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道之神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四章 偷鸡不成蚀把米

道之神帝 寒陨石 2838 2020.06.30 15:13

    “这小子是白痴吗,竟然还没有逃,他杀了王天,还敢这么嚣张,真不知道他是不是傻。”

  “这个疯子嫌昨日闹的动静还不够大么,竟然把王天都给杀了,这一次,我看连大长老都保不住他了。”

  “嘿嘿,你们看着吧,他今日就算是能从执法殿出来,怕也是半死不活了,等王天的大哥王齐回来了,那就是他的死期了。”

  李九天对着执法殿弟子一路走来,不少人指指点点,幸灾乐祸的看着他,不一会,执法殿外就聚集了上百弟子等着看他的笑话。

  李九天很坦然的踏入刑法殿中,只见三长老何青松一脸怒气冲冲的坐在大殿中央,在他一旁则是一沉默老者,应当是千玄宗七长老苏羽,乃是执法殿的副殿主。

  齐翔和张天一见到李九天,就冷冷的剜了他一眼,面色阴沉,心里想着到了执法殿,看你这小子还如何嚣张。

  何青松冷哼一声,目光逼视着李九天,冷冷问道。

  “李九天,没想到你真是好大的胆子,竟然敢杀害同门,视宗规于不顾,你可知罪。”

  李九天对着何青松咧嘴笑了笑,倒是比昨日规矩了很多,拱手说道。

  “何长老咱们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误会?”

  何青松冷笑一声,齐翔和张天都是他坐下弟子,有这两人作证,李九天哪怕把嘴皮子说破了,也绝对逃不出他的掌心。

  “那好,我且来问你,外门弟子王天是不是死在你的院中。”

  “是。”

  “是不是你断他一臂,废他修为。”

  “是。”

  “既然你都承认了,那还有何误会。”

  “当然有了。”

  李九天抬起头,眼神当中闪过一道戏谑的笑意,沉声说道。

  “我不但断了王天一臂,废他修为,还戳瞎了他的双眼,最重要的是,我还断了他的命根子,让他这辈子都做不成男人。”

  顿时。

  李九天的话一出口,整个执法殿都沸腾了起来。

  这小子是不是疯了,死到临头,竟然还敢这么说话,难道他是觉得自己的罪行不够。

  狠人,绝对的狠人,这么恶毒的事情都能做出来,而且还这么淡定,王天死在他手中,都不知道忍受了多大的折磨。

  他肯定是知道自己必死无疑,索性图个痛快,真是可悲啊。

  何青松面色铁青,咬牙切齿恶狠狠的看着李九天,他故意没有说后面两件事,就是为了给死去的王天保留一点尊严,毕竟被人切了那里,死了都不得安宁。

  “好,好啊,李九天,既然你都承人了,那你告诉我还有什么误会。你这般歹毒,对待同门都尚且如此丧心病狂,我北玄宗怎么会有你这样的弟子,今日老夫就要替宗门清理门户。”

  “不。”

  正当何青松杀机凛然之时,李九天突然摇了摇头,说道。

  “我虽然折磨了一番王天,可从来没有杀他。”

  “放屁!”

  何青松真是怒了,这臭小子现在竟然还敢百般狡辩,当他执法殿是什么地方。

  “你这孽障如此歹毒,还敢说你没有杀他。”

  “确实没有。”

  李九天当然不会承人,眼神一冷,气势丝毫不弱的反问道。

  “我倒是有些好奇,何长老一大早就派人来抓我,到底是哪只眼睛看到我亲手杀了王天,还是说何长老也只是道听途说,是非不分。”

  “大胆!”

  何青松怒喝一声,他现在真想一巴掌直接把李九天给拍死,冷哼道。

  “这些都是内门弟子齐翔和张天亲眼所见,然而你也承认了王天是死在你的小院之中,而且还对他如此折磨羞辱,证据确凿,你还有何抵赖。”

  “哦?”

  李九天轻咦了一声,幽幽的看向齐翔和张天,叹道。

  “两位师兄果然高风亮节,你们错手杀了王天,弟子知道二位师兄是一番好意,所以打算盖过此事,没想到二位师兄竟然主动来执法大殿认罪,在下佩服,佩服啊。”

  什么?

  这家伙在胡说什么,他竟然说王天是齐翔和张天杀的。

  瞬间,众人齐刷刷的眼神望到了这二人的脸上,齐翔面色涨红,愤怒的指着李九天,叱喝道。

  “李九天,你少在这血口喷人!”

  “翔师兄,你这是何意。”

  “哼,李九天,你休想胡搅蛮缠,昨日我和张天亲眼看到你折磨羞辱王天,他也是死在你的杀猪刀下,他脖子上的伤痕可以作为凭证。”

  李九天此时沉默了,神色还有些挣扎,犹豫不决的说道。

  “两位师兄既然都如此说了,那我再问两位师兄一句,昨日在我小院中,王天是不是擅自闯入,还妄想对我的婢女图谋不轨。”

  “是,但你也不能杀他。”

  “那我再问两位师兄,是不是亲眼看到我断他一臂,挖他双眼,废他修为,还切了他的命根子。”

  “是,你丧心病狂,无所不用其极。”

  “好,那我最后问两位师兄,你们是不是最后也闯入我的院中,突然对我出手。”

  “是,不过我们那是为了阻拦你杀害王天。”

  对于李九天的问题,齐翔和张天都没有否认,毕竟李九天杀人是事实,他们闯进去也是好意,宗门自然会从轻处置。

  “那就对了。”

  李九天突然一笑,邪魅的笑容让齐翔和张天突然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应该是两位师兄擅闯我的府邸,突然对我下手,我情急之下只好挥刀阻拦,可我修为低微,挡不住二位的攻击。刀刃被二位的灵气震断,掉落下去,一不小心才杀了王天。”

  “这也就是说,杀王天的,不是我,而是你们。”

  这。

  齐翔和张天顿时明白了,李九天昨日一直激怒他们,蹂躏王宣,就是要逼着他们进去,然后在设计将脏水泼到他们的头上。

  “李九天,你真是好狠毒啊,明明是你要杀王天,我们这才不惜触犯门规,为的就是阻止你痛下杀手。”

  “呵呵,你们哪知眼睛看到我要杀他了。”

  李九天眼眸骤然一冷,厉声质问道。

  “根据宗门规矩,擅闯他人府邸,主人有权处置。别说废了他的修为,断了他的手臂,哪怕我把他的肉一刀一刀切下来,只要不杀他,旁人也不得干预。”

  “倒是你们,竟然不顾门规,闯入我的府邸,杀我不成,却颠倒是非,妄图将脏水泼到我李九天的头上,你们眼里还有没有何长老,还有没有北玄宗?”

  齐翔和张天怔住了,面色惨白,手脚冰凉,惊恐的看着李九天,这个家伙实在太可怕了,竟然一开始就把他们算计到了里面。

  他们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承人了刚才的事情,现在想要反悔都已经来不及了。

  齐翔的眼中满是血丝,睚眦欲裂的盯着李九天,突然一动,朝着李九天奔了过去,发了疯的嘶吼道。

  “啊......李九天,我要杀了你。”

  李九天赶紧避开,还不忘喊道。

  “齐翔,你栽赃不成,竟然敢暴起杀人,实在是丧心病狂。”

  “何长老,你得救啊我!”

  他竟然向何青松求救,谁不知道何青松想除之而后快,但是这个时候,还不能让李九天死,哪怕他不出手,苏羽也绝对不会坐视不管。

  “够了!”

  一声冷哼,只见何青松大袖一挥,直接将发狂的齐翔给轰到一边,咬着牙,冷冷的说道。

  “齐翔,张天,你二人本是好意,但却铸成大错,念在你二人是救人心切,一时失手,罚你二人一年月俸,去枯木崖面壁思过吧。”

  哪怕何青松心中一百个不情愿也没办法,这么多弟子看着的呢,李九天蹂躏王天都在宗门规矩之内,王天的死,也确实是齐翔张天二人造成,这个惩罚已经很轻了。

  一直沉默的七长老苏羽此刻抬起头,看了一眼李九天,平和的说道。

  “李九天,大家毕竟都是同门弟子,下次若是再有人擅闯你府邸,切记不可如此羞辱他人,赶走便是。”

  一锤定音,风波平。

  何青松面色铁青的没有说话,只是看向李九天的目光中杀意凛然,这次处罚的是齐翔和张天,但何尝不是在打他何青松的脸。

  “散了吧,今日之事,你们都要引以为戒。”

  李九天拱了拱手,朝着殿外走去,到了门口之时,突然转过身,对着齐翔和张天说道。

  “我说两位,你们闯我府邸,断我兵器,虽然那杀猪刀不值一提,但杀一些猪狗不如的东西,却是格外的锋利。”

  “你们,得赔我。”李九天说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