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死不掉的永乐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五章 另择良木栖

死不掉的永乐年 斑马斑斓 2017 2019.06.30 10:22

  事实上,在这个世界上,从来便有两种人。

  一种,是依附的人。

  一种,则是被依附的人。

  并且,以上这两种身份,在不同的条件下,统统都可以相互转换。

  就一国论之,臣民乃是依附,而帝王则被依附。

  以一家论之,仆从乃是依附,而家主则被依附。

  至于说,京师公子间的交际,自然也是……不甚显赫者,只能依附于旁人,而出身豪阔者,却是被依附的对象。

  而他许思杰,便正是一名依附者。

  一名,攀附于权贵之人。

  也无论,是他曾经巴结的丘桓,亦或者,是他如今讨好的袁烨、薛川。

  作为一名县令独子,许思杰虽也算官宦之后,但在京师这潭深水中,他却必须抱住点儿什么,方能不被潭水吞没。

  直到……

  “不若……我今日便登门一访?”

  杨子牧的眼神,轻飘飘的从脂粉间穿过,并落在许思杰的脸上。

  口中,也是礼数俱全。

  茶坊中的姑娘们,无疑并不知晓,小透明曾经的表演,自然也察觉不到,此间那压抑的氛围。

  至于说,被氛围压得喘不过气来的……

  ……

  “不知杨公子在此,却是我等唐突了。”

  “今日,乃是我夸下海口,才闹出这般笑话。”

  “至于薛兄、许兄,依我看,我们今日便暂且归去……待会儿,小弟于桃源居设宴,给两位赔不是!”

  第一个开口的,竟然并非是许思杰。

  并非是,正被刁难的他。

  反倒是那袁姓公子,在听闻“杨子牧”三个字后,忽然地脸色大变。

  竟直接提出了,将要告退离开。

  一时间,别说是杨子牧,就是周遭的姑娘,也是满脸的茫然。

  “这袁公子,他为何……”

  不过,杨子牧心中疑惑,还尚未来得及深思。却见那薛姓青年,已经大大咧咧的,自顾坐了下来。

  口中,更是随意道:

  “来都来了,哪有归去的道理。”

  “你们二位,怎么都是一副见了鬼的表情?难道我大明京师,还有鬼怪横行不成?若真有的话,我薛某倒也想见见!”

  薛川此言,无疑却是含沙射影。

  许思杰所惧之人,自然便是杨子牧,而袁烨相避之人,同样也是杨子牧。

  所谓见了鬼,无疑是说……杨子牧便是横行的恶鬼!

  如此发言,这般指责。

  那清晰的火药气,已然是大肆弥漫。

  ……

  不过,此时此刻的杨子牧,虽然心中也有疑惑。

  但归根结底,却是喜闻乐见。

  他撩拨许思杰,本就是为了挑起矛盾,以巩固自己“妄为”的人设……同时,也试探于刀客老白,究竟会不会插手其中?

  而眼下的状况,虽然与预料有所不同。

  倒是极为符合他的需求。

  故而下一刻,面对针锋相对的薛川,面对诡异退缩的袁烨。

  也面对,心中最是忐忑的许思杰。

  杨子牧他,却是故作茫然间,再度开了口:“丫头,你听说过一句俗语么?所谓水鬼找城隍,你可知道是何意?”

  小婵儿这丫头,该机灵的时候,无疑比谁都机灵。

  闻言之下,已然立刻回道:

  “这个我知道,这是一句歇后语,原话是……水鬼找城隍,恶人先告状……公子是说,谁先告状,谁就是坏人?”

  不得不说,借小丫头之口,用如此天真之语,将此番言论脱口。

  其效果,果然拔群。

  话音一落,就连周遭的姑娘们,也纷纷掩面偷笑。

  而杨子牧此时,更也不再逗趣小丫头。反而将目光,看向了仍旧侧立的袁、许二人,并接着又道:

  “袁公子、许少爷,正如薛兄先前所说,来都来了,何不坐下饮一杯茶?”

  “难道……我杨子牧,便真是噬人恶鬼?”

  ……

  这般问法,却已然是公然相逼了。

  逼迫着袁许二人,立刻做出选择,也立刻给出答案。

  此时刻,此茶坊,此氛围。

  无疑,皆是及其诡异。

  茶坊飞檐外,簌簌细雨清脆滴答,击打青瓦碧苔。

  而茶坊棚厅间,道道目光沉默流转,游离于众人之间。

  杨子牧,坐在茶坊里侧,目光却紧盯着外边儿。而薛川,坐在茶坊外侧,眼神也回望着里边儿。

  唯有袁烨、许思杰二人,仍是尴尬的杵着。

  似乎是站也不好、坐也不好。

  只要还站着,他们便永远是焦点,既被杨子牧所逼问,也被薛川所相胁……更被一众姑娘,给奇怪的看着。

  但若是坐下,又究竟该选择哪里?

  薛杨二人间,那直白的冷嘲热讽,已然是如此的尖锐。

  如果是,坐在薛川的身旁,无疑便等同于宣称……他袁烨和许思杰,也将对立于杨子牧,同样加入这场争端。

  然而,若不坐在薛川身旁,却又是对薛川的背叛。

  友人,自然没得做了。

  且从今往后,恐怕更会彻底的交恶。

  这他喵……还能怎么选?

  ……

  不过,也就在此时。

  就在场间的气氛,愈发凝滞之时。

  第一个做出选择的,却反而正是那小透明。

  是那……丘桓曾经的狗腿!

  甚至,他此刻做出的选择,亦是远超旁人预料。

  只见许思杰,却是用力的呼了口气,将一切的杂念摒弃……然后,才步伐坚定的,走向了杨子牧的方向。

  他脚下的每一步,似乎都是一道抉择。

  而每一息,也是一种煎熬。

  但就算这样,如今的许思杰,却依旧没有停下。

  依旧是步幅稳定的,继续前行着。

  片刻之后,他终于到达了终点,来到了杨子牧的面前。

  然后,也才试探性的,于众目睽睽之下……缓缓行礼于,端坐着的杨子牧,更是用最谦卑的门生之礼。

  做完这一切后,许思杰终于长舒了口气。

  接着,更是小意开口道:

  “鄙人有眼不识公子,也曾言语得罪于公子。公子若是介怀,请任意发落于我,鄙人绝无二话。”

  “恳请公子,给在下一次改过的机会。”

  许思杰此举,无疑已彻底选择了背叛……俨然更是,将眼前的杨子牧,给当做了新的大腿来紧抱。

  他竟然……直接便叛投敌营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