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死不掉的永乐年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八章 星辉伴刀眠

死不掉的永乐年 斑马斑斓 2087 2019.06.17 09:00

  杨子牧此时,还来不及挣扎,一团破布,便已塞入他口中。

  而下一刻,他那反缚双手,更是利落被捆绑。

  接着,才听为首者吩咐道:

  “先将他押回衙中,把他给看好了……以他的身手,杀人者应该另有他人……其他人全都跟我来,立刻搜寻于附近。”

  “务必要找到他的同伙,至少也要知道……他们真正的来路!”

  杨子牧痛中闻言,却是再度一愣。

  显然,他也没料到:

  眼前这群围捕者,他们竟真的不知晓,赵五二人真正的死因……甚至也不知道,那赵五正是在监视于他。

  一瞬之间,杨子牧立刻反应过来:

  原来,眼前这群人,也并不知晓内幕……他们真正疑惑的,只是赵五的死因本身!

  至于说,赵五是受到谁的命令,又究竟做了些什么。

  这一切……他们同样茫然!

  不过,也无论对方,到底知道多少。

  但此时此刻,被桎梏住的杨子牧,却已无异于废人……既不能发出喊叫,也无法挣脱双臂,更没有逃离的可能。

  随着为首者,命令清晰的落下。

  此间众人,更是立刻四散而去,去寻觅那并不存在的同伙。

  只留下最后两人,来完成对杨子牧的押解。

  ……

  不过,虽说对方出身官衙。

  但事实上,如今的他们,却依旧是行走背巷,潜行于夜色。

  虽然,先前的破门,的确发出过异响。

  然而好在,杨子牧的反抗,实在是太过不堪……周近人家,甚至都还尚未警觉,一切便已经重归平静。

  如今,随着留下的两人,押着杨子牧疾行。

  距离那荒院,也是越来越远。

  想必,纵然那马管家,已发现了杨子牧夜出……但再想要找到他,却也极为的困难,甚至是毫无可能。

  如此想来,杨子牧倒是有些后悔。

  既后悔于,因此前成功反杀,他却是低估了,这个时代的武者。

  也后悔于,在探查真相一事上,他还是太过激进,这才导致如此窘况。

  并且,如今的状况,也近乎是绝境。

  将他擒获者,显然是不会,太过轻易的杀死他。

  否则,一切便没有意义。

  而其余的赊刀人,大概也并不会想到……他杨子牧,一个全无武力的少年,竟是如此的妄为,敢于夜返杀人所。

  “妈蛋,早知如此,还不如好好睡觉!”

  这一刻,杨子牧清晰的认识到:

  就算有读档外挂,纵使有穿越加成……但归根结底,他依然是个普通人,依然会失败,也依然会走投无路。

  狂妄……便是他最大的原罪!

  ……

  不过,也就在杨子牧自省间。

  就在他,正反思着过错,并思考着出路的同时。

  将其押解的两人,却是兀然止步。

  甚至,更瞬间拔出长刀,也一脚将杨子牧踢翻在地,并警惕的看向前方。

  被押解的杨子牧,此前自然被按着头,无法目视前方。

  此时,随着被踢翻在地。

  他的目光,倒反而能借着星辉,隐隐约约的,看清那拦路的对象。

  只见,在陋巷的正中央,却是坐着一道身影。

  此人正正的,挡在去路的中心,更是稳稳的,拦在必经的窄道……并且他怀中,更是抱着一柄直刃长刀。

  虽说,大明朝不禁刀剑。

  纵使是文人墨客,也会配剑以作潇洒。

  但很显然的是,寻常的存在,并不会持刀于夜禁……更不会,如此恰巧的,挡在眼前这条陋巷。

  不过,相比两名押解者,他们这严阵以待的态度。

  此名拦路人,却显得极为随意。

  细看之下,他的坐姿,竟是最为懒散的那般,杵着怀中刀鞘,似睡非睡般坐着。

  甚至,面对两名押解者,已然向他逼去。

  这名拦路人,也依旧未曾起身,甚至更放开了手中刀柄,惬意的伸了个懒腰,这才驱散掉几分睡意。

  下一刻,刀光已至!

  慵懒的星辉,也被锋芒所驱散,惊惶避退于旁。

  陋巷间,便只有两道白芒闪耀。

  然而,随着刀光坠落,谁也没想到的一幕,却是这般诡异、这般惊人的,呈现于所有人眼前。

  面对两柄长刀,这娴熟的左右相攻。

  坐在地面的拦路者,却似忽然有些疲惫,竟干脆侧身躺了下去。

  呼啸的刀光,便贴着拦路者的衣襟,尴尬的自空气中掠过……别说是将其斩杀,甚至都没能触其肌肤。

  两名押解者见状,心中大惊。

  已然在刹那间,感受到了最直白的差距。

  所以下一刻,两人却是舍下了此人,赫然持刀骤返,向杨子牧所奔去。

  显然,是要优先携其遁离。

  但遗憾的是,拦路者躺下后,却似乎并不满意于,太过坚硬的地面……有些懊恼的,随即撑刀起身,继续寻觅酣然之所。

  而小巷中,那白晃晃的两柄长刀,更似乎令他有些恼怒。

  让他的睡意,微微被惊扰。

  所以,拦路者动了起来,像是夜色里的鬼魅般,忽然飘忽而至。

  下一瞬间,第三道明丽锋芒,也同样闪耀于陋巷……宛若水中映月,好似镜中霜花……似真似幻,如梦如醒!

  ……

  无疑,在被击倒束缚的当时,杨子牧以为,那便是这个时代的武学。

  粗粝,存粹,直来直去。

  但很显然,他依然低估了古人的上限。

  真正的武学,既可以简单直白,也同样能绚丽纷繁。

  持刀而返的押解者,撕开了周遭气流,悍猛如虎般奔归……刹那之间,便已迫近于杨子牧,仅剩毫厘的差距。

  然而,一道厮缠而来的锐芒,却就在两人的疾奔下,同样如影随形。

  淡淡的,将星辉给唤回,让刀光愈发迷离。也轻轻的,将清风所驱退,令刀身更加迅疾。

  没有血光飞溅,更没有残肢纷飞。

  疾奔中的押解者,忽然身形有些踉跄,然后便摔倒在地……而其中一柄长刀,更是好死不死的,刚好斜插于杨子牧眼前。

  吓得被紧缚的杨子牧,赶紧向后缩了缩。

  至于拦路者,他在做完这一切后,似乎终于想起了:

  此地,并不便于酣睡!

  然后,便也随意的拭了拭刀刃,哈欠中转而去……在稀薄的星辉间,令那手中长刀,亦是这般的慵怠。

  “喂喂喂,救人救到底好伐……我还被绑着呢?”

  杨子牧内心,一阵惘然。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