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时间走在她的前面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二章:醉酒

时间走在她的前面 谈离生 2108 2019.07.09 16:40

  杨欣莹伸手拉了拉温夕的衣服,小声说:“小夕,我想去洗手间,能陪我一起去吗?”

  温夕点点头,站起身。离开房间前,神情担忧地看了看唐初凡。

  “唐总监的酒量很好吗?”

  “不知道,不过听林哥他们说好像不是太好。”杨欣莹把手放在吹干机下面吹了一会儿,笑着说:“没关系啦小夕,林哥他们只是在开玩笑,有分寸的啦,你不用太担心。”

  “不过现在有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总监现在可是喝了酒,喝了酒就不能开车了,真不知道他一会儿怎么回去~”杨欣莹鼓鼓腮帮子,叹了声气,“这也轮不到我们管,我还是进去吃吃喝喝,等着回家洗洗睡觉吧。”

  刚回到包间,杨欣莹就被财务部的一个女同事喊去她那边了。

  杨欣莹倒是很乐意,不管怎么说不用再面对“冷面魔王”了,刚才她是吃不敢吃,喝不敢喝,起哄不敢起哄,整个人都蔫儿了。

  “小夕,抱歉抱歉,我去前辈那里了,你自己多保重。”

  温夕只好自己一个人回到了原来的位置,挪来挪去,她就坐到了唐初凡的身边。

  她用眼睛的余光打量着他,也不知道是不是又被灌酒了,他的脸有些发红。“唐总监,您没事吧?”

  “嗯,没事。”

  唐初凡说话的嗓音低沉,呼出的气体中混合着淡淡的酒香味,让她的脑子昏昏的,她不动声色地靠得近了些,再近了些,直到肩膀碰到了他的肩膀,而后像触了电一样,慌忙缩了回来。

  林启勇站起身,清清嗓子,郑重其事道:“听我说!大家是不是觉得不太尽兴?放心,我们还有第二场,我在KTV定了房间,我们去唱歌怎么样?”

  “好啊,好啊,好不容易可以痛痛快快玩一次,怎么着也要玩到晚上,今天谁都不准提前离场!”

  温夕刚想举手说自己不去了,就听到林启勇接着说:

  “那就这样,要是有一个人不捧场,我们就取消这个计划!我先在这里问一下,有谁不想去的吗?”

  看着那群兴高采烈地起哄的人,她现在要是举了手,恐怕会被吃掉的吧?还是先去吧,到时候找个机会回家。

  见她低头闷声吃着菜,唐初凡轻声问道:“不想去?”

  “没有,只是……”没去过,心里有些排斥那种场合。

  唐初凡应了一声,没再开口说话。

  由于自己开车来的大部分人都喝了酒,最后只能选择坐出租车去练歌房。

  温夕和杨欣莹还有其他的两位财务部的女同事坐一辆车。杨欣莹是个热性子,跟谁都能聊得来,去的路上,一直跟另外的两个人聊个不停。

  “小夕,你唱歌怎么样?”杨欣莹凑过去,小声说:“告诉你一个秘密,其实我是五音不全那一类型的,所以待会儿林哥或者其他人要是点到我唱歌什么的,你一定要想办法拦着点儿,我不想在大庭广众下丢人啦~”

  “你们两个说什么悄悄话呢?不会是在商量什么坏事儿吧?”坐在后排的另一个女生笑着问,看着比她们大四五岁。

  “没有,没有,我跟小夕能商量什么坏事儿~”杨欣莹给温夕使了个眼色。

  林启勇订的KTV离刚才他们吃饭的地方不算近,坐车将近半个小时才到;人都到齐后,林启勇去前台跟服务员说了几句,就领着他们进房间了。

  服务员走后,林启勇把包间里的灯关上了,说是这样比较有气氛。

  “怕大家放不开,我先在这里献丑一曲,大家就随便听听,我这是抛砖引玉,喂喂喂……”林启勇试了试话筒,开始唱了起来。

  说是献丑还真是献丑,唱得确实不怎么样,温夕听着跟鬼哭狼嚎差不多,完全听不出他唱得是什么。

  “这唱得还不如我呢~”杨欣莹两只手堵住了耳朵,皱着眉头说,“算了小夕,你不用拦我了,刚才我还有些担心,现在我觉得刚才的担心完全是多余的。”

  一曲完了,林启勇把话筒递给了坐在沙发上的唐初凡,奸笑着说:“总监,您唱一首吧,您要是不敢唱,他们哪里敢唱?”

  “你们唱吧,我不会唱歌。”

  昏暗的光线照得他的棱角更加分明,或许是喝了酒的缘故,呼吸比之前重了些;他笔直地坐在那里,语气有些清冷,双手交叉着,没有丝毫要去接话筒的意思。

  见状,林启勇也没再自讨没趣,只好把话筒交给了其他人,包间里再次热闹了起来,像没发生过刚才的那个小插曲一样。

  因为太吵,趁着没人注意,温夕走了出去。

  “不好意思,请问你们这儿卖的有香蕉没有?”她走到前台,问了一句。

  服务员立刻心领神会,笑着问:“小姐,请问是要解酒用的吗?”

  温夕点点头。

  服务员:“有的。您沿着这条路直走,在拐角的地方有一个超市,里面卖的有香蕉。如果小姐还需要其他的食物,都可以在里面购买。”

  温夕向她道了谢,走了一会儿,便到了她说的那个超市,走了进去。

  “对不起先生,这个是不能退的。”服务员一脸为难地解释说。

  “怎么不能退?你们是怎么做生意的,我们也没开封,怎么就不能退了!”男人把手里的薯片摔在服务员的面前,气愤道:“你们这里的东西贵也就算了,没吃完的东西还不能退货,这是什么道理!你们经理呢?”

  “先生,就算找我们的经理来,也是不能退货的,这是规定。”服务员撇撇嘴,一脸的不屑。好不容易卖出去一些,怎么说也是不能退的。

  “算了。”一直站在一旁的男子拍了拍那个男子的肩膀,转身对服务员说:“刚才不好意思,我朋友脾气不太好,麻烦了。”

  “没、没关系。”服务员红着脸说,长着一副好皮囊的人总是好说话的。

  “不好意思,请问一下这个多少钱?”温夕拿着五个捆在一起的香蕉,放在了收银台。

  “二十五。”

  她皱着眉头把钱付了之后,提着袋子里的香蕉走出了超市。

  好贵!

  “真没见过这么不讲理的,你说是不是晨哥,晨哥?怎么不走了?”

  刘晨星看着温夕离去的方向,“好像遇见一个认识的人,走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