是对不起你的诸般心血。”

  “不若……你便当场为其作名如何?”

  应如是此言一出,举座再惊。

  此时,哪怕是再如何迟钝之辈,也根本不难察觉……她的这份提议,根本就是恃宠而骄般的肆意!

  既然此曲,也本就是为她所作,那么再冠上同她相关的赞美,似乎也只会令这份佳话、愈发美好。

  应如是此举,竟宛若是在回应着那份倾慕。

  叫舫间众人,如何不惊!

  然而,更令人想不到的却是,面对应如是的婉求,名为杨子牧的少年曲家,竟似并未听出话中真意。

  沉吟间,却道:“其实此曲,的确早有命名,只是那所命之名甚怪,本人不愿拿来献丑罢了。”

  “既然应姑娘问起,那鄙人也就不再藏私。此曲原名《千本樱》,本就是游戏妄为之作,还望应姑娘不要觉得失望。”

  “毕竟……鄙人胸无点墨、也道不出什么传世美名!”

  杨子牧此时,小心避开了对方眼神。不但不接话茬,更是装疯卖傻间,便将自己所弹乐曲的本名,也轻易道了出来。

  虽然杨子牧并不明白,自己都已经完成了承诺,对方为何还欲纠缠。

  但他至少知道……如此狡慧的女子、一定得躲远!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