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上古先秦 我在战国当帝师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章 吕不韦为相

我在战国当帝师 三事三 2122 2018.07.12 05:47

  齐军攻下下邳的消息,很快被传遍七国,各国朝堂之上,皆是嚷嚷的议论之声。一些在朝中郁郁不得志的才俊,心中奔赴齐国稷下学宫的心思,更是比往日更强几分。

  而齐国更是随着齐楚战事的尘埃落定,一股朝气蓬勃的盛世景象骤然而至。

  对于齐国国都临淄来说,影响最直接的可能就是七国酒馆隔壁的文抄剧场,听书喝酒的客人日渐增多。那些囊中羞涩的客人,更是站在门口,反正,说书人的嗓门够大,在门口也能听到几分。

  说书,正是白晓生临走前,给文抄剧场增加的新项目,毕竟,老的歌舞剧总有看腻的时候,总不能一直推出新剧本吧,毕竟排练和改编都需要时间。

  今日,正是一名年轻的小说家门生开讲齐楚战事,只见他坐在一根小板凳上,身前的桌子上摆着一张小桌,桌上一块黑乎乎的惊堂木。

  还未开讲,台下的喝彩声已经震天,底下的堂客这些时日,一脸期待看台上那名胖脸圆乎乎,长得十分喜人,但说书却十分精彩的说书先生。

  岳五环憨态可掬的躬身向四周致意,正襟危坐在木凳之上,伸手用惊堂木重重的敲击了一下桌面,朗声道:“上回说道,一夜楚国皆鲁歌,今日,我们就来说说,木人扣门,齐军夜夺楚国下邳城。”

  “且说那日,科学老仙驾驭护教神器,与深夜猛撞楚国下邳城门。”

  就在此时,堂下听客,一名耿直的堂客扯着嗓门,喝起了倒彩,高声问道:“上回,还说布衣君料事如神,假借科学神教之名,在临淄工坊定制木车,今天,你怎么又说上神话故事了?我们要听布衣君的故事!大家伙,说是不是啊?”

  很快就被周围的堂客的嘘声给压了下去,正经版的众人早就听腻了,今日换换口味也不错。

  说书多日的岳五环之所以开头这样讲,就是因为虞老交代,尝试一些不同思路的讲法。临场经验丰富的他,很快就调整好状态,反正这临淄就他一家,堂下的听课,正经版的也早就听过多次。

  今日,若是反馈太差,以后不讲就是了。

  二楼密闭的雅间之中,白晓生看着身旁的虞老,饮下一杯香茶,好奇的问道:“刚才那段科学上仙,是你教他说的吗?”

  虞老还没来得急回答,就听台下的一记重重的惊堂木响起,白晓生做了个静音的手势,将空的茶杯注满,想听听对方还能说什么新的花样。

  只听岳五环底气十足的说道:“见势不妙的楚人,一个接一个朝门口挤去,科学老仙自然法力无穷,可是他早把神力留给了普罗大众,一时间,竟然拿那些楚军毫无办法。

  齐军营帐中的布衣君,见状只能点起七盏七星灯,一条小白龙就这样从营帐中破空而去,一头将那下邳大门撞破。”

  台下堂客,听到这里都起哄道,布衣君若真是如此神人,齐国早一统天下了。大家当然知道这是假的,就是图个乐呵。

  台上的岳五环完全不为所动,一本正经的唏嘘道:“这神人有别,你们想,赵国量子仙是怎么死的?为了保护军中士卒的布衣君,这下可是犯了仙家大忌,那九霄之上的雷霆,为了惩戒他,硬是劈了他九天九夜,所幸,我们的布衣君命格乃是彭祖见过都自愧不如的玄武命格,白龙相。那点雷霆连他的玄武壳都劈不开。”

  雅间中的白晓生差点将口中的热茶都给喷了出来,瞪着眼睛问道:“这是谁教的?”

  楼下的岳五环可不知道自己的大老板正在听他的说书,只听他继续一本正经的胡扯道:“盘古大神开天辟地的故事,大家都知道吧?布衣君的真身白大仙,还在他之前咧。”

  虞老嘴角咧不住的笑道:“小徒即兴发挥,即兴发挥。我好好训斥他一番,实在不行,我扣他工钱还不行。”

  。。。

  秦王宫的高墙之中,卧于病榻之上,秦王此时瘦的厉害,完全看不出当年,带领秦国争霸天下时英武君王的模样。

  进献雕版印刷术的吕不韦,此时躬身候与床边。

  秦王笑了笑道:“寡人代秦国子民,谢过吕先生进献着印刷之术,听闻吕先生一直在写一册要涵盖百家之说的吕氏春秋,对于近日,议论纷纷的齐楚之战,先生可有什么高见?”

  吕不韦行了一礼后,缓缓说道:“秦王谬赞,这雕版印刷之术,在小人手中本就没有什么作用,至于,这齐楚之战,除了齐军将领诡计多端之外,更多的则是因为他们是一支正义之师。”

  秦王眼神里浮现出一丝兴致,好奇的看向了身旁的吕不韦。

  吕不韦侃侃而谈道:“小人的《吕氏春秋.纪•孟秋纪》中有一篇荡兵,讲的正是此事:古圣王有义兵而无有偃兵。夫有以死者,欲禁天下之食,悖;有以乘舟死者,欲禁天下之船,悖;有以用兵丧其国者,欲偃天下之兵,悖。夫兵不可偃也,譬之若水火然,善用之则为福,不能用之则为祸;若用药者然,得良药则活人,得恶药则杀人。义兵之为天下良药也亦大矣。”

  (译文:古代的圣王主张正义战争,从未有废止战争的。如果因为有人吃饭噎死,就禁食天下一切事物,是荒谬的;如果有人乘船淹死,就不让天下人乘船,是荒谬的;如果因为战争而发生了亡国的是,就废止一切战争,是荒谬的。战争是不可废止的,就像水和火一样,善于利用是福,不善于就是祸了;像用药一样,用良药可以救人,用毒药可以杀人。正义的战争就是治理天下的良药啊。)

  秦王叹了口气:“吕先生的意思,寡人懂了,战争讲究一个理字,就如秦国攻打魏国,借的是卫国之名一般,得理者,总是能多几分天助,齐国正是借了先王的理,鲁国的理,才能如此轻易的攻下楚国小半疆土。吕先生实在是大才,正好新任的相国又离开了秦国,不知先生可愿为秦相?”

  吕不韦连忙行了一记大礼:“多谢大王厚爱。”

  秦王连忙将他扶起:“吕先生莫要如此,还请先生将那吕氏春秋草稿送与寡人一观,寡人甚是喜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