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死不掉的永乐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六章 大明碟中谍

死不掉的永乐年 斑马斑斓 2013 2019.06.15 22:03

  不过,面对杨子牧,骤然揭示出此等讯。马管家在微微凛然后,却并未给出猜测,反而是质疑道:

  “此事……阁下为何不言?”

  为何不言,杨子牧当然是知道的。

  毕竟,原本的那个自己,其实早在第一次被杀时,便已经一命呜呼。

  而现在的自己,要不是靠着读档外挂,也根本活不到今天。

  这种事情……找谁说去?

  所以,面对马管家的质疑,杨子牧却是更加强硬,赫然反问道:

  “我为何不言?”

  “我倒想知道,我如何敢言?”

  “杀手出现时,为何没人向我示警?”

  “而杀手消失后,又为何没人来发出问询?”

  杨子牧一边说着,一边轻轻端起了茶杯,刻意用足够冰冷的眼神,深深的看向马管家,继而漠然道:

  “我没法确定……要杀我的究竟是谁?”

  “所以,我只能沉默!”

  杨子牧这话,便是极其尖锐的质疑了。

  马管家闻言,立时便变了脸色,连忙辩解道:“关于赵五身份,老朽虽留意到他是眼线,但却从不知其为杀手。”

  “老朽以为,凭借芒种阁下的谨慎,绝不会露出纰漏,这才未曾提及……此事,可以向小暑阁下求证,老朽绝无谎言。”

  不过,杨子牧见状,却不理他。

  反而是看向了,拥有小暑代号的应如是,转而又道:

  “画舫初遇,姑娘便认出了我,并令我寻衅于丘桓……想来,关于今日的聚宴,其实早就在筹谋中,只是刚好借机而发。”

  “事已至此,我且信过马管家,但你们也须告诉我……下一步的筹谋!”

  ……

  不得不说,作为一名前死宅,杨子牧在推理漫画、刑侦小说上的积累,却是让如今的他,始终掌控着主动权。

  但遗憾的是,对于杨子牧的要求,应如是却摇了摇头。

  轻叹间,拒绝道:

  “你知道这不可能,除了‘四立’那四位大人,旁人谁都不能逾越……我们每个人,都只明白自己的任务,不可能清楚总况。”

  “并且,这份规则本身,才是保证图谋的根本……若没有了限制,任何环节的失败,都将让努力付之东流。”

  杨子牧闻言,一阵失望。

  这赊刀人,却是比他想象中更加严密。

  不过,失望之余,应如是的拒绝,倒也透露出不少讯息:

  首先,这赊刀人组织,其实是纵向结构,鲜少进行横向交流……就算是组织成员,也极有可能互不相识。

  明白这一点,杨子牧心中忧虑稍减。

  交流越少,漏洞越小。

  其次,组织中的每个人,都有各自的任务,但也只知晓自己的任务……对于赊刀人的总体谋划,却是仅有所谓“四立”知晓。

  这么说来,杨子牧的任务,其实旁人也并不知道。

  只要他不说,别人便不能相询。

  不过,以上两点,虽然都算是好消息。

  但接下来的第三点,却无疑,就不是那么令人安心了:

  一个组织,内部结构如此严密,而制度又是这般苛刻,甚至其最高筹谋,更是那般的神秘和庞大。

  若要说,他们没有什么惊人目的……小婵儿都不会信!

  想到此处,杨子牧也是一阵惘然。

  明明穿越到一个盛世王朝,却偏偏卷入这种诡秘组织。

  一开局,还接连猝死数次。

  就算是杨子牧,如今也感受到了……他选中的游戏模式,显然不会是简单,至少也是困难,甚至可能是地狱难度!

  如此说来……

  ……

  “既然如此,至少在这件事上,我依然保留怀疑。”

  杨子牧异常直白的,重申着不信任……但目的,却无疑是要利用信任危机,来掩饰自身的实情。

  所幸,在这一点上,应如是也并未计较。

  而马管家,更是无话可说。

  只能转而说起了,关于赵五的身份,以及对那“大人”的猜测:

  “关于赵五此人,老朽的确是眼拙,只把他当做了寻常眼线……不过,老朽之所以如此判断,却也是有依据的。”

  马管家说着,却是道了声稍后,这便离开了正堂。

  而不一会,却是拿着一方布包而返。

  只见,那是一个在普通不过的,用粗布缝制的布包……甚至,为了不引人注意,还故意被弄得极脏、极破。

  但随着马管家,利落的将布包给打开。

  布包中的东西,却是颇为怪异。

  “此包裹,便是赵五失踪之后,老朽于其仆居处拿到的。这里边的三件事物,分别是棉球、脂粉、以及树胶。”

  “这棉球,乃是用来含于腮下,令脸型变化。这脂粉,也是刻意掺了锅灰,只会令人肤色暗淡。而最后这树胶,却是温融后黏贴眼角,以改变目状。”

  马管家一边说着,一边却单独拧出了,那凝固的块状树胶。

  继而再道:

  “老朽之所以沉默,却正是因为这树胶。”

  “要知道,我大明朝用胶最多处,却是造海船的官厂。故而也只有官提的树胶,质地才是最好。而你细看这块胶,其纯度极佳,显然是官厂里的用料。”

  “也就是说,此人多半出身衙门,所以才能以官胶易容……而衙门方面,他们只要拿不到把柄,却也很快便会放弃。”

  “便是因此……老朽才未曾提及于他,只当他是知难而退。”

  这番判断,倒是令杨子牧也微惊。

  既惊讶于,原来那官方探子,是真的存在。

  也更惊讶于,在马管家眼中……哪怕是官衙的眼线,也不过尔尔,不但不值一提,甚至都不会太过在意。

  不过,也就在杨子牧惊讶间,马管家却再道:

  “但所谓官探,却往往同我们一样,只会进行单线联系。”

  “而依照阁下所言,此人不但有接洽者,同时还听命于某‘大人’……如此状况,倒是不似官探,更像是大族门阀的私属。”

  “不知芒种阁下,有无注意过对方衣着,如果能辨明衣料,倒也不难判断出……他们到底来自那一边!”

  “毕竟,门阀麾下的私属,却也比官差要肥硕不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