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死不掉的永乐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六章 就怕人比人

死不掉的永乐年 斑马斑斓 2028 2019.06.30 18:00

  事实上,眼前这一幕,就连杨子牧自己也没想到。

  而薛川见状,更是面色阴沉。

  今日三人中,尤以薛川的身份,才最为显赫。

  袁烨出身的世家,虽也颇有影响,但终究太过清贵……并不能成为,旁人巴结的目标,也更不是许思杰,其趋附的对象。

  也就是说,今日许思杰,其实本就为讨好薛川而来。

  谢园一事后,丘桓已然极少露面,且其内心深处,更是微微的不喜于,见证了他丢脸的许思杰。

  所以,许思杰才必须另寻大腿。

  必须另寻一位,足以代替丘桓的上等人物。

  曾经,这个人似乎是薛川。

  但此刻,许思杰的果决表现,却无疑是说明了……在杨子牧面前,他薛川亦不过尔尔,只能被无情的背叛!

  甚至,更直白一点儿说:

  自诩了得的薛川,其实在旁人眼中,根本就无法同杨子牧并论。

  更不要说……

  ……

  一股无由的愤怒,从薛川心底涌出。

  事实上,他之所以针对杨子牧,本就暗含着某种相较。

  他骨子里,就是想证明:

  他薛川,远比杨子牧,更加的高贵;也远比杨子牧,更加的显赫;甚至也远比杨子牧……更适合迎娶苏染!

  毕竟,他薛川的父亲,乃是当朝六部要员。

  是那工部右侍郎、薛仁守。

  而杨子牧的父亲,不但早已亡故,更只是一介普通乡宦。

  然而,就算是这样。

  此时此刻,在许思杰的眼中:

  他薛川,不但不及杨子牧重要……甚至是,仅为得到对方谅解,许思杰便能毫不犹豫的,将薛川给背弃。

  不怕不识人,就怕人比人。

  前一刻,还试图一展威风的薛川,这一刻,却是感到了耳光的刺痛。

  所以,如今的他,已再也无法平静。

  已然是,用最锐利的目光,直直的逼视向袁烨,试图从袁家公子身上,找回自己该有的那份认同。

  虽然……

  “薛兄,今日的确是我不是,胡乱夸下了海口。”

  “但今日之事,也确非什么大事,何须如此剑拔弩张。依我看,今日便由我做东,请三位都于桃源居一叙。”

  “做个酒肉朋友,也岂不快哉?”

  面对薛川的期待,袁烨却是依旧打着哈哈。

  一面圆场,一面继续置身事外。

  就差把“不关我事”四字,给直白的写在脸上……一脸的,不想去参与;满心的,不愿被卷入!

  但遗憾的是,如今的薛川,却必然不接受如此态度。

  已然是再度开口,愈发凌厉道:

  “袁兄不要忘了,时时帮你遮掩,为你隐瞒寻花问柳的,又到底是谁?就因那缥缈的传言,你便连立场都变了?”

  无疑,袁烨的白日寻花,自然也需要出门的借口。

  而他薛川,便正是借口之一。

  在这一点上,薛川的确是有恩于对方。

  更不要说,因为对那名女子的渴求,薛川其实很长时间,都刻意的维系着……同袁烨间友善的关系。

  只不过,他唯一没想到的是……

  ……

  “袁烨,小姐让我问你,你为何会在此地?”

  熟悉的尖利声音,熟悉的傲然小婢,以及熟悉的袁府车马。

  苏染她,竟同样来到了茶坊外。

  只不过,此时的她,却并未离开马车。只是让她的小婢,穿过了簌簌雨帘,来到袁烨的身旁,并尖声质问着。

  事实上,早在听闻袁烨姓氏,又见到了对方反应后。

  杨子牧当时,便已经猜到其来历。

  毕竟,眼下的整个京师,袁姓的世家大户,其实也只有那一户。

  再想到,就连杨子牧自身,也对宛若病娇的苏染,极为的头疼……这袁氏子弟,又哪有不怕她的道理?

  果然,听闻小婢的质问。

  此时的袁烨,差点儿便两腿一软。

  连忙申辩道:“今日至此,乃是同友人相约游览,绝非寻花问柳……还请小姑她,一定不要误会于我。”

  这般解释,其实极其苍白。

  小婢见状,更是略显讥诮的反问:

  “游览于脂粉堆里?”

  袁烨闻声,根本不敢再辩驳,只能乖乖的闭了嘴,低着头等待发落。

  不过,也就在此时。

  就在那薛川,也惊愕于袁烨的反应之时。

  另一道声音,却忽然从茶坊深处、真正的脂粉堆中响起。

  甚至,更一把揽过了责任:

  “告诉你家小姐,袁烨今日至此,乃是受我所邀……苏小姐若是不喜,斥责于我便是,还请不要为难于他。”

  无疑,出声者正是杨子牧。

  而他说话的态度,亦是这般的随意。

  并且,更令人惊异的是,听闻了杨子牧所言,苏染的贴身小婢,竟也并不戳破,反而是谨身一礼道:

  “那便是误会了,我这就去禀告小姐。”

  “如何抉择,还需小姐决定。”

  说着,这名伶俐小婢,便再度撑开纸伞,又一次踏入了雨帘。

  ……

  事实上,薛川曾经以为,他已经非常了解苏染。

  也非常了解,袁家之中的状况。

  他以为,苏染的春风和煦,是因为她毕竟为外姓,在袁家内终须谨慎。

  他还以为,苏染的待人以礼,是源自她终究为女子,仍然需要依附于旁人。

  甚至,薛川还曾经幻想过:

  只要他迎娶了苏染,获得了袁氏一半家产,他便要挺直腰板,去为苏染出头……好好算算,她这些年的委屈。

  然而,他显然没有料到:

  所有的一切……皆同他的想象相反!

  苏染之于袁家,竟是这般说一不二,而杨子牧之于苏染,亦是如此娴熟自如。

  硬要说,唯一令人奇怪的,无疑也只有一件事:

  苏染她……为何会出现于此?

  不过,薛川心头的疑惑,才刚刚从思绪间涌起。

  但这份回答,却已经残酷的降临。

  车帘微动,纸伞轻扬。

  一个纤柔温丽的倩影,在小婢的服侍下,轻轻踏下了马车,不急不缓的,向着这间茶坊所走来。

  而此时此刻,她的眼神,更只是盯着那一人。

  口中,亦是轻柔说道:

  “妾身去往相公家里,却听闻相公出了门来……正好妾身,今日也闲来无事,便自顾寻了过来。”

  “还望相公,不要怪罪!”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