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死不掉的永乐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八章 漏算的可能

死不掉的永乐年 斑马斑斓 2010 2019.06.16 21:00

  今夜无云,但初月新残。

  只有漫天星光,还能勉强氲着大地。

  但就算如此,当杨子牧打开陋屋的那一刻,他却依然清晰的,将屋中的一切事物,都看得纷纷明明。

  那两具尸体,消失了。

  悄无声息,毫无道理的,诡异消失了。

  一瞬之间,杨子牧警心大起。

  几乎是下意识的,赫然回看向院门……回看向了,他刚刚走过的路径。

  既然对方,早已发现两具尸身。

  甚至,还特地转移了他们。

  那么此时此刻,要说没人蹲守于此,也没人注意到,杨子牧的到来。

  这显然,并不可能。

  果然,随着杨子牧骤然回头,院外的陋巷之中,已传来了急促的脚步……真正的蹲守者,竟是根本不靠近荒院,只为等他主动入瓮。

  杨子牧见状,心下一狠。

  也不徒劳于,试图去突破包围。

  毕竟,对方既早有准备,自然不可能出现疏漏,更不可能令他逃脱。

  所以,如今的杨子牧,却是反而要借此时机,获得更多的线索,取得更多的情报……然后,再借助死亡读档,强行的脱离。

  ……

  刹那之间,院外的蹲守者们,便已闯入这方荒院。

  无论是院门处,还是墙垣间,亦或是飞檐角……任何的角度,任何的方位,全是包围者的身影。

  端是一个天罗地网。

  所幸,杨子牧此时,也根本没想逃离。

  闻讯见状,却是反身闪入陋屋,并赫然把门销插上。

  此举,无疑只是拖延。

  对方若是够狠,自然能够强行破门。

  只不过,看对方行为,他们也同样压低了声响,似乎并不愿弄出动静……杨子牧赌的,便是对方并不想声张!

  果然,随着杨子牧反锁自身,对方也并未立刻砸门。

  反而是凌厉间,沉声道:

  “你知道你逃不了,你也知道,我们不会给你机会。”

  “给你十息,你自己出来。”

  “你若拒绝……你该知道你的下场!”

  毫无疑问,此时的包围者们,却是素质极端的专业。

  言辞间,根本没有半句废话,只是极其直白的,将一切利弊给言明……并逼迫着杨子牧,立刻做出判断。

  不过,出乎对方预料的却是:

  杨子牧闻言,却是毫不慌乱,甚至反逼道:“我有两个条件,你们也可以选择……是否需要一听!”

  “如若不听,那便自行破门便是。”

  破门,自然代表着闹大。

  更代表着,杨子牧彻底拒绝配合。

  反倒是,如果那两个条件,并不算如何苛刻的话……

  “你且一说!”

  很快,为首的包围者,便已经做出决定。

  杨子牧见状,既感叹于对方的冷静,却也同样庆幸于,对方并未拒绝。

  接着,便也凛声道:

  “其一,我需要知晓尔等来历,这将决定,我是否束手就擒。其二,我也得明白,你们的目的,我必须得确定,我们是否对立。”

  不得不说,杨子牧的条件,其实极其狡猾。

  首先,以束手就擒为诱饵,试图令对方坦白来历。

  其次,更是以疑惑为契机,再度为其自身,又氲上了一层神秘。

  于是,面对一名来历不明的神秘人,并且对方唯一的要求,也只是要确定归属,以决定他是否就擒。

  这般条件,似乎没有不答应之理。

  除非……

  “你不知道我等来历?”为首者,冷声问道。

  杨子牧闻声一惊。

  完全没料到,在对方的眼中,自己早该知晓他们来历。

  不过,吃惊之余,却也听对方再道:

  “一个暗桩,一名文吏,同时被人杀死于此……我并不在乎,你究竟是谁,我只是知道,你必须就擒!”

  为首者说完,便也不再言语。

  只是用无尽的沉默,逼迫着杨子牧尽快选择。

  十息之后,若杨子牧依旧顽抗,他便不再会在乎响动,而直接将其擒拿。

  ……

  不过,包围者们所不知道却是:

  事实上,杨子牧试图获得的讯息,他终究已经得到。

  “暗桩”二字,自然可以用于,指代任何眼线。

  但“文吏”一词,却显然是太过官方,指向更极其的明显……那名不善武力的接洽者,必然便是衙门中人。

  此前的暗杀,竟是官衙方面的意思。

  一瞬之间,杨子牧思绪飞转,努力的思考着……这究竟是为何?

  然而,也就在此时。

  就在杨子牧,仍满心茫然的同时。

  一道沉闷的重击声,却是已经自陋屋外传来。

  接着,门上的插销便应声断裂,屋门也砸落于地。而屋门外,一众手持兵刃的包围者,更目光凌厉的逼来。

  不过,谁都没想到的却是:

  面对此情此景,陋屋中的杨子牧,却是并未反抗。

  反而是极其认真的,借着那淡淡星辉,仔细观察着每一个人。

  既打量着,每个人的装束。

  也细窥着,他们手中的刀兵。

  包围者的装束,自然是夜行衣,黑乎乎一片,看不出个所以。

  但他们手中的兵刃,在点滴星光中,却反而斑驳又皎白……犹如一道道素虹,散发着丝丝森寒。

  那赫然是一种,刀身挺直、刀锋俏锐的兵刃。

  或者说,正是有明一代,最主流的制式武器……官制雁翎刀!

  他们……果然皆是衙门中人!

  ……

  下一刻,一道状若疯癫的身影,赫然刺向人群。

  随手抄了根木棍,似乎要以死相拼。

  但杨子牧千算万算,却终究算漏了一点……面对他这般战五渣,对方这些专业人士,根本不会出现误杀之举。

  面对于,一心求死的杨子牧。

  为首的包围者,却是冷然一笑,躲过了那无力的棍击,并一拳轰在他小腹上。

  更顺势之间,将厚重的刀背,亦砸落其肩头。

  疼得杨子牧,瞬间弯成一只虾米。

  而一旁的其他人,虽是微微惘然于,杨子牧竟是这般孱弱。

  但下一刻,众人亦飞快收了刀,直接以利落的手法,将杨子牧双臂反锁,令他再没有挣扎的空间。

  瞬息之间,便将试图读档的杨子牧,给生擒于荒院。

  令他就算想死……也变成了一份奢望!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