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山河不长诀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退婚(7)

山河不长诀 含朝 3187 2019.07.02 20:01

  退婚(7)

  宫长诀笑,

  “说得是。”

  朱钰却暗想,若是自己同左小姐去了,独留宫家大小姐一人在此,她便看不见宫家大小姐的动作去向了,万一宫家大小姐走动了,遇上华文哥哥怎么办?

  华文哥哥说已经三年没见过未婚妻宫家大小姐,定然不知道这宫家大小姐如今出落得如此标致,要是见着了…

  朱钰揪紧了衣衫,只怕是另一种光景了。她必定要拖住这宫家大小姐不让她四处走动遇上华文哥哥。

  朱钰道,

  “左姐姐,许是刚刚吹了风,我此刻有些头晕,想在这亭中坐坐,陪宫小姐说说话也是好的。”

  宫长诀点点头,看向左窈青,

  “那你便在此处坐会儿吧。”

  左窈青抬头,与宫长诀对视,又淡淡移开视线,

  “好,姐姐去吧,仔细也吹了风。”

  宫长诀转身离开,走得远了,回头看,

  左窈青淡淡地坐在那儿,把玩着石桌上的围棋,自己同自己下棋,而对面的朱钰嘴皮子张个不停,看样子想与左窈青交谈,却奈何左窈青根本不理她。

  梳妗道,

  “这会子她倒是撞上了硬板,表小姐生性淡薄,对不熟的人根本就不带搭理的,这会子怕是已经推算出了眼前女子为何人,只怕是更不待见了,哪还能同她结交交谈呢。”

  宫长诀笑道,

  “你听窈青方才说,叫我仔细别吹了风,是在笑我,叫我别跟那朱钰一样眼中迷沙子,被风吹得头晕目眩,分不清什么是好什么是坏,分不清什么是良人,什么不是。这风,我怕她指的是孟华文呢。”

  梳妗捂着嘴笑,

  “表小姐憋着坏呢,定是记恨您把这麻烦事丢给她,拐着弯骂您。”

  宫长诀笑笑,抬步走出回廊,入目是一处矮林,引导的婢女上前。

  宫长诀随婢女入林中,见林中一带流水蜿蜒曲折,沿流水两旁摆上了几案坐席,

  宫长诀淡淡道:“曲水流觞。”

  婢女惊讶:

  “小姐您是怎么得知的?此景正唤曲水流觞。“

  ”曲水流觞乃是我家小姐所创,除我之外,小姐还未将此名告诉过任何人呢。小姐您莫非是活神仙?”

  宫长诀道:

  “见一带流水蜿蜒过,脱口而出罢了。”

  曲水流觞在前世盛行,她被退婚后便对这些文艺诗书方面的东西多了些了解,自然是知道曲水流觞的。

  宫长诀道:

  “倒不知这曲水流觞竟是你家小姐所创?”

  婢女笑起来,眼睛笑得眯起,语气间颇是自豪:

  “我家小姐创曲水流觞已久,只是高门闺阁女子,名不宜远扬,故而不为人所知罢了。“

  婢女忽又叹道:

  ”说来也是。此种列席之法早已在长安中风靡,为才子文人书香客所追捧,可在贵族中却少有这样的列席,贵族举宴大多都是依门第爵位而列,场面也颇正式,曲水流觞的列席之法甚少被采用,实是我家小姐心中一大遗憾,我家小姐今日发帖诸家公子小姐,正是也有向诸贵展示此席之意,盼曲水流觞在长安贵族中也可有一席之地。”

  宫长诀道:“你家小姐倒也是个有心人。”

  婢女笑道:

  “正是如此,之前曲水流觞无名,为了向众人介绍,我家小姐绞尽脑汁,想了数日终于得了这个名字,虽简单,听来却似一幅丹青延展开,美妙至极。”

  婢女托着腮:

  ”不过…此前,曲水流觞之名唯奴婢和小姐知道。”

  婢女又转笑:

  ”宫小姐竟然随口便道出了曲水流觞四个字,实在叫奴婢惊讶极了,想来是您与我家小姐都是写诗论文的女中俊杰,英雄所见略同。”

  宫长诀道,

  “只怕是我远比不得你家小姐。”

  婢女道:

  “眼前便要开席了,宫小姐随奴婢来罢。”

  宫长诀道:“好。”

  微提裙,随步上。

  四周站了不少人,皆在交谈,一个着红衣的女子站在主位旁,眉目间落落大方,相貌明丽端庄,不甚惊艳但胜在耐看,端得住一袭红衣,正是丞相府嫡小姐申行姝。

  宫长诀上前,

  “申姐姐。”

  申行姝笑道,

  “你同窈青一般向来是不喜欢参加这些宴会的,倒没想到今日你二人都来了。且递出去的帖子十个有九个都来了,想是这春时菊花真的诱人了。”

  申行姝向来与左窈青交好,两人都喜欢诗书一类物事,自是惺惺相惜。因为申行姝与左窈青交好,所以连带着对宫长诀的态度也一向甚是亲切,只是宫长诀向来不怎么参加这些聚会,也就少机会见到申行姝,不然两人也极有可能是闺中密友。

  宫长诀低声道,

  “申姐姐,只怕你这春时菊花可没这么动人,我是来相看未婚夫的。”

  申行姝愣了一瞬,又笑道,

  “怪我,竟忘了你已许人家,我确实邀了孟公子前来,待会儿你便可看见了。不过你这丫头,怪是不正经的。”

  宫长诀笑,

  “申姐姐便笑我吧,你迟早不也是要嫁人的吗?”

  申行姝的脸微微羞红,

  “瞎说什么。”

  宫长诀道,

  “姐姐,这宴会上可有什么出众的俊杰,姐姐看中了定要告诉于我,我定然替姐姐相看一二。”

  申行姝笑,

  “你这丫头,竟还笑起我来了。待会儿行诗令,定叫你吃瘪。”

  宫长诀摇摇头,

  “可饶了我罢,今日未婚夫在场,你们可得给我表现的机会。”

  申行姝却道,

  “你看那处,是楚世子。”

  宫长诀顺着她的目光看向前方,

  有一人缓缓踏步而入,一身白衣,高大俊美,眉长入鬓,薄唇星目。一支玉簪挽起三千墨发。

  阳光被疏疏落落的树叶打散,落在他身上,斑驳点点,细碎的阳光愈发显得他疏离而淡漠,画面似静止似流动,静止的是旁人,唯他一人在画面中流转。

  风似乎停止了卷动,只为他的一刻惊艳。

  他步步踏来,似踏在天边扶扶摇摇的云上,踏在她的心上。

  宫长诀的瞳孔中倒映着楚冉蘅的模样。

  她脑海中,一袭白衣一跃落下万丈深渊,在深绿的山涧中,漫天翩飞的桃花,随风清扬的衣袂,红裙白衣身影相偎。

  转瞬间,她眼前画面消失,仍是他淡然走来的模样。

  这一世,她与他是陌生人。

  宫长诀握紧了手。

  楚冉蘅的目光似是看向她,再细看时,却又不是在看她,那般的疏离,似隔天与海的距离,遥不可及。

  宫长诀转开视线,申行姝道,

  “你还说我这春时菊花不动人,你看,连楚世子都来了,能不动人吗?楚世子可是连宫宴都甚少参加的人,这下那些拒了我帖子的小姐们恐怕要悔青了肠子罢。”

  见了楚冉蘅,宫长诀的心绪有些漂浮不安,她握住申行姝的手,

  “姐姐可知孟公子在何处?”

  申行姝笑道,

  “你看,便在西南方向那棵紫藤树下。”

  宫长诀抬眸看去,孟华文正与人交谈着,扬着手中的折扇,故作风流。

  孟华文感觉到有视线落在自己身上,忙抬眸看过去,却见一个貌美出尘的女子正看着自己,眸中情绪明灭不清。

  孟华文眼前一亮,仔细打量着宫长诀,这女子一双桃花水眸真真是美极,有多久没见过长相如此惊艳的姑娘了?

  孟华文见宫长诀一直看着自己,不由心思浮动,这姑娘一直看着自己,莫不是对自己有意?

  孟华文思及此,心下一喜。

  忙向宫长诀的方向走去,还刻意走得极慢,手里的折扇扇了几下,他状若无物,并未直视着宫长诀,只是时不时目光飘向她。

  申行姝笑,低声道,

  “你看,孟公子正向你走来呢。”

  宫长诀眯起眸子,眸色沉沉,看向正向她走来的孟华文。

  这一世,她不会再任人宰割。

  烈烈阳光灿烂而明媚,像极她投崖自杀那日。

  那日的艳阳,也是一样的灿烂,一样的明媚,极是刺眼。

  穿过重重树枝叶子投射在她身上,她的眼神阴翳却似地狱中爬出的恶鬼,不过转瞬间,她周身的阴霾便消逝,像是从未有过一般。

  孟华文道,

  “见过小姐。”

  宫长诀笑道,

  “孟公子可还曾记得长诀?”

  孟华文面色一变,眼前女子竟是宫长诀?

  孟华文上下打量着宫长诀,她一身青衣,没有过多的坠饰,反是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发间斜插一支长步摇,步摇上珠玉随她动作微微晃动,摇曳动人,虽清瘦却窈窕,一双桃花眸潋滟,丹唇瑶鼻,不由自主让人想起荣曜秋菊,华茂春松的句子来,真真是惊鸿游龙之貌。

  孟华文暗想,三年前宫长诀不过十二岁,当时竟未曾想过能出落成如今这个样子。

  孟华文暗暗后悔这退婚之事,如此美人,若得春宵一刻定然销魂,他竟央家中将这门婚事退了。

  不,这婚还没有退成,她与他仍是未婚夫妻。

  孟华文眯起眼睛,至于朱钰,他确实是有几分真心的,但是紧要的不过是为了朱家的万贯家财罢了,朱家一个溢满铜臭的商户之家,其庶长女有什么资格做奉常之家的正妻?他肯纳她为妾朱家便该感恩戴德了。

  往昔孟家吃朝廷的帐挪用了太多公款,眼下正急着要填补,娶朱钰不过也就是想借朱家的钱财替孟家补清这笔亏空罢了,这朱家的独女他非娶不可

  可宫长诀如此美人,只消看一眼便叫人难忘,只恨不得能春宵一度,他定然也不能退了这婚,两边都不能放,左右让朱钰做个平妻便是。

  过去倒是没想过,这宫家的姑娘竟出落得如此动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