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死不掉的永乐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八章 霜刃为谁名

死不掉的永乐年 斑马斑斓 2016 2019.06.21 21:00

  持刀立身者,背对着杨子牧。

  此刻的杨子牧,根本看不到他的面容。

  但就算这样,对于那道身影……如今的杨子牧,却总是感觉莫名熟悉!

  不过,还不待杨子牧细思。

  眼前这身影,却已然拿出白娟,轻轻拭去刀刃鲜血……将那锋锐无比的绣春寒刃,利落的收归刀鞘。

  下一刻,他更是直接将归鞘的此刀,随手扔向了杨子牧。

  杨子牧见状,几乎下意识般将刀接下。

  既惊异于,此刀的锋悍。

  也茫然于,对方竟抛给了自己。

  所幸,随着这番举动,对方也终于转过身来。

  将他的面容,暴露于月辉之中。

  此人,他赫然便是……那夜窄巷中、那武技惊人的拦路者!

  并且,随着对方回头。

  他看向杨子牧眼神,更含着丝丝的怪异。

  口中,更随之评价道:“招法粗鄙不堪,体魄勉入末流,倒是你那三分狠厉……也算是难得!”

  毫无疑问,在对方眼中,杨子牧的战斗方式,依然粗糙又简陋。

  “不过,你能借机诱诈出,他们的确乃锦衣卫。”

  “这份狡慧……也算勉强合格!”

  此时,对方虽是夸赞。

  但言辞里的情绪,却依旧清冷漠然。

  甚至,更让杨子牧凛然的是……既然对方,能够如此适时的出现,这也就是说,此前的每次交锋,对方皆窥伺于旁。

  然而,此前的每一次,杨子牧终究都是死了。

  整整十六次,死于他的眼前。

  刹那之间,一股冰寒涌入杨子牧脑海:

  事实便是……若不是杨子牧,诈出了这份情报……其实对方,既不在乎其生死,更无要出手的欲望。

  至于说,杨子牧手中这柄绣春刀……

  “你杀了一名锦衣卫?”

  “甚至还是……身携绣春刀的锦衣卫?”

  寻常锦衣卫,没资格拥有绣春刀。

  而就算是锦衣卫上层,也必须受天子赏识、或是立有大功……这才会由当朝陛下,亲自御赐此刀!

  所以,此时的杨子牧,心中已然愈发惊惧。

  毕竟,如此行径,几乎已形同造反。

  但更加出人意料的是,对于杨子牧的质问,对方却只是看了他一眼……双眸之中,写满了嘲弄与淡然。

  接着,才听他语出惊人道:

  “这是你的刀!”

  ……

  “这是我的刀?”

  杨子牧有些发愣,似乎并没有理解,此话到底何意?

  然而,对方也并不赖烦等他理解。

  已然粗暴的补充着:

  “此刀刀名‘鸾仪’,为顶制绣春刀,而此刀当前的主人,正是你自己……或者说,就像你想的那样,你的确拥有锦衣卫官身!”

  对方说着,已然再度扔来一物,并稳稳的,落入杨子牧怀中。

  此物,竟是一枚象牙腰牌。

  并且,腰牌的正面,刻有“锦衣亲军都指挥使司”,而腰牌的背侧,则篆有“北镇抚司暗千户、杨子牧”。

  俨然……却是杨子牧的所属与司职!

  此情此景,此刀此牌。

  杨子牧他,已然是愈发的茫然。

  一柄御赐的绣春刀,竟是他杨子牧的佩刀?一枚锦衣卫的职名牌,也刻着他杨子牧的名姓?

  我他喵是锦衣卫……我怎么不知道?

  ……

  所幸,对于他的疑惑,对方虽不赖烦解释,却也终究略有提及:

  “此刀,是立春大人的安排。”

  “此身份,于往后谋划间,亦有关键作用。”

  春雨惊春清谷天。

  所谓“立春”,自然便是二十四节气之首。

  单从这个代号,其实也不难看出……名为立春的人物,多半便是赊刀人的首脑,更是所谓筹谋的制定者。

  并且,基于眼前这一切。

  杨子牧心中,更是再度震惊于……赊刀人的恐怖能量!

  秦淮名伶?

  世家小姐?

  绝世刀客?

  杨子牧魂穿以来,所有遇到的奇人怪事,全都和“赊刀人”三字息息相关。

  甚至,连杨子牧自己,也拥有着锦衣卫官身。

  这一切……如何令人不惊?

  所幸,经历过无数日的杀戮……杨子牧而今的心性,倒是比他自己想象中,都要更加的冰冷理智。

  骤闻此况,杨子牧愕然之余,却也尖锐质问道:

  “日前的杀手……正是因此而来?”

  正如马管家所言,此前的赵五,他虽是杀手……然而,比起隐匿与监视,他的杀人手段,却未免太过不堪。

  以至于,连刚刚穿越的杨子牧,也都能将其反杀。

  如今想来,恐怕事实却是……

  “赵五的出手,其实是一份试探?他出手的目的,只是为了要明白,我究竟有没有锦衣卫官身?”

  “而你们……则为了隐瞒这一点,将我也蒙在鼓里!”

  ……

  杨子牧的推断,当然没有证据。

  但这个世界上,很多的事情,也本就不需要证据。

  态度……才是关键!

  既然所谓赊刀人,给了杨子牧这般压力,更将如此危险的身份,也送到他面前……那么如今,他便必将索求更多。

  “锦衣卫的身份,能否直接公开?”

  事实上,所谓“暗千户”的暗字,早已说明了一切……然而杨子牧此时,却是明知故问,并顺势以此要挟。

  果然,对方闻言之下,眉头微微一凛,似乎有些不满。

  但接下来,却也提出了替换条件:

  “我可以教你刀法。”

  “你明白,我臂力不足,短期内无法精通长刀。”

  习武,杨子牧自然是愿意的,但仅仅是习武,他却并不能够满足。

  “你同苏染的婚事,会尽快定下。”

  对方见状,再度加码。

  杨子牧一愣,似乎并没想到,对方竟以此作为条件。

  但转念一想,却也随之明白……恐怕,在对方看来,利用袁家声名,以庇护于杨子牧,这本就是一种保障。

  只不过……

  杨子牧此时,也根本不答,反而看向了满院尸首。

  婚约要是有用……何来这些尸首?

  除非……

  杨子牧心中,其实已然想好了条件。

  一份,最“合理”的条件。

  但不幸的是,也就在此时,就在杨子牧他,正欲说出条件的同时。

  内宅的院门,却忽然被人推开。

  接着,一个小小的脑袋,也偷偷探了进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