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死不掉的永乐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确认过眼神

死不掉的永乐年 斑马斑斓 2142 2019.06.04 09:00

  桃源居,是京师闻名的酒家。

  取的,自然是陶渊明那《桃花源记》的意境。

  不过事实上,因为声名和地段,眼前的桃源居,却绝对说不上清净。往来的食客,以及穿梭的堂倌,才是此间景况。

  但杨子牧要的,也正是这份嘈杂。

  进了店,杨子牧拉着小丫头,便坐到楼上临窗的桌前。

  不躲不藏的,占据着最好的观察角度。

  “喜欢吃什么,随便点。”

  一路被杨子牧牵着,又被他强拉着坐下……这对于小丫头来说,却是有些无措,更有些作为丫鬟的拘谨。

  但杨子牧本身,却显然不在意这一点。

  或者说,没空理会这些。

  如今的他,已是佯装无意般,望着窗外人流。目光也极为谨慎的,从熙攘人群中,迅速定位出那名杀手。

  口中再道:“别帮少爷省钱,比起我今天要做的事儿,这些小钱都不重要……要是你点的菜不可口,那才真要扣你月钱。”

  小丫头一听,顿时急了。

  连忙招来了堂倌,问起最出名的菜式。

  至于这少年东家,到底在看些什么,小婵儿反倒没空理会。

  反正,自家这位公子,也鲜少流连烟花弄巷……就算是略显轻浮的,看看途经美人,似乎也不算多大罪过。

  ……

  “丫头,江中那几条大船,是个什么所在?”

  小婵儿点完了菜,同样杵着小脑袋,望着窗外风景。

  却听自家公子,忽然指着远方问道。

  永乐七年的大明,京师还是此后的留都应天府,至于城中径流,自然便是那脂香四溢的……十里秦淮!

  小丫头闻声,顺着指尖看了过去。

  兀地脸颊一红,小声啐了一口,才微羞道:“公子这是明知故问?”

  杨子牧见状,暗道自己果然是猜对了。

  那些雕梁画栋的大船,便是闻名后世的画舫……也是这个时代,所谓风流人物们,最喜流连、最爱厮混的地带。

  “城中既有宵禁,那些流江画舫,难道都是白日迎客?”愈发不堪的问题,再度被杨子牧脱口,还问得是如此坦荡、如此随意。

  小丫头脸颊更红。

  像是熟透的蜜桃般,快要渗出泪花来。

  然后,才有几不可闻的蚊鸣声,低低的回答道:

  “他们暮鼓前登船离岸,天明后才复归码头……只要宵禁时,没人离船登街,自然是没人会管。”

  眼看着,快要羞煞自己的丫头,杨子牧恶趣味更甚。

  心中,亦是悄然想着:

  “等小爷破了局,非得好好捣鼓捣鼓,弄出几套女仆装来……这般呆萌的小女仆,可是宅男的终极梦想!”

  ……

  不多时,各色菜肴已经呈上。

  虽然比起后世来说,大明朝所流行的香料,其实要朴素很多。

  但好在,这个时代的食材,却是远优后世……至少,比起学院后门的美食街,已不知道高了多少档次。

  菜肴一上,杨子牧便是食指大动。

  就连眼前的小丫头,眼睛也亮了起来,羞涩更褪去几分。

  不过,令杨子牧没想到的是,就算不在家中,亦坐上了同一张餐桌。但丫鬟小婵儿,却依旧守着本分。

  面对喷香的菜肴,小丫头却是麻利站起了身。

  一边呈菜,一边准备着筷箸。

  杨子牧先是一愣。

  接着,又是感慨的一笑。

  这富家公子的待遇,他还真是难以消受。

  想着,杨子牧已是接过了筷箸,再次拉着小丫头,把她又拽回了席间。

  “以后吃饭,各吃各的,不许挡在小爷面前……你倒是先帮我尝尝,你点的这些菜肴,到底哪道更好吃。”

  小丫头虽然呆萌,但却不傻。

  或者说,杨子牧的这般借口,简直太过掩耳盗铃。

  就算是小丫头,也明白其中回护。

  “那、公子……我就自己吃了?”小婵儿心中,仍旧有些忐忑。

  “不然,还想我喂你?”杨子牧口中,却愈发不羁。

  小丫头不敢再问,赶紧夹了一大口菜,让整个腮帮子都鼓鼓的……用这仓惶的咀嚼,来掩饰内心的慌张。

  ……

  赵五是一名杀手,一名最擅隐匿的行刺者。

  擅长到,连自己都可以忘记。

  名为赵五的人,既可以是刘家马夫,也可以是王家掌厨,更可以……是目标家宅中、一名寻常下仆。

  如今的赵五,已监视了目标半月之久。

  半月里,他仍未获得需要情报,更未发现目标异动。

  但这些都不重要了,因为那位大人已经不赖烦,不想再试探……关于抹去此人的命令,已经得到了确认。

  今天是最后一天,明日就能送他归西。

  看着阁楼上,那个正与丫鬟嬉闹的身影,赵五心中毫无波澜。

  一切,都已经注定!

  虽然赵五并不明白,这样一个小富之家的遗孤,究竟有什么值得在意。但这并不妨碍,赵五能随时结果了他。

  包括现在,就算对方离开宅院,也依然被时刻注视着。

  被化作是路人、荫蔽于房檐的赵五。

  无声的监视着。

  赵五一面想着,一面在正午的烈阳中,将双眼眯成一条缝。透过那森冷的缝隙,等待着目标离开食肆。

  但也就在此时,就在赵五抬头的瞬间。

  一道逆射而来的目光,却是犹若惊鸿般刺来,直接撞向赵五的视线。

  赵五的目标……竟微笑注视着他!

  穿过熙攘的街道、刺破房檐的阴影、撕开路人的伪装……好似一柄锐利长刀般,杀入了赵五的怀抱。

  “他怎么知道我是谁?”

  心中的惊疑,赵五还未能得到答案。

  新的异变,却已然发生。

  一枚盛满佳肴的瓷盘,忽地被杨子牧扔下阁楼,破碎于人来人往的街道。

  清脆的碎裂声,瞬间引起所有人的注目。

  而角落里的赵五,则像是被刻意被剥离一般,被从那喧闹的街市中,单独勾勒了出来、特地凸显了出来。

  赫然呈现于……某种即将到来的危险下!

  巨大的恐慌,瞬间笼罩赵五。

  作为一名杀手,这般情形他简直太过熟悉,这几乎便是动手的前奏。

  所以下一刻,哪怕还尚未确认敌影,但赵五的身体,却已然动了起来,犹如利箭一般,刺入那嘈杂的人流。

  仅仅一道眼神,便让赵五惊惶至此。

  只因在那眼神中,赵五显然是看见了……比自己都要冰冷的意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