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坦安得斯贝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幻境(1)

坦安得斯贝思 天域风 1761 2019.06.30 20:50

  周围出现了细微的声音,面前的废墟变得飘渺,渐渐的消失了,行人出现了,街道出现了,商铺,城楼,走马灯似的出现在斛律奡的周围,不一会儿,他意识到,自己正身处一个城市的入口。

  〔Chapter.7 失窃〕

  “障,障眼之术?”看着四周不断出现的人和物,斛律奡感觉自己的世界观受到了冲击。各种发色,各种瞳色的人来来往往,熙熙攘攘,络绎不绝。

  宽阔的护城河环绕于城墙外围,微风拂过,波光粼粼,宛若流淌的光芒。灰色的地砖铺满整条大路,直通护城河另一端的城门。从城外望去,一个白色尖顶矗立于城市最高点,一个天秤的图案刻于其上,大气内敛。

  霎时,他明白过来,这才是这里应该有的样子,真实的样子。废墟,是幻境。

  那米伦斯呢?难道和那个幻境一起消失了?

  他心里一惊,连忙迈开步子,往城内的方向跑去。幻境看起来还没有彻底消失,说不定还能……抱着这样的想法,一路往城内跑去。

  然后……被堵在门外。

  “这位旅者,对不起,无论你有多么急的事,也请遵守秩序,请到队伍末端排队,依次接受检查后进城。”一个比他高出整整一头的白发青年挡住了斛律奡,阻止了他想不顾一切冲进城内的莽撞行为,公事公办地说道。

  “可是……”

  斛律奡刚想争辩几句,抬头就对上了白发青年堪称凶神恶煞的眼神,瞬间就怂了。

  “可是什么?”

  白发少年厉声问道。

  “……啊,哈哈,没什么,没什么。我去排队,我去排队!我们待会儿见啊!”斛律奡干笑了两声,说完这一番话后,脚底抹油地溜走,飞快到了浩浩荡荡的长队末尾,直直站着,保持微笑。

  人在江湖飘,该怂就得怂!

  排了大概十五分钟左右,终于轮到了斛律奡。他激动的搓了搓手,脸上满是挂不住的兴奋,完全忘记了自己想要进入城市的目的——寻找米伦斯。

  “啊哈,我们又见面了!”

  斛律奡抬起手,冲白发青年打了个招呼。然而白发青年并没有打个招呼回应回去,只是从一旁的黑色箱子里拿出了一块银白色的纹章,上面的图案和那个塔顶的图案一模一样。白发青年把纹章塞到了斛律奡手心,道:“去城里的外邦人口登记处做记录,记得出示纹章。你的衣装和我们相比格格不入,是东方来的吧。”

  没等斛律奡再说些什么,他就被白发青年推进了门内,并被砸了一句话:“别站在门口挡路。”

  “……”

  这什么态度!

  虽然内心很不爽白毛的态度,但斛律奡上下快速扫了白毛一眼,还是忍住了冲上去捶他一拳的冲动……呃……被打的怕不是他自己……而且两人的身高差距都很大,遑论白发青年那健硕的体格……

  斛律奡掂量了一下,灰溜溜的跑路了。

  斛律奡在车水马龙的大街上,大大喇喇地走着,因其独一无二的衣装与瞳色引起了百分百的回头率。

  “那人是谁啊,怎么穿着打扮那么奇怪?”

  “黑色长发,黑色瞳孔,难道是传说中的东方人?”

  “大热天穿这么厚,不热吗……”

  “你这就是见识短浅了,你不知道东方无与伦比的强大织造技术吗,据说,他们织作的衣物,,只有不到五十克的重量……”

  “……”

  街道上的人围绕着斛律奡为话题中心,七嘴八舌地讨论着,原本就热闹非常的集市气氛一下子就被炒得热火朝天。然而神经过于大条的“话题中心”完全屏蔽了众人对他的议论,一心找外邦人口登记处。

  不会……是那只白毛诳我吧?啊,不,不,不能这样怀着恶意揣测别人……嗯,大概是我找得还不够仔细吧。再找找,实在不行,找个路人问问。

  他的心里如此盘算着,微蹙的眉头一下子松开,本有些疲惫的步伐也随之变得轻快,精神百倍。他深吸了一口气,紧握拳头,为自己打气:“好,就这样开始找吧!”

  ……

  大概是过了那么久,反正也终于是找到了登记处并做好登记了。斛律奡欲哭无泪:明明那个白毛说直走就可以了,街道第一个分岔路口中央的建筑就是外邦人口登记处,为什么自己没有注意到?简直眼瞎啊……

  他在心中默默吐槽着自己,趴在旅店的床上一动不动。主要是实在没力气了。登记处为他安排了旅馆,所以并不需要他自掏腰包……啊,话说自己身上的钱在这里能用嘛?

  想到这里,斛律奡下意识地翻了个身,抬手轻轻拍了拍怀中放置的钱袋。不能用的话就惨了……

  “咚!”

  突然,窗外传来了一声闷响。他一个激灵,从床上坐了起来,飞快跑到窗户边,看发生了什么事。

  “站住!”

  一支守备队小队正快速有序地追赶着一个蒙面黑衣人,黑衣人的背后背着一面有着奇怪图案的盾牌。斛律奡诧异地挑了挑眉,心道:青天白日下偷东西?

  他拔出腰间的剑,一脚踏上窗台,纵身一跃,落于黑衣人的前方。他抬起手中长剑,直指黑衣人,后者被迫停了下来。

  “站住。”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