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山河不长诀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退婚(14)

山河不长诀 含朝 3161 2019.07.08 01:28

  退婚(14)

  元帝凝眸道,

  “如今那故事中的奸人何在?”

  左御史高声道,

  “有一位,不是旁人,正是孟奉常之子孟华文。”

  “三年前,孟家与宫家订亲,而如今,孟华文在众目睽睽之下公然与他人无媒苟合,甚至已珠胎暗结,便一次次地到宫家退婚,羞辱臣的外孙女。”

  左御史步步走向孟奉常,孟奉常始终低着头不敢看左御史。

  左御史道,

  “而这位孟奉常,教子无方,还利用自己的势力替孟华文遮掩丑事,为得朱家小姐,从而得朱家家财,纵容朱家女对臣的外孙女下毒手,提剑行刺不成,便用发簪刺其要害,又将其推下楼,要将我的外孙女置于死地。”

  “人证物证俱在。事发后包庇朱氏,那朱氏到现在还逍遥法外!”

  “下如此毒手,便是要臣的外孙女非死不可,宫韫不在,宫家的尊严简直被踩到了脚底!”

  “卫国大将在战场上为大周拼命厮杀,而就在他拼死保卫的大周之内,他的女儿却被人如此欺凌,若大周的卫国将士知道了,该有多心寒!”

  左御史痛心疾首,字字掷地有声,大殿之上,唯他的声音响遏行云。

  言语并不十分考究仔细,一字一句却都是发自肺腑,众人寂寥无声,却都不由得有些被说动。

  一个弱女子,被人恶意退婚,未婚夫与他人的奸情被当众撞破,导致她名声有辱,还一次次上门退婚,这本就已是几乎要毁女子一生的举动。

  而后还对女子下此毒手,险些令其命丧黄泉。

  这简直是丧心病狂。

  一时间,众臣看向孟奉常的眼神都有些不善。

  而那些以往与孟奉常关系匪浅的大臣,则是盘算着,如今孟奉常必然要失圣心,自己自然要远离,免得惹了一身腥。

  大殿上数百人,各有各的思虑谋算。

  静谧得一根针落在地上的声音都能听得到。

  元帝微微眯起眸子,沉声道,

  “奉常何在?”

  孟奉常哆哆嗦嗦地站起来,上前两步,跪下道,

  “臣…在。”

  元帝道,

  “左爱卿所言可属实?”

  孟奉常紧张得咽了一口唾沫,却强装镇定,

  “陛下,臣…臣…有异议,朱氏确实谋害宫家长女,但臣与臣的儿子却是并未对宫家长女做任何事,臣承认自己教子无方,但御史大夫所言种种,臣确实没有做过。臣一向深知臣民二字,臣虽是臣,亦是民,何能以民之名辱民,臣怎会滥用职权来为任何人开脱罪名,此乃污蔑,臣是无辜的啊陛下!”

  孟奉常一脸被冤枉的委屈。

  左御史闻言怒发冲冠,上前对着弓着背跪在地上的孟奉常就是一脚过去。

  “放你娘的屁!”

  孟奉常一时没有准备,被踢翻在地。

  众臣见状,震惊之余,忙上前拉住左御史。

  左御史目呲欲裂,还要上前去打孟奉常,若非众人拉着,早已冲上前去了。

  左御史被人拉着,却仍斥骂道,

  “孟士林,你敢给我再说一遍你无辜!”

  “你敢说,不是你勾结上下,利用自己的势力拼命遮挡歪曲流言,还企图对我的外孙女倒打一耙!”

  “你敢说,你没有替你儿子和朱氏遮掩!”

  “小人!宫家看错你了,你一路走来,我女婿帮了你多少,你如今居然以怨报德,与你这种人结过亲事,当真是宫家的奇耻大辱!”

  “你个黑了心的白眼狼!我今日就算是撞死在这大殿上,也要拉你这老匹夫陪葬!”

  众人忙拉住左御史,孟奉常哆哆嗦嗦地从地上爬起来,头上撞起一个大包,哭着道,

  “陛下,臣没有,臣没有啊!”

  左御史闻言,血气上涌,将手中的笏板猛地掷出,正中孟奉常的后脑勺。

  孟奉常应声而倒。

  左御史嘴里还痛骂道,

  “有娘生没娘教的小人!”

  众人的表情如被雷劈了一般。

  戏园中,几个人寻到后堂,找到班主,

  “班主,这作公侯女者是谁?”

  “这公侯女辞藻华丽,大气磅礴,一针见血,只怕背后之人是当世大儒吧。”

  班主面露难色,

  “其实我们也不知道。这公侯女的戏本子是忽然出现在戏园子里的,悄无声息,无踪无迹,但因为大多文人轻视写戏本一流,所以写戏本子的人基本不署真名,时不时就会有一些戏本子自荐于此,所以我们也就没有去深究,眼下确实是不知背后之人姓甚名谁。”

  几人面面相觑,

  “那可有化名?”

  班主忙道,

  “有的有的,戏本子后面落款三十三天苍穹客,只是我们也并未听过一样的化名。却是是无迹可寻。”

  众人失望,

  “若是能寻得背后之人,我们倒还想请教一二。”

  宫府中。

  梳妗小心地扶起宫长诀,

  “小姐,奴婢瞧您面色好多了,今日要出去走走吗?”

  宫长诀抚住肩头,

  “算了吧,怕牵扯了伤口。”

  一个侍女站在门外,高声道,

  “小姐,宫中来人了,宣您入宫呢。”

  张容瑾动作一顿,转瞬又扶住桌子站起身来。

  梳妗忙扶稳宫长诀。

  门外的侍女道,

  “小姐,请您快一些,宫里的公公正在前厅等着接您呢。”

  侍女说完便退下了。

  宫长诀道,

  “梳妗,去给我寻一套浅色衣裳来。”

  梳妗小心地放开宫长诀,宫长诀扶着桌子,看向桌上的脂粉。

  梳妗拿出一套浅青夹白的衣裙,

  “小姐,您看这个行吗?”

  宫长诀转过身来,面色比之苍白孱弱。

  梳妗惊讶道,

  “小姐?”

  宫长诀接过衣衫,淡淡道,

  “受了重伤,总得有个受重伤的样子。”

  宫长诀视线扫过梳妗手中衣裳,

  “就这个吧。”

  宫长诀换过衣裳,自屏风后出来,梳妗扶着她到了前厅。

  正在前厅站着的大太监见宫长诀来,忙道,

  “见过宫小姐。”

  宫长诀点点头,虚弱地道,

  “公公久等了。”

  前厅中众人的目光落在宫长诀身上,她面色苍白,然一双水眸清澈透亮,却是几分哀凄,身形纤瘦窈窕,腰身极细,如弱柳迎风,苍白的面色反令她多了一股孱弱温婉的感觉,叫人不由得心生怜惜。

  大太监的声音有些尖利,然却恭敬,低着头未有直视,

  “宫小姐,这便出发吧。”

  宫长诀应是,随着宫里的马车到了皇宫。

  马车停下,梳妗忙扶着宫长诀下车。

  大太监恭敬道,

  “宫小姐请随着奴才来。”

  宫长诀点点头,随大太监到了引月阁,引月阁中正敲敲打打地唱着戏。

  而首位上坐着一个已过知天命之年的男子,龙袍加身,不怒自威,正看着戏台,周围落座皆是妃嫔。

  宫长诀握紧了手,眼中燃起熊熊烈火,

  记忆中,一个宫装的高傲女子站在满地流淌的鲜血之上,看着她,轻蔑道,

  “宫长诀,这就是你勾引楚世子的下场,你真以为宫家权倾朝野就坚不可摧了?”

  “本宫告诉你,父皇想除去宫家已不是一天两天了,所以哪怕是这么大的罪名落在宫家身上,父皇亦是查也不查就直接给宫家定罪。”

  戏台上,一个女子正哭泣着,一身素白,戏腔凄绝哀极,

  “小女常珏,长安人士也,想我误许婚盟,被奸人所害,名声尽毀,家室全休,雪飞上白练,六月下雪,三年不雨,堪比窦娥之冤,那斯乱纲常,奴恨不得将二人万剐,痛杀我娇资弱体闭泉台,落得悠悠流恨似长淮。”

  “可恨——可恨呀——”

  宫长诀站在戏台十步以外,面上毫无表情地看着首位上的男人。

  这个人,前世曾将宫家挫骨扬灰。看着元帝,宫长诀仿佛再见那暗无天日的地牢,满地流淌的鲜血。

  她心间的无名火燃起,十指紧握,手上青筋凸起。

  宫家代代为将,代代忠心耿耿,为了保家卫国,数个先祖死在与家乡浮云遮蔽千万里的沙场上,供奉太庙之上的牌位达五十七座,座座是血泪。

  可是,坐享其成的大宗不仅不信任宫家,反而利用百姓,利用宫家拼命保护的百姓来困住宫家,杀死宫家,仅仅是为了那无端的猜忌和对权势的欲望。

  看不见宫家满陌鲜血,为国鞠躬尽瘁,看不见宫家几乎连年都是满门白衣缟素,披麻戴孝。

  何其可恨,何其可悲!

  宫长诀握紧双手,牵扯了肩膀上的伤,强烈的痛意让她迅速地镇定下来。

  她抬眸,眸中的恨意一瞬随风烟沉寂。

  似乎从未存在过一般。

  引月阁前一陌桃花蓁蓁正盛,花瓣被风从树上吹离,随风悠悠荡荡落在泥土中。

  大太监道,

  “宫小姐,陛下就在那儿了,您且前去吧。”

  宫长诀轻声道,

  “多谢公公。”

  她垂眸,掩去眸中阴翳。

  宫长诀行至元帝面前,柔柔弱弱地一行礼,道,

  “陛下万安。”

  元帝看向宫长诀,见她一身素色,面容被衬得愈发孱弱温婉。

  元帝道,

  “平身吧。”

  宫长诀道,

  “谢陛下。”

  元帝道,

  “宫家姑娘,你可看过这出戏?”

  宫长诀摇头,

  “臣女自受伤以来便未曾出过门,自然是没有看过,但这出戏名盛长安,臣女亦有所耳闻。”

  元帝道,

  “那你可知这出戏讲了什么?”

  宫长诀道,

  “知道。”

  宫长诀一直低着头,一副怯生生的样子。

  元帝道,

  “怎的不敢抬头?是觉得朕看着吓人,会责罚你吗?”

  宫长诀跪下,道,

  “臣女不敢。”

  “毋不敬,俨若思,安定辞,安民哉。”

  “陛下端庄肃重,天家威严,乃社稷之福,只是臣女福薄,不敢直视,并非陛下之过。”

  元帝笑,

  “没想到宫家世代武将,倒出了一个读书的女儿,想来是因为到底是有左家的血脉。”

  宫长诀握紧了手,指甲嵌入手心,

  “谢陛下谬赞,臣女不过略识得几个字罢了。”

  元帝眯着眸子,看着戏台上咿咿呀呀哭叫的人,

  “说起左家,倒不得不说你外公,昨日左御史在朝堂之上,因为你,公然对奉常大打出手,他一向冷静自持,为了你,却是弃了所有风度,当真令朕不得不佩服这拳拳爱孙之心。”

  宫长诀垂着头。

  耳边依旧响起女子的戏腔,凄清绝望,山崩地裂。

  “常珏本是公侯女,

  家室鼎盛貌端庄,

  无奈一朝遇奸佞,

  性命家室两消亡。”

  她肩上的伤传来刺痛,她脑中愈发清醒。

  奸佞的又何止孟华文和朱钰,在她眼前高高在上这个男人,亦是奸佞谋国之徒。

  窃钩者诛,窃国者诸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