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时间走在她的前面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初遇

时间走在她的前面 谈离生 2178 2019.06.12 10:15

  温正清当时已经和陈绵绵交往了,本来打算攒够了房子的首付,就准备结婚的,但天有不测风云,没想到突然发生了这种事,他们结婚的计划也泡汤了。

  “小夕,钱哥哥已经还清了,你不用担心了。”温正清把她的行李搬进出租屋,伸手摸摸她的头。

  “哥,你怎么还清的?不是没有钱吗?”温夕很紧张地问:“哥,你不会是去借高利贷了吧?哥,高利贷会害死人的……”

  “没有,哥哥怎么可能去借高利贷呢~是你未来的嫂子帮忙还的。”他虽然是笑着说的,语气也故作轻松,但眼神出卖了他,拿女朋友的钱还债,他唯一的尊严都没有了。

  “哥……哥,我不想去上学了,我去打工挣钱好不好?”温夕不想成为他的负担,她想替哥哥分担一点儿。

  “说什么傻话!小夕,你现在还未成年,不上学以后怎么办?!爸妈也不会同意的,钱的事情就交给哥哥,你好好去上学!”温正清走出了房间,把房门带上了。

  温夕抬头打量着房间,比她之前的房间小了一半,但却有种莫名的安全感。

  一个月后,她重新回到了学校。

  班主任很贴心,没把她家里的事情告诉班里的同学,她到班里的时候,平时玩的好的朋友走过来友好地打声招呼,问她为什么这么久没来上学,是不是生病了?下午,所有的一切就都恢复了正常。

  连续一个月没来上课,课程落下了许多,她只能从课间休息和吃饭的时候去挤时间学习,尽管如此,期中考试的成绩还是不甚理想。

  高中没有奖学金,她的学费生活费都必须去找温正清要,每次她开口要钱时,心里总是过意不去。即使多么的不情愿,她还是成为了温正清的负担,看着他每天拖着疲惫的身子从公司回来,一回到家就倒头就睡,第二天一早又出门……

  那天,学校刚好放假,温夕正在房间里写作业,听到外面有动静,开门出去看了看。

  温正清似乎是喝酒了,从他的身上散发着一股很浓的酒味。温夕走过去把灯打开,帮他倒了一杯水。

  “哥,你怎么喝这么多酒?”

  温正清晃晃悠悠地坐起身,看着她,笑着说:“小夕?学校放假了?今天哥哥去陪客户吃饭,哥哥也不想喝的,可是没办法……还好……今、今天把生意谈成了嗝……”

  温夕把凉开水送到他的嘴边,让他喝几口,“哥,喝点水会好受一些……”

  “不喝,不喝……”他把水杯推开了,手不小心撞在了桌子上,令他皱起了眉头,然后他哭了,“小、小夕,你知道吗,我现在被全公司的人瞧不起,都说我是吃嗝、吃软饭的,用女朋友的钱去还债……

  “哥,对不起……”

  温正清看着她,突然笑了,“小夕,要是……要是你不是我妹妹就好了,这样我还能活得轻松一点儿……”

  温夕拿着湿毛巾的手顿了一下,帮他擦着脸和手。“哥,要是难受的话就不要说话了……”

  “平时不能说,喝醉了还不能耍酒疯吗!”他甩开了温夕的手,抓起桌上的玻璃杯,摔在了地上,“爸妈还真够狠的,他们走得轻松,把所有的重担都压在我身上了,你知不知道我本来是要结婚的……现、现在别说结婚了,连自己都成了吃软饭的了,你要是跟着爸妈一起走该多好,不对,我们全家人一起走、走好了……”

  温夕怕他踩在玻璃碎片上,想伸手扶住他,被他一把推开了,胳膊撞在了一旁的茶几上,“哥……”

  “我还没哭呢,你哭什么!你怎么还不、不走,是不是要让我赶你出去!我现在不想嗝、想见到你,马上给我出去!”他把桌子掀翻了,东西全部散落在地上,弄出了很大的声响。

  温夕从家里跑了出去,连衣服都忘了拿,当时是冬天,夜晚的气温要零下十几度,她穿着拖鞋打着哆嗦在大街上溜达着,无地方可去,就在附近的车站蹲了一夜。

  等她醒来的时候,已经身在家里了。她好像生病了,脑袋昏昏沉沉的,盯了会儿洁净的天花板,扭头看到了坐在床边的温正清。

  见她醒了,温正清把煮好的粥递给她,让她喝完粥然后吃药,只字未提昨天晚上的事情。

  温夕喝着粥,眼泪不由自主地滴落在碗里,很咸。下午,她便背着书包回学校了。

  “温夕,老师知道你现在家里的情况比较特殊。”班主任把几张表格放在了桌子上,“这是贫困补助的申请表,每年有一千五百块钱的补助金,虽然解决不了什么大问题,但至少生活费的压力没有了。”

  温夕看着申请表,鼻子酸酸的,“谢谢老师。”

  班主任递给她一支笔,让她在办公室里把表填了,而后说:“贫困补助的事情是由高三的年级主任张老师负责的,你知道高三教学楼的位置吧?”

  温夕点点头,“知道。”

  “张老师的办公室就在二楼拐角的那个房间,我刚才打过电话了,他现在就在办公室,你现在把申请表送过去就行了。”

  温夕第一次去高三的教学楼,离高一教学楼不近,很安静,或者说气氛很紧张,高考在即,每个人都在努力奋斗着。

  在安静的环境中,一丁点儿响动都会惊扰别人,她走上二楼,立刻被一阵喧哗声吸引住了。扭头透过窗户看到身旁的教室里正在搞什么活动,伴随着一阵掌声,一个高高瘦瘦,长相帅气的男生走上了讲台。穿着和她一样的蓝色校服,却又有些不一样。

  男生笑着说:“我不会唱歌,就给大家朗诵一首我很喜欢的诗吧。是安德鲁·怀斯的一首诗,题目是《远方》:

  那天是如此辽远

  辽远地展着翅膀

  即使爱是静止的

  静止着让记忆流淌

  你背起自己小小的行囊

  你走进别人无法企及的远方

  你在风口遥望彼岸的紫丁香

  你在田野捡拾古老的忧伤

  我知道那是你心的方向

  拥有这份怀念

  就会有一次欢畅的流浪

  于是整整一个雨季

  我守着阳光

  守着越冬的麦田

  将那段闪亮的日子

  轻轻弹唱

  ……”

  她看着那个少年,眼泪不由自主地流了下来,打湿了手里的申请表,阳光把她的影子拉得很长……

  她不知道是那首诗打动了她,还是那个少年的嗓音打动了她,她只知道,这一刻,她疯狂地爱上了那个少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