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山河不长诀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退婚(16)

山河不长诀 含朝 3085 2019.07.10 09:44

  退婚(16)

  左府书房中。

  左御史在烛火摇曳中落下一子,

  “楚世子为何手中会有孟家的罪证?”

  楚冉蘅紧接着在左御史旁边落下一子,

  “本来打算自己动手,但如今将罪证交给御史大夫,也算是物尽其用。”

  左御史要落子的手一顿,面色微变,

  “世子,定王一族与任何将门都不能有牵扯,更不能联姻。”

  “若是世子有心,就该知道,避而远之,对宫家,对你都好。”

  “你所想的,老夫明白,可坐在高台之上的人不会明白。”

  烛火毕剥地响,楚冉蘅抬眸看左御史。

  如年轻野马眸子般的眼睛里全是平静,丝毫没有被看穿心思的窘迫。

  楚冉蘅道,

  “父王死后,我便注定不会再以那人为尊,他可以是任何人的君主,却不会是楚氏一族的君主。”

  左御史沉声道,

  “楚世子,慎言,难道世子忘了定王殿下是怎么死的了吗?”

  楚冉蘅面上看不出表情变化,

  “自是不敢忘。”

  他捏着棋子的手却用力了几分。

  终是落下,正好堵住了左御史的白棋子唯一的气口出路。

  同时,楚冉蘅的黑子已将大半白子团团围住,白子动弹不得,被吃尽大半。

  左御史将棋子扔进棋笥之中,笑道,

  “楚世子的棋艺远在老夫之上,老夫怕是比不得了。”

  楚冉蘅道,

  “大人谦虚了。不过是大人让着我罢了。”

  “大人昨日在朝堂上表现得甚是精彩,虽是粗鄙之行,却值得众人称颂。”

  左御史笑道,

  “本来是依着计划要将情况有多惨说多惨,再顺势将事情闹大,为了宫韫和宫霑那两个小子,皇上不会置之不顾,谁知,老夫说着说着,这火气也上来了,长诀虽不是随左家姓,但到底是老夫的亲外孙女,她如此被人践踏侮辱,老夫怎能不生气。”

  “也就顺势多踢他几脚,打他几拳,就是这般朝堂受辱之后,明日他也还要在宫家门前公然道歉,他的儿子还要三跪九叩请求我外孙女儿的原谅,但是这些,比起长诀差点被毁了一生,这又算得了什么?”

  “待将孟氏一族贪污受贿的铁证交出去,让孟家身败名裂,人人喊打,如此才能解老夫心头之恨。”

  左御史朗声笑着。

  昏黄的烛光摇曳在楚冉蘅面上,晃来晃去,他的表情明灭不清。

  左御史道,

  “作为世子的忘年好友,老夫希望世子能寻一个自己喜欢的姑娘安安稳稳地过完一生,作为外祖,老夫却只希望你离她远一些,远一些,对大家都好。”

  楚冉蘅没有答复,烛光依旧摇曳。

  长街上,一个茶楼里传来说书的声音,

  “想必大家都听过了公侯女断发毁婚记。”

  “你们可知道,这故事里的主角是宫家大小姐?”

  台下的人嘘他,

  “早就知道了,要听这个,我们干嘛还来这儿啊,你得说点我们不知道的。”

  “是啊,要都听过还有什么劲儿?”

  说书先生安抚着众人,道,

  “我今日要说的,就是你们不知道的。”

  说书先生故作惊诧的表情环视一周,

  “昨日啊,陛下给长诀小姐做主了。”

  “什么!是真的吗?”

  “这可是好事欸。”

  “别打岔,陛下给宫小姐做的什么主啊?”

  说书先生得意地用扇子扇了扇,

  “陛下啊,责令孟家的长子,就是与宫小姐之前有婚约的那位,在宫府前三跪九叩求宫小姐原谅。”

  说书先生把三跪九叩四个字强调了一遍。

  众人欢呼,

  “干得好,这种负心汉,就该叫他好好被折辱一番才叫过瘾。”

  “活该!”

  “都是这姓孟的自己招来的,之前我可听说孟家打算在坊间放出宫家小姐不洁的名声来强行退婚,这等子人渣,还好老天爷收他。叫他奸情暴露,否则宫小姐清清白白的就要背负这腌臜的名声,可不就是明摆着叫人去死吗?”

  众人啧叹,

  “还好陛下英明,明辨黑白是非,要将姓孟的好好整治一番。”

  “我觉得可有点太轻了,宫小姐这又受辱又受伤的,他姓孟的轻飘飘磕几个头道个歉就完了?”

  “说的是,我也觉得太轻了,不得将这欺世盗名的人渣拉出来游街示众一番,怎么能解气。”

  “欸,你说要是咱们在他三跪九叩之时在旁边看着,给他扔烂菜叶臭鸡蛋,这不就和游街示众一样了吗?”

  “说得对啊!”

  众人眼睁睁看向说书先生,

  “姓孟的到底什么时候给宫小姐三跪九叩道歉?”

  说书先生不经意道,

  “自然是今天,如今快午时了,想来快了吧。”

  说书先生还没说完,一群人就起身向门外冲了出去,还隐隐听得见有人咒骂,

  “等等我。”

  “跑那么快做什么!”

  说书先生忙拦着还要向外走的听众,

  “诶诶诶,别走啊,我还没说完呢。”

  被他拉到的人忙甩开他的手,

  “快午时了,别拦着我。”

  “明日再听也是一样的。”

  不过片刻,茶楼里的人几乎都走光了,还剩了一个人在角落里淡定地喝茶。

  说书先生上前,好奇道,

  “这位公子,他们都走了,你怎么不走啊?”

  宫长诀撩起眼皮看说书先生一眼,随后又垂下了眼,端起茶杯淡淡道,

  “这茶不错。”

  说书先生:“……”

  长安街上,一群人扎堆站在卖鸡蛋的摊前,

  “老板,这鸡蛋怎么卖啊?”

  摊主笑脸相迎,这么多的客人,就是一人买一个,他也得赚多少钱呐。

  摊主将自己有些猥琐的笑收起,伸出一个大掌,道,

  “五文钱一个,童叟无欺,这条街上找不到比我这儿更实惠的了。”

  众人闻言,不约而同地点了点头,

  一个青年道,

  “那你这鸡蛋有臭的吗?”

  摊主忙道,

  “没有没有,我这儿摆出来的鸡蛋绝对都是好蛋,怎么会有臭鸡蛋呢。”

  众人听了,又不约而同地摇摇头,

  “没臭的?”

  “那有什么用。”

  “算了,去看别家吧。”

  “前面好像还有几摊。咱们去看看吧。”

  摊主忙拦住众人,

  “诶诶,怎么走了呀,小老儿这儿什么蛋都有,鸟蛋鸡蛋鸭蛋,您各位要不看看别的蛋,总有各位满意的。”

  一个青年道,

  “可你没有臭鸡蛋啊。”

  摊主懵了一下,试探道,

  “你…你们是要找臭鸡蛋?”

  说完还有点不自信,有谁会捡着臭鸡蛋来买,这不是傻吗。

  却没想到,眼前的人都如小鸡啄米一般点着头。

  摊主一拍脑袋,忙将放在地上的盆子拿出来,

  “小老儿刚刚是说,摆出来的绝对没有坏蛋,但是,这没摆出来的里面,坏蛋多得很,无论是臭鸡蛋还是臭鸟蛋,臭咸鸭蛋,小老儿这一应俱全,您各位别走啊。”

  摊主说完,又觉得自己自己疯了,哪有人愿意买这些个没人要的臭蛋回去,这不是没事找事做吗?

  但没想到,他面前的这些人看见他怀里的那盆臭蛋,各个忽然双眼放光,掏出钱来,

  “给我,先给我来十个!”

  “我要二十个!”

  “给我,先给我,我先说的!”

  “我翻一倍的钱!先给我!”

  “我翻两倍!”

  “别插队,我第一个说的!”

  “你别推我呀!”

  眼见着,眼前那一大盆满满的臭蛋就一颗不剩,而摊上的钱和银子越堆越高。

  摊主傻了。

  呆滞地看着灼眼的艳阳下,那勾肩搭背拿着臭鸡蛋绝尘而去的一行人。

  摊主的视线转回眼前空了的大盆上,摊主猛擦了一把冷汗,又拍拍自己的脸,他是在做梦吗?

  脸上火辣辣地疼,不对啊,他不是在做梦,那怎么这么玄乎呢?

  过了好一会儿,摊主才回过神来,忽然喜笑颜开,打开小摊后面的小门,大声地喊道,

  “老婆子,把昨天的臭鸡蛋都给我端出来!”

  “哈哈哈哈哈,终于等到这一天了,咱们要发财啦!”

  堂屋里一把笤帚扔出来,

  “去你的吧,拿臭鸡蛋洗澡啊你!”

  这一天上午,这一条街上卖鸡蛋的摊主都有了一段怀疑人生的经历。

  不约而同地探出头,看向一行拿着臭鸡蛋的人,看着他们越走越远,开心的笑还回荡在耳边。

  卖臭鸡蛋的摊主:“……”

  一行人浩浩荡荡地往宫府门口走,不知情的人还以为是有什么集会,也跟着一起往宫家走。

  一路上说说闹闹,大抵都明白了是做什么。

  看向众人手里的臭鸡蛋,手里没东西的人也买了烂菜叶坏菜头。

  队伍越来越大,还有人加入,

  “诶诶,你们这是干什么去啊?”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陛下责令孟家给宫家小姐三跪九叩磕头道歉,我们这是打算去看呢。”

  “真的啊?”

  “那是自然,圣上金口玉言还能有假。”

  “那我也得去看看。”

  “我可看公侯女这出戏看三遍有余了,天天守在园子里看,我可是看一遍哭一遍,每次看见那华生,可给我恨得牙痒痒喲。”

  “那就,走着?”

  “走走走,跟你们去看。”

  楚冉蘅站在楼台之上,负手而立,而楼台下,街上行人浩浩荡荡向着一个方向走去。

  关无忘坐在茶桌前,端起茶杯不紧不慢地喝了一口,

  “世子,如今还早呢,不若先坐下来喝口茶。”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