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死不掉的永乐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四章 有心算无心

死不掉的永乐年 斑马斑斓 2009 2019.06.19 23:06

  苏染她,终究还是走了。

  比杨子牧想象中,都要更加轻易的,离开了杨宅。

  虽然,苏染离去前,她双眸清波中,似乎有千万种不舍;

  纵使,苏染告辞时,她唇齿轻启间,更若有无数的凝噎。

  但毫无疑问的是,对于这一切……杨子牧他,却是一丝一毫都不会相信!

  此时,随着苏染的离去。

  如今的杨子牧,更是依旧领着小丫头,并不给马管家开口的机会。

  倒是小丫头自己,反而微有不安的,悄悄发问道:

  “公子,你为何拒绝去袁家?”

  很显然,小丫头扬言同去的话语,其实已经极其逾越……但不知为何,当时的小丫头,却是下意识脱口而出。

  不过,看自家公子模样,他倒是并未生气。

  只是……

  “公子,那些衙门官差所说的‘杀人’,也都是真的么?”

  小婵儿有些忐忑,低声再道。

  “当然是真的!”

  “小爷我前几天,夜里独自出门……在某条陋巷中,先杀了一人,在一间荒院里,又杀了一人。”

  没有任何犹豫,杨子牧坦然答道。

  然而,他如此随意的态度,却反而打消了小丫头的担忧:

  “我就说嘛,公子虽然时有荒唐,但杀人这种事情,公子哪里做得来……就是宰杀鸡鸭,婵儿都比公子擅长。”

  杨子牧闻言,微微笑了笑,并不回答。

  而两人说话间,他们更是已经越过前院,来到后宅的门外。

  此时,杨子牧却反而神情一肃。

  正经道:“你这丫头,最近的确是太受宠了些,连苏小姐说话,你也敢去随意发问……要是不责罚你,却也说不过去!”

  “自今日起,便罚你不许擅入内宅,期限是你好好自省……若没有我的同意,在此期间,你绝对不能擅入其中。”

  杨子牧说完,也不理小丫头。

  自顾向内宅中走去。

  “可是公子……婵儿的换洗衣物,全都在后宅中!”

  “去马管家那儿重新领。”

  杨子牧坚定不移。

  “可是公子……后宅的日常清扫,都是婵儿在弄!”

  “小爷我自己也会扫地。”

  杨子牧绝不后悔。

  “可是公子……你房中的马桶,也需要时时清理!”

  “小爷……”

  杨子牧无语凝噎。

  “小爷到时候……会叫其他人来处理。”

  ……

  终于将小丫头,给撵去了前院暂居。

  杨子牧此时,亦安心了不少。

  毫无疑问,杨子牧责罚小丫头,显然只是个借口……他真正的目的,却是将一切的无关者,尽数从后院中剥离。

  正如苏染所说,在今日的刺激下,那群幕后的存在,多半会采取行动。

  而杨子牧……则打算独自面对他们!

  至于说理由,无疑却是:

  首先,如今的杨子牧,已知讯息其实极端匮乏。

  所以,他必须获取情报。

  其次,若将赊刀人自身,作为获取情报的手段……则苏染这种妖孽,或是应如是那只狐狸,恐怕会直接看出端倪。

  并且,赊刀人一方,对杨子牧也并无杀意。

  这也导致了,他极难借机读档。

  所以说,与其如此,倒不如另辟蹊径,再度直面于昨夜众人……用誓死的决心,来换取更多的讯息。

  昨夜的突兀被擒,归根结底,其实是杨子牧太过轻敌。

  而今日,他则已经做好了准备。

  做好了,一心求死的准备。

  毕竟这个世界上,很多的事情,终究是比一个谁更豁得出去……而至少,在舍下一身剐这方面,谁也没有杨子牧肆意!

  ……

  未久,夜色沉临大地。

  纷扰了一整日的杨宅,也终究迎来了寂静。

  但很显然的是,如今的杨宅之中,至少有三个人无法入眠。

  第一个,自然是杨子牧。

  等待着某种变化的他,自然得时刻保持清醒,随时做好应变的准备。

  第二个,却是那马管家。

  今日的种种,无疑令其愈发茫然……但无论是芒种杨子牧,亦或是惊蛰苏染,两人品级皆在他之上,他却是有心无力。

  至于第三个,则是可怜巴巴的小丫头。

  被撵出后宅的她,如今正蜷缩在床角,看着天空中的残月……很是认真的,不断自我反省着。

  虽然,同在这道残月下。

  数道漆黑的身影,亦悄然潜入了杨宅。

  而此时此刻,杨宅中的所有人,似乎都还并无察觉。

  ……

  一道黑影,贴着杨子牧的卧房窗角,忽然拨开了窗沿,并利落的用另一只手,接住了窗沿上落下的砚台。

  毫无疑问,窗沿之上的砚台,正是杨子牧所设的预警。

  虽然仅仅一瞬间,此举便被对方给破除。

  并且,在破除了防范之后。

  如今的黑影,也依旧没弄出任何动静。

  故而黑影见状,也稍稍大起些胆子,将砚台顺手放下的同时,已轻轻推开窗户,悄然向房中望去。

  然而,也就在此时。

  就在拨窗的黑影,才将目光转向屋内的瞬间。

  一把扑面而来的石灰,却是毫不犹豫的,拍落于他的脸庞。

  而下一刻,黑影甚至还未曾退避,一柄尖锐的剔骨刀,便已插入他的喉咙,令其永远失去了声音、也永远失去了生命。

  昨夜,杨子牧无疑学会了两件事:

  其一,真正的武学,远比想象中更夸张,所以绝对不能硬抗。

  其二,若不表现出压迫、展露出危险,则与之交锋的对方,也根本不会失手,更不会给他读档的可能。

  所以,如今的杨子牧,也才方一出手,便骤然将对方杀戮。

  用有心算无心的等待,达成这瞬间的必杀。

  不过,随着为首者惨遭暗算。

  其余的黑影,却是比想象中更加冷静、甚至是冷酷……所有人,竟是完全没被激怒,也丝毫不试图去抢救同伴。

  反而是不约而同的,骤然拉开着距离,并警惕的将卧房包围。

  如此状况下,杨子牧已无法再偷袭。

  并且,待众人重整队形后,他们更是分别自不同的方位,一同向卧房边逼来……悄无声息、步伐轻缓的,手持利刃而来!

  俨然,便是要共同突进。

  仅仅刹那之间,杨子牧却再度陷入逆境。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