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死不掉的永乐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六章 欠我句道歉

死不掉的永乐年 斑马斑斓 2024 2019.06.25 21:00

  杨子牧的身高,无疑要高出对方许多。

  而此情此景,少女落地的位置,又距离杨子牧极近。

  所以,当杨子牧凛然逼视,少女竟是整个的,被他的身躯给笼罩……就算是昂首垫脚,也依旧处于绝对劣势。

  一时间,就连先前的嚣张气势,也都已然弱了三分。

  并且,随着少女落下马背。

  因为她的兀然出手,惊愕间慌张赶来的衙役们,也这才纷纷赶到。

  此时,已然是紧张的围立于周遭。

  但又谁都不敢去喝止。

  毕竟,杨子牧乃是受害者,且长发飞扬的模样,也那叫一个狰狞。

  衙役们,也自然不愿去招惹。

  而这名少女,她所拥有的身份,又甚至比丘桓都恐怖……此间的所有人,包括那谢三公子,恐怕也全都不敢斥责。

  除了……

  “啪”的一声厉响,惊得众衙役心中一紧。

  却看到,少女手中长鞭,已赫然被杨子牧夺下,并于脆响中抛掷于远处。

  而与此同时,杨子牧本人,更已大义凛然道:

  “小小年纪,又出身那般勋族……却不想想,汝等家庙中的先贤,是如何策马安天下……却只知在这京中,仗势享太平?”

  “可耻……”

  “堕落……”

  “骄横放纵……”

  事实上,杨子牧至今为止,也仍旧不知少女身份。

  不过,从旁人态度中。

  如今的他,倒也已然猜到了些许。

  自永乐帝靖难登基,当朝最为顶尖的权贵,自然便是靖难功臣……而这些靖难功臣中,又以武将的地位最高。

  所以,杨子牧此番发言,却也是料定了:

  对方根本无法反驳。

  甚至于……也不能去反驳!

  毕竟,哪一位功勋武将家,没有几名阵亡的勋烈?

  而各大门阀的家庙里,亦正是祭奠着他们……杨子牧将此搬出,至少在名义上,已然抢占了道德高地。

  ……

  果然,随着杨子牧的话音,掷地有声的落下。

  眼前的少女,却只能是咬紧牙关。

  虽然她的双眼,仍是死死的、回望着杨子牧……但终究,却并未对此言论,做出任何的正面的回应。

  于气势上,已再度弱了三分。

  而杨子牧见状,更是得理不饶人,随之再道:

  “我不管,你究竟有何身份,也不论,你到底为何出手于我……但今日此事,你却必然欠我一份道歉。”

  “你纵马长街,我不曾看你。”

  “你御马威吓,我也不曾理你。”

  “你扬言污蔑,我更不曾计较于你。”

  “但这一切的前提是,你尚未触及我的底线,也尚未将你的骄横……化作那轻视人命的放纵!”

  言及于此,杨子牧的眼神,似乎愈发的冰冷。

  有种穿透人心的彻寒。

  口中,更道出了最后的宣言:

  “我只是一介平民,只是这大明朝内,最普通的一介平民。”

  “但今日,除非你向我致歉,或是当场将我杀死……否则,你欠我的‘抱歉’二字,我便一定要讨回!”

  ……

  有道是,横的怕愣的,愣的怕不要命的。

  而杨子牧,便是那个不要命的。

  以权势而论,上百个杨子牧绑在一起,恐怕也不及于丘桓……更遑论,眼前的少女,似乎比丘桓都要显赫。

  而以武力而言,纵使如今的杨子牧,似乎也有了些积累……但在真正的强者面前,他仍旧毫无还手之力。

  然而,就算是这样。

  就算杨子牧他,根本难以企及对方的层次。

  但是……他不怕死!

  一丁点儿……都不畏惧于被杀死!

  这种事情,杨子牧早就已经习惯,又何来畏惧可言?

  当街威胁权贵少女,的确足够疯狂。

  而公然训斥门阀子弟,也俨然极其放肆。

  然而,此时此刻的杨子牧,却偏偏就这么做了……如此肆无忌惮、这般放肆所为的,当着所有人之面,就这么做了!

  一时间,别说是周遭的衙役,也遑论是那谢三公子。

  就算是小婵儿,也都满脸的惊愕。

  这种事情,就连一介小丫鬟,也能看得出其中的疯狂。

  这本身……便已然是足够的疯狂!

  不过,谁也想不到的却是:

  当眼前这少女,她真正被大肆训斥,也骤然被厉声威胁……她内心深处,却反而充满了一种……最熟悉的怪异感!

  熟悉的是,这般极端的处世方法,她其实曾经见过。

  曾在另外一名女子身上,深切的体会过。

  而怪异的是,她今日前来的目的,却正是与那名女子有关,与那名女子……其忽然披露的婚约有关!

  ……

  故而、下一刻。

  更加诡异的一幕,却是赫然呈现于众人眼前。

  只见,明明被大肆训斥的少女,却是不但没有再度发怒……反而是,深深的呼了口气,强压下内心情绪。

  继而,更缓缓的低下了,她那无比高昂的头颅。

  将她飞扬的目光,也隐匿于眼睑背后。

  接着,才鼓足了力气。

  沉声说道:“今日是我不是,我向你表示歉意……我此前行为,的确不符家门训诫,更不尊亲长教诲。”

  “在此……我诚心致歉!”

  少女说着,却是狠狠的再度低头。

  几乎要将额心,给撞向杨子牧的胸膛间。

  不过,在一番诡异的致歉后,少女却也再度昂首。

  口中,更是话锋一转:“但就算如此,就算我可以向你道歉……然而关于那件事,你依然想都别想。”

  “你给我记住了,我不会让墨韵她,被迫下嫁于你……关于你们的婚约,你最好别再妄想,此事绝无可能!”

  少女说完,已不再理会任何人。

  直接便翻身上马,连不远处的马鞭也都不要……竟凭借着马术的不凡,骤然一抖缰绳,便已经冲出了人群。

  只留下,满场寂然的众人。

  以及,心中愈发不知所以的……杨子牧自己!

  ……

  “这丫头,是来悔婚的?”

  “甚至还是,来帮苏染悔婚的?”

  “难道她以为,我就很想娶那妖孽么?”

  “一个腹黑病娇、一个豪门傲娇,说好的封建时代呢?再说了,明明是那妖孽自己……在逼我去见家长的好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