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山河不长诀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退婚(19)

山河不长诀 含朝 4068 2019.07.13 00:06

  退婚(19)

  众人大骂着孟华文,烂菜叶和臭鸡蛋砸了孟华文满身。

  孟奉常站在众人后面,半遮着眼不敢看。

  算了,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要是不让百姓们发泄这一下子,这件事只怕是一直难了了。

  孟奉常正欲转身离开,人群中忽有人大叫道,

  “这不就是那个包庇朱氏的狗官吗?”

  听见的人都回过头来,孟奉常瞟了一眼满身污秽的孟华文,只觉得头皮发麻。

  不知是谁先说的人一句,

  “就是他包庇姓孟的和朱氏!”

  “抓住这个狗官!”

  而后众人都向着孟奉常的方向而来。

  孟奉常忙跑,但是跑不过众人,还是被围了起来,看众人来势汹汹的样子。

  孟奉常忙道,

  “我是朝廷命官,你们打我是要坐牢的。”

  一把菜头撞歪了孟奉常头上的冠,

  “我可去你的吧,你这样的人也是朝廷命官,估计这件事没爆出来之前,一定做了不少坏事!”

  “对,要是好官谁会去包庇两个作恶这么深的人。”

  “就算他是朝廷命官,法不责众,就是打了又如何!”

  见众人举起了拳头,孟奉常忙用手捂住脑袋。

  一个女子的声音响起,

  “且慢——”

  众人回头,梳妗缓缓走进人堆里。

  梳妗看着孟奉常,行了一个礼,标准规矩得挑不出任何错来。

  孟奉常以为梳妗是来阻止众人的,忙道,

  “本官可是九卿,若在你太尉府前被打,你太尉府必定脱不了干系。”

  梳妗不急不慢道,

  “孟大人,您是不是忘了什么?”

  孟奉常心里一咯噔。

  梳妗道,

  “当初,陛下是说,要孟奉常亲自上门道歉,要孟华文三跪九叩道歉,但如今只有孟华文在宫府前跪拜,您却不见踪影,您这般模样,难不成是忘了陛下的金口玉言吗?”

  梳妗态度从容,众人才觉出一丝不对来。

  是啊,孟华文错在个人,尚且三跪九叩,一个奉常,利用自己的势力遮掩罪行,作恶岂不更深?

  怎么可能孟奉常一点事都没有。

  梳妗缓缓道,

  “大人,您说您是来道歉的,还是偶然路过啊?”

  “若是来道歉的便罢了,若是偶然路过都不愿停留下来道歉,那您可就是抗旨不遵了。”

  “孟大人这般苦心经营,甚至攀上朱家以解决棘手之事,若是功亏一篑,岂不是可惜了?”

  孟奉常大惊,眼前女子是怎么知道他攀上朱家的目的的?

  眼前女子是宫家之人,那么…也就是说,宫家已经知道他挖空朝廷拨银之事了?

  孟奉常只觉得心跳加速,耳边嗡嗡地响。

  他不由得吞咽了一口口水,心跳得厉害。他努力使自己镇定下来。

  没关系,没关系,关大人收了他的银子,必定会为他周旋,如今宫家知道,可是宫家没有人在朝堂之上,宫韫和宫霑都在边疆。一时无法将这件事报上朝廷,就算知道了又有什么用。

  他还有周旋的时间,只要关大人站在他这边,又有时间,他一定能把这件事情压下去。更何况,还有那一位,孟家这么急着收敛财物可都是为了那一位,那一位绝对不会坐视不理的。

  梳妗笑看孟奉常,

  “奉常大人,您说,您是来道歉的呢,还是路过呢?”

  孟奉常结结巴巴道,

  “我…我是来道歉的,是来道歉的。”

  梳妗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那就请孟奉常站在孟公子身边等着吧。”

  孟奉常心里纠结,想着如何解决朝堂之事。

  他一步一步地挪到孟华文身边,仔细看孟华文,已是满身污秽。

  孟华文跪在地上,动也不敢动一下。

  众人义愤填膺,

  “还当官,这般纵容恶行,是将我们都当成瞎子不成?”

  “可不是吗,长诀小姐都被欺负成那样了,这狗官居然还有脸包庇。”

  “是官也是官里的败类!”

  时不时有人往孟奉常身上砸东西。

  孟奉常怕众人像打孟华文一般打他,忙道,

  “本官可是奉常,天子近臣,你们打了我,可是重罪,坐牢还是小事,要是本官发怒,在陛下面前禀告,你们可都要掉脑袋!”

  没想到民众并未退后,反而道,

  “你做了这样伤天害理的事情,就该打!”

  “打你又如何,俗话说法不责众,你激起了民愤,就该打!”

  孟奉常忙指着说话的人,

  “本官记住你了!到时,本官要算账,就第一个找你!”

  “还有你,你!”

  “本官全都记住了,到时候,一定要叫你们蹲大牢游街示众!”

  说话的那几个见孟奉常指着自己,一下子有些害怕。

  对方毕竟是奉常,要是真的记住了他们,捅到上面去,那他们可就真的得遭殃,到底了也不过平民百姓,怎能斗得过官。

  孟奉常见众人表情都有些戚戚和害怕,便心上一松,自得地道,

  “若你们再敢打本官,本官就要你们偿命!”

  众人心上仍有不甘,如今被孟奉常指着,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如此狗官,竟打不得骂不得,做了错事还如此嚣张,叫人心里窝火。

  众人看着孟奉常,眼神都几近要喷火了,但却都顾忌着孟奉常说的话,不敢上前。

  孟奉常自得地环视一周,知道众人不敢打他了,便道,

  “那朱氏,又非伤天害理,本官也不是刻意维护她,她与孟家根本一点关系也没有,本官又何来维护她之说。”

  “再者说了,对本官的儿子,你们打也打了,骂也骂了,还不够解气吗?”

  孟奉常一副小人面孔,强词夺理,众人恨得牙根痒痒。

  却偏偏什么都不能做。

  孟奉常正得意着,却见远处一人骑着高头大马前来。

  阳光倾斜而下,照在他身上,极尽慵懒自然,一身红衣外罩黑纱,举手投足间说不出的风流韵致。

  眉目俊美,带着些阴柔,有几分男生女相的意思,却偏偏不会叫人觉得他女气,反是风流潇洒,干脆利落,如风过竹林簌簌。

  孟奉常见关无忘前来,不由得喜上眉梢,

  “你们可看着了啊,这位大人可是与本官交好,是朝廷里掌管法度刑案的重臣,你们要是敢打本官,这位大人立刻就会把你们抓进大牢里治罪。”

  众人被威慑住了,廷尉可是大官,又是掌管法度的,要是真的如这狗官所说,这廷尉大人与这狗官是好友,那必定也是狗官,说不定真的会要将他们治罪。

  众人想着,却是对孟奉常更是恨得厉害,恨不得把他摁住暴打一顿出气。

  害了人还要这样嚣张,威胁百姓。

  当真是一个不要脸的狗官!

  关无忘骑在马上,众人纷纷让开一条路来,

  孟奉常忙上前道,

  “关大人是来阻止这些刁民辱骂朝廷命官的吧。”

  关无忘一双桃花眼微微弯起,他笑着,带着几分漫不经心。却没有回答孟奉常的话。

  关无忘没有停下的意思,骑着的马依旧漫步前进着,直直走到了宫府门口。

  孟奉常想上前,却见关无忘下马。

  关无忘站在宫府大门前台阶之上,自袖中拿出一卷黄帛。

  眼神有意无意略过孟奉常,孟奉常忽然觉得大事不妙,却没有时间去细想些什么。

  关无忘展开黄帛,高声道,

  “孟士林听旨——”

  孟奉常大惊,腿一软,扑通一声跪下了。

  众人大惊,面对圣旨,也都跪下来了。

  关无忘高声道,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奉常孟士林,为官多年,毫无政绩,尸位素餐,挖空朝廷拨予建造庠序预算上百万两,期间涓埃之处几不可数。”

  “贪墨修书四部八卷预算共七十八万两,亏空朝廷数百万两,期间民之赋税,外之贡赋,国与国互通有无之收益,尽数被孟氏一族贪墨殆尽。”

  众人闻言大惊,而孟奉常抖如筛糠。

  关无忘的声音高朗,

  “万万民,万万生之不可得,皆付诸流水,与奸佞为享,以致万民失所,刻骨流血之财尽被奸人所得。”

  众人听闻,心中不由得燃起熊熊烈火,这都是百姓的钱啊,是他们夜以继日,辛苦劳作得来的钱财,居然被一个毫无建树的狗官贪墨殆尽,这本是他们的钱啊!

  关无忘高声道,

  “今罢免孟士林奉常之位,判秋后问斩,其子刺字流放,发配边疆,永不叙用,此生不得回京,其余家眷,全数为奴,家产全数充公,以赎重罪,钦此——”

  孟奉常闻言,瘫倒在地。

  关无忘一步步走下台阶,将圣旨递到孟奉常面前,懒洋洋地道,

  “孟庶人,接旨吧。”

  孟奉常看见关无忘,忽反应过来,爬上前道,

  “关大人,关大人,你要救救我啊,你不是答应替我摆平了吗,你答应了的啊,我不能死啊!”

  关无忘一脚踹开孟奉常,淡淡道,

  “本官什么时候答应过你要帮你,你如今要死了,还要拉一个垫背的吗?”

  关无忘一脸的漫不经心,

  “孟庶人,本官劝你早早认清楚身份,别想着倒打一耙,诬陷忠良了。”

  孟奉常一口气提不上来,只知道指着关无忘,

  “你,你——”

  关无忘将圣旨一抛丢入孟奉常怀中。

  “孟庶人,可别怪本官没有提醒你,要是自己作孽还妄想拖别人下水,可是会死无葬身之地的。”

  孟奉常倒在地上,死死地瞪着关无忘,关无忘轻蔑地一笑,翻身上马,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关无忘便已远去。

  众人看向倒在地上的孟奉常,

  “我还以为他只是包庇朱氏和孟华文,没想到居然还贪污了朝堂和百姓那么多银子!”

  “那可是我们的血汗钱呐!”

  “我真恨不得打死他!”

  “他如今不是官了,还是罪人,就算是打死他又如何!”

  “说得对,这般欺辱百姓的东西!就算是打死他又如何!”

  一石激起千层浪。

  百姓的怒火被点燃,群涌而上,雨点般的拳头密密麻麻地落在孟奉常身上。

  孟华文看着,却不敢上前,手脚颤抖着,刺字发配边疆。

  他要刺字发配边疆,他该怎么办,他该怎么办?

  对了,他不得宫长诀原谅便不得起来,不得离开,如此,他便有机会留在长安,就算是被人人唾骂,也总比刺字流放的好。

  亦或是,若他能攀上宫长诀,攀上宫家,宫家自然会为他求情,那时,他便不用刺字流放了。

  对,只要这样,他便不用刺字流放了。

  孟华文想着,宫家的大门缓缓开了。

  一个着青衫的身影缓缓而出。

  清瘦窈窕,纤弱至极。

  众人见状,手上的动作停滞,都看向大门里走出来的那个女子。

  动若柳扶风,静若花照水。

  虽孱弱,面上亦无血色,一双水眸却似万千桃雨翩翩落地,似有无数离愁欲语还休,让人忍不住心生怜惜。

  风吹起她的衣袂和长发。

  步步走来,似神女下峨眉。

  印春山半晕新眉,破朝花一条轻翠。

  众人的目光不由得凝在了宫长诀身上,

  丹唇瑶鼻,墨发红颜,摄人心魄。

  众人呼吸一滞,只觉眼前不似凡界,明明门前一片狼藉,她却似走在青云之上,只疑是九重天仙贬谪下人世间。

  世上竟有如此女子,美得不似人间物。

  不仅是容貌,更是那双眸,清澈透亮,细看却欲语还休,似复杂似单纯,似动容似沉静,似能看透世间万物。

  步步走来,气度不凡。

  朱红的大门前,狼藉一片,而她立于狼藉之中,纤尘不染。

  不由得有人惊呼,

  “长诀小姐?”

  宫长诀轻声道,

  “长诀见过各位。”

  声音似江南烟雨楼下江,细而温润。

  众人只不忍心破坏这一场景。

  眼前女子孱弱纤瘦,带着有些病态的白,甚至能看见她脖颈下的青色血管。

  宫长诀咳嗽起来,梳妗忙上前扶住宫长诀,递上帕子。

  宫长诀拿着帕子的那只手虽手指修长,手腕却极细。

  宫长诀温声道,

  “长诀大病初愈,让各位见笑了。”

  有人大着胆子答话,

  “没关系,只要见长诀小姐无恙就好。”

  宫长诀道,

  “谢过各位替长诀主持公道,长诀感激不尽。”

  众人只觉得受宠若惊。

  忽然,宫长诀觉得有什么东西扯住了她的裙角,低头看,是一只脏污的手。

  孟华文道,

  “长诀,长诀,是我,我是孟哥哥啊。”

  宫长诀不显眼地后退两步,避开了孟华文,孟华文却还在靠近她。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