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死不掉的永乐年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七章 抚琴烟雨中

死不掉的永乐年 斑马斑斓 2013 2019.07.01 09:00

  怪罪,自然是不可能怪罪的。

  毕竟,如今在大家心中,其实都揣着那份明白。

  杨子牧不出门,苏染便从不出现。

  而杨子牧一出门,她却如此“巧合”的,刚好去了杨宅,更刚好闲来无事……也同样来到了此间。

  这一切,还真是够巧呢!

  杨子牧的眼神,无声的越过小丫头,轻轻瞥向了刀客老白。

  看向了,对方无精打采的双瞳。

  一缕嘲弄,悄然扬起。

  事实上,今日刻意出门,刻意寻觅于应如是,又刻意撩拨那小透明……这一切,皆是杨子牧的试验!

  试验于,赊刀人的警惕程度。

  也试验于,他所拥有的自由限度。

  而如今的杨子牧,他真正得到的答案,其实也足够的清晰。

  这很好。

  比想象中好。

  至少,比茫然无知要好。

  至于此时的杨子牧,他唯一需要解释的,也只有他为何要出行。

  而关于这一点,他却早已有了借口。

  ……

  又一辆马车,在车轴声中来临。

  又一阵嘈杂,从人群之中涌起。

  更有嘴快的姑娘,早已于见状之初,便已经脱口道:

  “应姑娘来了?”

  毫无疑问,此刻前来者,正是收到通禀的应如是。

  在茶坊之间,已然发生了诸般变故后,杨子牧原本的目的,也这才姗姗来迟,并缓缓的撑伞而至。

  不过,随着应如是的出现。

  此间的一众女子,神色却是各自古怪了起来。

  事到如今,杨子牧与应如是相知,早已成为了一桩逸闻……要说他们二人,并无更多情愫,却是连小丫头都不信。

  若是放在平日里,姑娘们见此状况。

  少不得,却是要调笑一番。

  然而,此时此刻,此情此景……眼前的状况,却是尤为的特殊!

  毕竟,这袁家的苏小姐,如今也已然寻来,而苏小姐本身,更正是杨子牧他,那尚未过门的妻室。

  他们二人间,也自幼便有了婚约。

  更遑论……

  正妻来寻,还能是为了什么?

  难道说,今日的茶坊间,便要上演一出相争?

  ……

  不过,让众人遗憾的是,被隐约期待的画面,却是并未出现。

  见应如是前来,此时的苏染,竟率先以礼相待。

  柔声道:“谢园一曲,真叫人时时回思、日日感慨……相公所谱拙曲,竟能被弹得这般绚烂,多亏了应姑娘。”

  应如是闻声,更是谨身应道:

  “苏小姐谬赞,杨公子所谱乐章,本就冠绝当世,妾身只是寥作演绎罢了。这世间,恐怕也唯有苏小姐,才能相配杨公子的才气。”

  情敌见面,却丝毫也不眼红。

  反倒是……刚一开口,便是一通和谐互夸!

  看得周遭旁人,皆满脸的愕然。

  更别说,那低头认错的袁烨,那果敢投诚的许思杰,以及、越发惊惘的薛川。

  所幸,也还不待众人,继续加深迷茫。

  此时的杨子牧,却是骤然出声,打断了、这两只狐狸的惺惺作态。

  兀然说道:“应姑娘,日前鄙人所托之事,却是麻烦了姑娘不少……杨某今日前来,便正是为了那件事情。”

  此言一出,旁人皆露茫然。

  却是完全没想到,杨子牧竟并非是来寻访佳人。

  而应如是闻言,更是浅笑着回应:

  “能得杨公子相赠《千本樱》,本就是最大的收获,这点小事,公子无需挂怀。再说了,这些日子里,那位前辈,也给了妾身诸多教诲。”

  应如是说着,却也嫣然看向了,她所乘坐的马车。

  接着又道:“知晓公子来访,前辈他,其实已经来了此间。”

  “只不过,对于杨公子,前辈却是自言惭愧……似乎有些,不知该如何面对公子,这才并未下了车来。”

  无疑,这所谓的前辈,正是那名前朝乐宦。

  而杨子牧今日,专程前往秦淮河畔,显然也正是以此为借口。

  一开始,他便没有撒谎。

  今时今日,他的确不打算妄为。

  毕竟,寻访所托,问个结果以安心……这一切,本就合情合理!

  ……

  故而下一刻,杨子牧却是兀然起身。

  一面,吩咐着小丫头,去将马车里的木筝取来。

  另一面,也整了整长衫,对苏染温和一笑,亦对应如是点头一礼。

  这才正声道:“前辈,在下杨子牧。”

  “今日贸然来访,其实也仅有两件事。其一是,问问前辈状况,以求一份安心;其二是,关于琴筝之事,在下也有疑相询。”

  杨子牧说话间,小丫头已经呼哧呼哧的,抱来了杨子牧的筝琴。

  而车中的前朝乐宦,更是重重的一声叹息。

  终究是,携琴步入了茶坊。

  并且,此时此刻,对方也尚未放下长筝,却已经极为谦恭的,向杨子牧深深鞠了一躬,继而喟叹道:

  “公子生性豁达,却是老朽太过拘泥。”

  “公子有何疑思,尽管向老朽发问,老朽必将知无不答。”

  老者说完,这才将筝琴架好。

  对坐于杨子牧正前。

  而杨子牧此时,也不再含蓄。

  做戏,自然要做全套,当然更得有始有终。

  所以下一刻,杨子牧他,便已经缠好了义甲,并轻拨着筝弦。

  一曲筝鸣,赫然流淌。

  ……

  事实上,茶坊间至少有三个人,早就试图离去。

  投诚的许思杰,无疑早就想要离开……毕竟,投诚归投诚,但继续刺激于薛川,也并不是明智之举。

  而行径败露的袁烨,也更加想要消失。

  虽然外人并不清楚,但袁家内部,却是谁都明白苏染的恐怖。

  至于说,最尴尬的薛川。

  此时的他,感觉自己就像个傻子。

  就连兀自离去,恐怕也将沦为笑柄,所以才固执的僵持着。

  不过,哪怕是这样。

  哪怕以上三人,早都已经去心似箭。

  然而,当琴音响起的那一刻,三人的纷杂心绪,却是全都被弦鸣所拉扯。

  一瞬之间,尽数被乐流所收割。

  杨子牧所奏,依然是那曲《汉宫秋月》,但又不再是,最孤苦惆怅的《汉宫秋月》。

  簌簌细雨,窸窣淋漓。

  渺渺琴声,低颤纷璇。

  此坊间、此筝畔、此指下……尽是悠然与恬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