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死不掉的永乐年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四章 我不针对谁

死不掉的永乐年 斑马斑斓 2002 2019.07.04 18:00

  事实上,徐畅近日以来,始终被一桩诡案所纠缠着。

  所谓总旗,无疑只是七品小官。

  在锦衣卫中,也不过是最下层的统领,只负责带领一班人马,去执行特定的任务……多数时间,他都不需要思考,也不能进行思考。

  但这一次,却并不一样。

  一名司衙中的文吏,一个外放出去的眼线,双双被杀死于荒院。

  而此事,在衙门档案中,竟然根本没有记载。

  当这件差事,被摊派到徐畅头上时……他便已经察觉到了,此事的蹊跷;更早就预料到了,此事的难为。

  最终的结果,也果然不出其所料:

  犯案者是谁,最终也没有定论,而正因此事,他更赔进去两名下属。

  甚至,那嫌疑最大的少年,更赫然持有绣春刀,同样乃锦衣卫成员……更同样拥有着,远高于徐畅的官身。

  这他喵……还查个鸡毛?

  并且,更让徐畅恐惧的,其实也不仅仅如此。

  此案无疾而终后,徐畅也一度想要放弃,不再过问后续。

  但就在此时,一份最新的线索,却又刚好被他知晓……那两名死者,全都派属于指挥使一系,乃是受暗命行动。

  “内斗?”

  “争权?”

  关于那些大人物们,究竟想要做些什么,徐畅无疑并不关心。

  他在乎的只是,自己麾下这群人,不要成为牺牲品。

  所以,他再度选择了沉默。

  既没把这条讯息,告知给任何人,也不曾再一次的,去纠缠那名少年千户。

  只希望,一切都成为过去,并永远的被埋葬。

  虽然、事与愿违……

  ……

  “阁下至此,究竟所为何事?”

  良久的沉默后,终究却是徐畅先开了口。

  并且,他也没有以官位相称,毕竟对方的司职,也并未被公开……徐畅也不敢,骤然揭破此点。

  对于这一点,杨子牧到颇为欣慰。

  毕竟,对方越是聪明,这对于杨子牧而言,便也越是有利。

  所以下一刻,杨子牧已然直白道:

  “我以千户的名义,征调你这一旗人马,此后并入我麾下做事。你等立刻去准备,两日后来向我报道。”

  事实上,作为一名正五品的千户,杨子牧的权力,本该远不止于此。

  只不过,他的这份司职,毕竟属于秘设。

  杨子牧如今,也不便过于张扬。

  所以说,将一名总旗及其下属,给抽调为自己所用,这种程度,大概正是平衡点……想来,锦衣卫衙门中,也无人会阻拦!

  毕竟,杨子牧还身负皇命。

  不过,让杨子牧意外的是:

  对于他的抽调,眼前的总旗徐畅,却是并未利落的应下。

  反而是,颇为严肃的,回视着杨子牧的眼神。

  沉声应道:“阁下若有调派令,自可让衙门方面,直接划遣我们……但阁下若无此令,恕在下无从听调。”

  显然,杨子牧的目的,还是被对方看穿了。

  杨子牧要做的,正是介于默许之间,强行招揽一批人马。

  因为……他的确没有调遣令!

  ……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

  杨子牧稍稍拧眉。

  “禀阁下,在下无比清楚,我只是依据司律行事。”

  徐畅微微低头。

  “这是你的机会,你确定要放弃?”

  杨子牧略作利诱。

  “但在下明白,一旦卷入此间,我等终将成为棋子。”

  徐畅油盐不进。

  无疑,两名下属的身死,已经让徐畅决意……关于本衙内的斗争,他们这些人,决不能主动参与,更不能被动卷入。

  如果,在尚无调遣令之前,他们便依命加入杨子牧麾下。

  自然……将被烙上派系的印记!

  自此之后,再无抽身的可能,只能一条路走到黑。

  “禀大人,我等并无野心,也更无妄念……还请大人,放过我等……我等胸无大志者,谢过大人。”

  此刻,乃是徐畅第一次口称大人。

  但他想表达的,却是对杨子牧的来意,最明确的拒绝。

  拒绝升官发财,也拒绝承受风险。

  既不听命于杨子牧,也不会再骚扰于杨子牧。

  “恳请大人高抬贵手。”

  ……

  不得不说,对方的态度,倒是让如今的杨子牧,也颇感愕然。

  毕竟,杨子牧身旁的小透明,可是主动顶着风险,也一定要加入阵营……甚至,不惜提前便道出秘密。

  但这徐畅,却是刚好相反。

  他竟是,这般固执的,意图躲避扯上关系。

  只不过……

  “你想拒绝?”

  “你有什么资格拒绝?”

  “你认为,你所谓的拒绝,对我有意义?”

  接连三道质问,从杨子牧口中落下。

  带着森然、夹杂冷漠、更氲有一丝丝讥诮……最后化作了,最为明目张胆的,一份公然威逼:

  “我给你们两日,自己处理好这些事,主动来向我报道。”

  “两日后,我若没有见到你们,那么这座司衙中,便再也不用见到你们……此后,你们便自谋出路!”

  杨子牧说完,已然不再理会于徐畅。

  转过头,却对许思杰道:

  “以你的出身,以及你父亲的劳苦,要令你入衙任差,想来也不是难事……他两日后若是不来,他的司职便是你的。”

  这话,便是愈发惊人了。

  虽然此刻,杨子牧自己也不确定,他有没有这份权限。不过,扬言威胁这种事情,又哪里需要多么严谨。

  此话一出,小透明立刻一喜。

  而与此同时,徐畅的眼神,却是极为的惘然。

  甚至,就连徐畅麾下的旁人,如今也同样满脸惊愕,更满脸的阴郁。

  “大人这是,要将我么逼上绝路?”

  所谓锦衣卫,在稽查百官的过程中,自然会结仇无数。

  一旦失去官身,几乎必死无疑。

  “我给了你们机会。”

  杨子牧漠然道。

  “大人就不怕,我等被逼无奈,就此拔刀暴起?”

  横竖是个死,这种事情自然有可能。

  然而,杨子牧闻言,勾起了一抹诡色,依然淡淡的看着对方,并且也毫不在意的,轻声说道:

  “你们可以试试。”

  “我不是针对谁……就凭你们,其实什么也做不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