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时间走在她的前面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三章:交代

时间走在她的前面 谈离生 2149 2019.07.01 18:14

  温夕端着茶进去的时候,唐初凡不在办公室。

  她把茶杯轻轻放在木质办公桌上,双眼打量着办公室四周。所有的东西都摆放地很整洁,文件是按照英文字母的前后顺序排列的,旁边的木质衣架上挂着一件白色的衬衫和黑色的西服外套;衣架的右边是黑色的沙发,沙发上什么都没放,两只长沙发中间放着一张桌子,桌子上摆放着一盆兰花。

  唐初凡很喜欢兰花,喜欢的原因她不是很清楚,但是只要他走进花店,双眼像是定格在了兰花的盆栽上,久久不能移开。

  温夕上高一的时候,唐初凡上高三。其实她真正见唐初凡的次数不多,操场上、足球场上、高三的教学楼前,和公交车站。

  大概,他家的方向和她的方向是一致的。每次高一和高三学生赶到一起放假时,她总能在公交车站看到唐初凡的身影;他背着黑色的双肩包,书包扁扁的,不像是放了很多东西;双手插在蓝色的校服裤兜里,两只耳朵塞上了两只白色的耳机,微微抬头望着远处的天空,不知在眺望些什么。

  他很爱笑--这是温夕初次见他时,他给自己的印象。可是后来她渐渐地发现,其实他不怎么喜欢笑,至少在她的眼里,和她所能及的视线之中,唐初凡是不常笑的,时不时还会露出一副什么都无所谓的神情……

  温夕低头瞥见他的办公桌上放着一张照片,照片上有三个人,一对儿夫妻和他。他穿着高中时的校服,站在那一对儿夫妻的中间,嘴角弯得不是很明显,黑色的短发遮住了额头,眉毛很黑,眼睛的视线定格在站在他左边的女人,这大概是他的母亲吧?

  即使高中的时候,注视跟踪了他一年的时间,温夕仍旧没见过他的父母,也不知道他家的地址。因为唐初凡每次坐公交车都会在终点站下车,那里不是住宅区,而是一个即将搬迁的动物园。双耳塞着耳机,十分悠闲地在动物园里转上一圈,有时也会对着某一动物发呆,等到天黑的时候,离开动物园回家。

  温夕朝衣架的方向走去,迟疑片刻,朝白色的衬衫伸出双手,抱在了怀里。上面还残留着他的气息,他的味道;她说不出来是一种什么样的气息,但就是能感觉得到。

  听到办公室外面杨欣莹的声音,她慌忙松开了抓着衬衫的手,脸已经红得不成样子了,她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冲动了?

  温夕整理着衬衫,尽量把它恢复动前的样子,小心翼翼地打开办公室的门,出去工作了。

  唐初凡从会议室回来,发现桌子上多了一杯绿茶。

  他端起杯子,喝了一小口,浓郁的绿茶的香气在口中蔓延开来,顿时所有的疲劳都缓解了。

  他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有些人泡出的茶的味道,他只要闻一下就能知道,并且让他萦绕在心中,久久不能忘怀。

  下午,林启勇还是赶回公司上班了,整理着中午的工作,把需要总监签字或者过目的工作统统拿上,去了总监办公室。

  林启勇绝对不是什么工作狂、受虐狂,只是留在家里伺候“皇后”和工作,他一定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工作。

  为什么?

  因为怀孕的女人太难缠了!!!本来就够难哄的,加上现在怀孕了,成了家里的宝,他感觉在家里多待一天、一小时,脑细胞都要贡献出去很多。

  而且,他父母都在家里伺候着,也不差他这一个,还是到公司躲会儿清闲得好。

  “产检怎么样了?”唐初凡快速翻看着文件,随口问道。

  林启勇不好意思地笑笑,“医生说胎儿发育的很健康,不过现在只能看出是一个婴儿的形状,还看不出什么,不过……没什么,谢谢总监关心。”

  不过,当时医生拿着B超照片给他看的时候,好像说了什么有一块阴影,具体的也没太跟他说,想来应该是无关紧要的,也就没必要说出来了。

  “嗯。”唐初凡把文件递给他,说:“没其他的事情,就出去工作吧。”

  “好的,总监。”林启勇走到门口,犹豫片刻,又折返了回来,“那个,总监,我今天能不能提前二十分钟下班?我老婆想吃***店的小笼包,那家店人气特别火,每次下班赶过去都已经卖光了……不过,总监,您放心,我会在下班前处理完今天的工作。”

  唐初凡微微皱着眉头,喝着绿茶,眉间的皱纹不知不觉舒展开来。他应了一声,点点头,“嗯,下不为例。”

  “谢谢总监!”

  虽然工作重要,上司可怕,生活不易,但老婆是老婆,终归是用来疼的。

  ……

  下午,叶易天下班刚从医院出来,旁边就冲出来一人,把他前面的路挡住了。

  他抬头看着挡在前面的人,觉得有些眼熟,想了一会儿才记起,她是之前那个闹着要出院的姑娘。

  于是,便温柔地笑着问:“陈小姐?你这是做什么?”

  “干什么?!”陈景晴双手掐着腰,一副很不好惹的模样。她指了指自己有些红肿的小腿部位,兴师问罪道:“你说干什么?!是你说我的腿已经好了的,现在是怎么回事儿?你今天不给我一个交代,就休想离开这里!”

  叶易天瞥了眼她的小腿部,笑笑没说话。

  “怎么?!不敢说话了!我看你就是一个黑心医生,说什么名牌医科大学毕业的,都是你自己信口胡诌的吧?”见对方不说话,她更加理所当然地讲,“你说这事儿怎么办吧?是私了还是公了?”

  “那以陈小姐的意思,是怎么个私了法?又是怎么个公了法?”叶易天笑着问。

  “很简单。只要你现在赔给我精神损失费和误诊费,再给我赔礼道歉,我可以既往不咎;但如果是公了,我会把这件事反映给医院,到时候你受到了处分,可就怪不得别人了……嘶~你干什么!”陈景晴低头看见叶易天正用手来回捏着她小腿红肿的部分,高声呵斥道。

  叶易天站起身,笑着问:“陈小姐昨天是不是去健身房了?”

  “什、什么健身房……”陈景晴眼神闪躲地说。

  今天早上看到自己的小腿肿了,没来得及想太多,就下意识地认为是上次骨折的后遗症,她本来对这家医院就没什么好感,于是便怒气冲冲地跑来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