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死不掉的永乐年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四章 嘶马长衫动

死不掉的永乐年 斑马斑斓 2006 2019.06.24 23:27

  “究竟能掀起多大风波?”

  事实上,如果可以的话,杨子牧根本不想引起风波。

  第一次惹怒丘桓,乃是应如是的算计。

  第二次谢园冲突,则为谢苏扬的谋划。

  至于眼前的这桩事件,更是对苏染的一次试探。

  杨子牧穿越后,他周身的所有人,皆不是什么和善之辈,这让杨子牧他自己……又如何能做个安静的小公主?

  “公举……”

  一个慌慌张张的身影,急急的从家马车上跳下,并奔向了杨子牧的方向。

  慌乱中,她甚至咬到了舌头,将“公子”唤做是“公举”。

  毫无疑问,来者正是丫鬟小婵儿。

  “公举……类肿么漾勒?木式儿勒八?”

  小丫头继续含混道。

  杨子牧有些无奈,随手弹了弹她脑门,一边让她将舌头捋直了,一边也嘲弄道:“你这丫头……说人话!”

  小丫头闻言,顿时一窘。

  用力的理了理舌头,也尽可能平复着呼吸,这才凛然又道:“公子……那些县衙的差役,他们干嘛要抓你?”

  事实上,在小丫头不再记得的夜里,杨子牧其实早已知晓:

  小婵儿她,恐怕早就猜到了什么。

  不过,既然小丫头没提,杨子牧也不戳破。

  搪塞道:“抓什么抓,这叫配合调查……上元县衙,也不过是例行询问而已,本公子可是守法良民。”

  小丫头见状,心中虽有些不信。

  但反正公子已经没事儿,她倒也不愿多想。

  闻言之后,她反倒是像模像样的,向苏染行了一礼,又向谢苏扬行了一礼。

  然后,便乖乖退到一旁,乖巧得向一只小狗。

  令那谢苏扬,也是有些羡慕:

  “逐之家的小婢,也是这般鲜活可爱……为兄倒是想讨教讨教,如何让这些丫头,也能这般有趣?”

  谢苏扬这话,无疑是有些揶揄了。

  不过,他话音才刚落,他却也猛然想起,正同样立于一侧的苏染。

  而恰在此时。

  苏染也刚好将目光,看向了谢苏扬的方向。

  口中,更是轻巧应道:“相公心软,总是舍不得责罚下人,这才令小婢活泼了些,倒是令谢公子见笑了。”

  “不过,今日此事,也全凭谢公子仗义相助……若无公子出言喝止,怕也拖不到妾身的小婢,再将那木匣给取来。”

  “总之……此事、妾身自然会承情!”

  苏染此话,俨然却是将她自己,给当做了杨宅的半个主人。

  一应礼仪相对,更是面面俱全。

  甚至,语毕之后,苏染更再度转向杨子牧,柔声又道:

  “今日之事,相公受惊了。”

  “并且这些年来,相公孤身于陋巷,也从不肯接受家父照拂……这份自矜,虽是相公的骨气,但也害了相公受人欺辱。”

  “所以,关于妾身此前的提议,还望相公认真思量一番……相公尽早搬入袁家,妾身也才能尽早安心。”

  ……

  很显然,这所谓“此前的提议”,苏染其实从未提过。

  至少,在当下的存档中,还尚未提及。

  但就算如此,此时的苏染,却不但突兀脱口,更是刻意当着谢苏扬之面……将这份安排,给公开于外人面前!

  杨子牧见状,心中自然也是再度凛然。

  更也猜到了,苏染此话的深意。

  无疑,让杨子牧寄住于袁家,从而受制于她的监控……一直都是苏染的目的!

  而如今的状况,则愈发坚定了她的想法。

  甚至,此情此景。

  也不待杨子牧拒绝,苏染便又道:“其实,家父他老人家,也一直都很想再见见相公。将来……我们更总是要成婚的!”

  “相公你,总不能一直就这般拖着……这件事,还请相公认真考虑,切不要让妾身,太过为难于其间。”

  苏染言罢,神色亦是隐有忧婉。

  接着,便也不再多言,已经唤来了贴身小婢,登上了袁家的马车。

  滴答马蹄声中,却是率先离开。

  只给杨子牧,留下了一个愈发艰难的选择:

  对于柳庄公袁珙,对于这当世传奇,对于那便宜的义翁……如今的杨子牧,到底该不该去直面?又究竟该怎样去直面?

  ……

  不过,就在杨子牧的凛思间。

  也就在那谢三公子,亦尴尬的准备辞别时。

  一连串急促的马蹄,却是犹如一曲激昂战鼓,清厉的敲击于青石地面。

  于大明京师内,在这禁律严苛的城池间……竟不但有人纵马长街,还是如此嚣张的,赫然朝着公衙驰来。

  一瞬之间,衙门内的众人,似乎也是有些茫然。

  并且,更为离谱的则是……此时此刻,那策马扬鞭的身影,也并非是莽撞军汉,反而是一名……略带稚气的少女!

  女子大约十四五岁,犹存着丝丝青嫩。

  但眉眼之间,却又英气逼人。

  并且,这女子的穿着,也是一反大明风尚……她压根儿,就没穿拖沓的袄裙,反而是身着干练的胡服。

  端是一个短衣匹马、英姿奕奕。

  只不过……

  随着那女子,飞快的策马逼近,她却是完全不勒马缰。

  甚至,更任由着烈马,直直的冲撞而来。

  这一刻,县衙内的一众衙役,已然惊觉了异状……正纷纷手持着哨棒,大声喝止着少女的行径。

  而这一刻,杨子牧身旁的谢苏扬,却是下意识想闪躲……似乎是认出了少女身份,且完全不愿去招惹。

  但同样在这一刻,飞驰的烈马,已瞬间逼至眼前。

  顷刻压临于……杨子牧的立身之处!

  然而,更令人惊愕的却是:

  面对这烈马将至,面对这飞蹄即临……此时的杨子牧,却是丝毫不为所动,甚至半步都未曾退却!

  只是神情漠然的,看着眼前少女。

  更是目光冰冷的,盯着那飞驰的骏马。

  下一刻,少女终于在最极限的距离下,狠狠将马缰给拉起……让那疾奔的骏马,于嘶鸣中昂首虚踏。

  无数的蹄影,擦着杨子牧的脸庞划过。

  而策动的疾风,更是将杨子牧的衣衫,也卷起于身后飞扬。

  但就算这样,此时的杨子牧……

  也依旧伫立原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