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时间走在她的前面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入职通知

时间走在她的前面 谈离生 1986 2019.06.10 12:29

  “哎?你怎么在宿舍?”

  “回来拿东西,马上就走。”温夕把几本书和充电器装进包里,拉上了拉链。

  室友察觉到自己说的话似乎让人误会了,解释说:“我没有别的意思,因为你经常不回来,我就以为你今天也不在。”

  “没关系,我先出去了。”温夕拿着书包,走出了宿舍。

  室友撇撇嘴,有些不满,“我又不是故意说错话的,谁让你经常不回来的,真是不好相处。”

  在父母还没出事之前,她的性格开朗,在同学中的人缘很好;父母出事之后,她就变得不怎么喜欢说话了,每天都埋头读书,寒暑假又忙着打工,久而久之那些朋友也把她这个人遗忘了;大学的课比较轻松,为了攒够学费和生活费,她每天都要出去兼职,累了一天,回到宿舍也是倒头就睡。

  友情是要靠适当的交流和谈心来维持的,她没有给别人这个机会,别人也没有施舍给她。温夕知道自己刚才的态度不太友好,她只是不太会跟别人相处,在门口站了一会儿,去自动取款机查银行卡里的余额。

  还剩下不到三千块钱,除去房租,应该能撑一个月吧?看来要找个便宜点儿的房子了,最好是离公司近的。

  提到公司,面试的结果不知道出来没有,那天要不是遇到了唐初凡,她有百分之九十的把握可以通过,现在似乎有些危险了。

  可是,她没想到会再遇到唐初凡,还以为毕业典礼是最后一次见他,毕竟两年都没碰到过,看他的样子现在过得应该很好,这样就足够了。她抬头望着天空,炙热的阳光刺得她睁不开眼睛,希望他一切都好。

  手机响了,她看着屏幕,是一个未知的号码,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接了。“喂?”

  “喂?您好,请问是温夕,温小姐吗?”对方的声音很温和,听起来让人觉得舒服。

  “我是,请问有什么事情吗?”

  “是这样的,我是水间公司的,昨天您来我们公司的面试已经通过了,明天开始上班可以吗?”

  “好的,我知道了,谢谢。”温夕挂断后,嘴角终于多了一丝笑容。

  现在工作的问题解决了,接下来就是房子的问题了。她用手机查找着水间公司附近的出租房,走之前从银行卡里取出了三百块钱。

  从昨天晚上到现在还没吃过东西,肚子早就饿得前胸贴后背了,找了家包子店,打包了一屉小笼包和一杯豆浆。

  温正清还是用手机给她转了五千块钱,只是她原数返还回去了。温夕知道他这么做是因为心里过意不去,其实温正清从来都不欠她什么,即使那次没有把她找回来,她也不会去怪他什么,因为如果是自己,也不见得不会像他一样那么做;更何况他们是兄妹,互相扶持是应该的,所以这五千块钱她不能收。

  一般的出租房价格都太贵了,没有钱的时候,总是觉得什么都贵,等到不缺钱了,又大肆挥霍,她只好去找差一点的房子了。

  最后租到了一个月一千二百块钱的房子,空间不算小,看起来也很干净,只是窗户被另一栋建筑物完全遮住了,常年见不到阳光,因此租客都不愿意来,房东只好便宜租给了她。

  房东是一位五十岁左右的女人,性格温和,很好说话,带着她把房子熟悉了一遍,热水怎么用,水电费怎么交等等,甚至没有收她的押金。

  “我一把年纪活了半辈子了,什么人还是看不错的,押金就不用了,阿姨信得过你。”当时房东太太是这么说的。她说自己热衷于做善事,是佛教的信徒,今世修的善果会在来世回报给她,而且她也要为自己的儿孙广修善缘,让他们一世平安。

  温夕之前经常兼职,也见过一些信徒,但心里还是有些不放心,借口说自己要去买点东西,等回来再签合同。一个人出门在外,小心点儿总归是好的。

  她出去之后,问了问房东太太的街坊四邻,发现房东太太的人缘很好,也没什么可疑的地方,就回去签了合同。

  下午温夕把行李从大学宿舍搬了过来,因为之前跟温正清说自己已经找好房子了,不想让他担心,就没找他帮忙;其实温夕很少找温正清帮忙,她怕让哥哥为难,温正清和陈绵绵结婚之后就更少了。

  把自己离开的消息写在纸上,用花瓶压在了桌子上,然后拎着大包小包的东西离开了。

  其他的东西还好,只是书占了很大的空间。毕业之后用到书的几率不大,但这么扔了觉得很可惜,就都收拾进了行李箱里;分两次来拿又觉得浪费钱,只好辛苦一点一次拿完了。

  不小心被铺展不平地灰褐色砖头绊了一下,脚下失重,身体前倾,把手里拎着的包甩了出去,她自己也双手着地跪在了地上,手掌磨出了血。“嘶……”好疼!这就是不自量力的代价吧。

  “同学,你还好吗?要不要送你去医务室?”

  温夕愣住了,抬头看着他,忘记了说话。

  “这个是你的包吗?”唐初凡手里拿着一个黑色的书包,朝她伸出了一只手,“同学?”

  温夕看了看自己脏兮兮的手,撑着地面自己站了起来,伸手接过了他手里的包,低头说:“谢谢学长。”

  听到她喊自己学长,唐初凡微不可察地皱了一下眉,“你认识我?”

  温夕点点头,扯了一个谎,“在学校见过学长的照片。学长我先走了。”然后拿着自己的行李落荒而逃。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逃跑,面对唐初凡的时候总是莫名地心虚,或许是从来没和他离得这么近过吧?幸好自己表现得很自然,希望以后不要再遇到了。

  唐初凡看着自己还没收回来的手,挑了挑眉。没走几步,张林文打来了电话,加快脚步朝办公区走了过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