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山河不长诀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退婚(4)

山河不长诀 含朝 3108 2019.06.29 03:58

  退婚(4)

  宫长诀猛地惊醒,摁着自己的心脏急促地呼吸着。

  这梦中的…是什么?难道是前世吗?

  宫长诀摸着几案想点灯,却将案上的东西碰掉在地上。

  叮铛一声,在静谧的黑夜里格外刺耳。

  梳妗闻声,忙进入内室中,点起灯。

  “小姐,您怎么了?”

  宫长诀摇摇头,

  “无事,只是碰掉了东西。”

  梳妗忙将掉落在地的剑捡起,却看见剑上的穗子,道,

  “小姐,您不是说暂时不想用这穗子吗,怎么已经系上了。”

  宫长诀看向梳妗手中的剑,眸光凝在剑穗上,沉声道,

  “有些东西,自是早早归位的好,否则只怕横生事端。”

  梳妗似懂非懂地嗯了一声,拿着烛台放在几案上,烛光照亮了宫长诀的脸。

  梳妗惊道,

  “小姐,您的脸怎么这么苍白?”

  宫长诀道,

  “我无事,不要担心。”

  宫长诀透过纱窗望向外面,外面已微亮,

  “如今时辰几何?”

  梳妗道,

  “如今寅正三刻左右,就快到卯时了。”

  宫长诀道,

  “我想起身了,今日我需出门一趟。”

  梳妗点点头,

  “那奴婢传人伺候小姐洗漱。”

  几个婢女端来盐茶温水,宫长诀洗漱过,梳妗忙端上一杯清茶,宫长诀接过,浅浅地抿了一口。

  茶杯里袅袅升起的雾气中,宫长诀眼前恍然又是那深绿的山涧,漫天的桃花,一跃而下的白色身影。

  这是前世真实发生过的,还是她梦中所有?

  梦中依偎在他怀中的感觉如此的真实,像是真实发生过一样。

  无来由的,宫长诀相信那梦中的一切是真实发生过的,重生这种荒谬的事都发生了,她重见前世又有什么不可能?

  但她心中仍有疑虑,那个人当真如梦里那般爱她,爱到要随她坠崖殉情而去吗?

  明明他们之间,纠葛不过如此。

  宫长诀伸手按了按太阳穴,

  “梳妗,那药可买了?”

  梳妗忙答,

  “买了,不知小姐可是现在用?”

  宫长诀,

  “将药方上前四味药材和到一起,做成药膏,待我夜间睡觉再敷。”

  梳妗道,

  “是,奴婢这就吩咐下去。”

  梳妗转身退下。

  “等等。”

  梳妗回头道,

  “小姐可还有其他吩咐?”

  宫长诀道,

  “把从白茯苓、母丁香开始到最后的药材粉末混在一起装进香囊里,我有用处。”

  梳妗道是。

  到了辰时,宫长诀给左氏请过安,便和梳妗出府了。

  宫长诀带着锥帽,轻纱遮住了她的面容。

  街上人声鼎沸,

  “卖包子,热腾腾白乎乎的包子——”

  “冰糖葫芦——冰糖葫芦——”

  “藿菜,新鲜的藿菜。”

  一个妇人牵着孩子站在摊前。

  “这紫苏也太贵了,二十文都够我买斤肉了。”

  “大娘,我这紫苏可不是城郊的,是一大早从南城运过来的,可水灵了,您买回去尝尝就知道了……”

  “姑娘,捏个糖人吧,不好看不要钱。”

  梳妗摇摇头,紧跟在宫长诀身后。

  宫长诀听着喧闹的声音,只觉得这世间是活着的,每个人都是活着的,安宁且幸福。

  这是宫家所求,是宫家浴血沙场所换来的。

  可是上辈子,这一切都在她眼前灰飞烟灭,宫家守护的百姓再不信了宫家。

  对他们拳脚相向,请求处死宫家的呼声震天。

  宫长诀阖眼,眼前的一切都还安好,一切都还没有发生,她不该再想,不该再想。

  她长叹一口气,缓缓睁眼,

  “梳妗,咱们去钗梦阁。”

  钗梦阁是长安中有名的卖首饰的地方,向来是长安贵女们常去之处。

  钗梦阁外车马不少,看得出来,来往者非富即贵。

  宫长诀抬步进入钗梦阁中,摘了锥帽,不多时便有人迎上,

  “宫小姐,有什么想看的首饰,小的都可一一向您介绍。”

  宫长诀道,

  “你们这儿是否有一只叫珠帘簪的簪子?”

  引者喜道,

  “宫小姐真是好眼光,阁中确实有一唤珠帘的簪子,小的这就取来让宫小姐一观,还请宫小姐稍等片刻。”

  宫长诀坐在一旁的藤椅上,有人端上茶水。

  宫长诀轻抿一口,茶香四溢,想来钗梦阁生意红火多年不是没有道理的,连茶水这等小事都极精细,哪怕是只来了一回的客人都能记得清清楚楚,想是有些生意经的。

  宫长诀到底是将门之后,常去的总是些卖古董刀剑的店里,未被退婚前,她也常常跟着父亲叔伯射箭练武,像这等卖钗环首饰的店,她极少踏入。

  引者很快将珠帘簪呈上。一柄青玉簪上坠着长长的金线坠子,最下面是颗颗饱满的南珠,而玉簪簪体隐隐透着紫色,颜色极其瑰丽。

  宫长诀接过簪子,引者忙道,

  “这柄玉簪所用是难得一见的南珠,您看这大小,数千颗南珠中才能出一颗,颗颗都饱满圆润,连做簪子的匠人都说难得一见,而且这簪体虽是青玉,却剔透可见里面的一抹烟紫,也是极难得的,您气度不凡,正是能压得住这簪子的华贵。”

  宫长诀点点头,

  “梳妗,去付账。”

  引者喜形于色,忙带着梳妗去付账了。

  不多时,便闻一道突兀的声音在柜台处响起,

  “什么?已经卖出去了?”

  宫长诀回头,一个穿戴奢靡的紫衣女子站在柜台处,

  “这不是还在这儿吗,我不管,我可是特地一大早就来这儿就是为了这柄簪子,你们将它卖给我,要多少钱都由你们开。”

  掌柜的忙用汗巾擦着脑门上的冷汗,

  “朱小姐,这柄簪子确实已经卖了,要不您看看别的簪子如何?”

  朱钰道,

  “既然它还在这里,你们就得卖给我,至于那个付了钱的人,你们将她的钱退掉就是了,我光顾你们生意这么久,难道还买不到一只想要的簪子吗?”

  宫长诀抬步向柜台处走去。

  朱钰一拍柜台道

  “哪有这么多不行,你们说,这簪子卖给谁了?”

  掌柜的抬头,正好见宫长诀抬步缓缓而来。

  朱钰顺着掌柜的的目光,看向宫长诀的方向,宫长诀一身青衣缓步而来,气度逼人,明明是该洒脱温柔的青衫,在她身上,却让人想起那沙场上刀光剑影,旌旗飞扬,手起刀落,是黄沙纷飞,杀伐决断。

  她体态挺拔,神态淡然自若。一身青衣叫她看起来似高山上的一棵青松,清瘦而挺拔。

  朱钰不由得愣住了,这世间竟有能用青松二字形容的女子,她曾以为青松二字只能形容男子。

  宫长诀道,

  “这柄玉簪,是我买下的。”

  朱钰回神,

  “将这簪子让给我,我双倍给你钱。”

  宫长诀摇摇头。

  朱钰拧眉,双眸睁大,

  “三倍,不,四倍也可以。”

  宫长诀依旧摇头,

  朱钰面色大变,

  “四倍还不行,看来你是根本不打算让,要敬酒不吃吃罚酒了。”

  说着,朱钰抬起手,巴掌就要落在宫长诀面上,宫长诀抓住她的手,浅笑道,

  “既是这位小姐喜欢这簪子,我送予你便是,何必要以金相易,如此岂不俗了美物。”

  朱钰收回手,转而喜道,

  “你说的可是真的?”

  宫长诀道,

  “自是如此。”

  她笑着,眼神却尤自地狱中爬出。

  朱钰不由得背后一冷,再看过去,宫长诀的眼神却已如常了。

  朱钰松了一口气,想是她看错了罢。

  掌柜的已满头冷汗,这长安首富朱家虽是首富,但说到底不过是士农工商的最后一等,而朱家的女儿竟然敢伸手便在钗梦阁中打人,难道是不知道钗梦阁中来往者非富即贵吗。

  要是宫小姐真的被打了,只怕这钗梦阁就开不下去了,谁不知道太尉大人素得民心,手握重权,极得陛下信任,要是太尉大人知道他的千金在他这钗梦阁中被一个小小的商户之女打了,这钗梦阁只怕是……

  掌柜的忙擦汗,还好宫小姐大度,果然是将门之女,气度与那等子破落户自是不同的。

  朱钰道,

  “你怎么这般好心,该不会是要讹我罢。”

  宫长诀笑道,

  “不过是一柄簪子而已,借这柄簪子,我想同小姐交个朋友罢了。”

  朱钰道,

  “那你这个朋友我交了,我叫朱钰,是皇商朱家的女儿。”

  宫长诀淡淡道,

  “我记住了。”

  她面色淡然,手却在衣袖中握紧成拳,这是害她开始一切痛苦的人的名字,她怎么可能忘记。

  梳妗上前道,

  “小姐,这簪子您让出去了,明日的宴会上您戴什么,眼见着这簪子可是最配您明日要穿的衣裳了?”

  宫长诀低声细语道,

  “不过是寻常宴会而已,不必过分装扮,想来申小姐定不会因装扮简单这等小事而不悦的。”

  朱钰闻言却惊道,

  “你要去申小姐的赏菊宴?”

  宫长诀看向朱钰,故作惊讶,

  “怎么,可是你也要去?”

  朱钰拧眉,她自然是想去的,因为听说华文哥哥也会去,而且与华文哥哥有婚约的宫家大小姐也会去,她知道了这个消息之后,心急如焚,听闻那宫家大小姐虽腹中无诗书,却长得甚是貌美。要是华文哥哥对那宫家大小姐动了心,她和她腹中的孩子该怎么办?

  可是她身份不高,也没有与丞相小姐交好,丞相小姐根本就没有给她递帖子。她求了向来与她交好的少府大人家的嫡小姐,人家却嗤笑一声,说她不适合出现在这等宴会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