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山河不长诀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退婚(13)

山河不长诀 含朝 3307 2019.07.07 17:16

  退婚(13)

  左晋站在左御史身前,

  “祖父,今日长诀遭袭,便是与孟华文通奸的朱家庶女下的毒手,我们的计划绝不能再拖了。”

  左御史满头华发用木簪束起,一双眸精锐,又带着些温和,久经朝堂让他多了一股沉稳自持的气度。

  左御史道,

  “不,在此之前,我们还得做一件事。”

  左晋抬眸,

  “祖父?”

  翌日,后宫中妃嫔列座,钗环锦缎,衣香阵阵,世家夫人们亦列座与前,只是穿着打扮都不似妃嫔张扬。

  窦皇后坐在首位上,而左御史夫人刘氏坐在离窦皇后最近的地方。

  对面是戏台,红氍毹上,眸清唇红的正旦正拿着檀木扇子一步一步向俊朗多情的小生走去,

  “读了诗中句,肠断无,我与郎君三生结来缘分疏,一纸婚约恩情薄,相隔楚天隅,无计成婚,恩情虚负。”

  正旦泣,凄声道,

  “郎君爱慕那朱家小姐,何故要与我结此婚盟,害妾身怎挨彻久天冷朝暮,那朱家小姐毒意扯碎了鸳锦书,叫妾无颜薄命呵--”

  窦皇后,笑道,

  “左夫人是在哪儿寻来的这戏班,当真是比宫中的戏班唱得还要好些。”

  刘氏闻言,恭敬道,

  “这是长安城中的一个新班子,虽说是新,但身段唱腔都实不输给老班子,正是如此,妾身才想着引荐给皇后娘娘,也让众位娘娘欣赏一二。”

  窦皇后点点头,道,

  “左夫人有心了。但这出戏倒是新奇,闻所未闻,不知叫什么名字?”

  刘氏恭敬道,

  “回皇后娘娘的话,这戏名曰公侯女断发毁婚记。”

  窦皇后道,

  “是出新戏?”

  刘氏答道,

  “是,这故事是最近长安城中最红火的戏,大街小巷都在唱。”

  窦皇后点点头,笑道,

  “本宫倒是有心听,只可惜要唱完本,只怕是要好几天,不若左夫人将故事而后的去向都告诉本宫可好?”

  刘氏掩去眸中锐利,恭敬道,

  “是。”

  “这故事是由真实故事改写而来,公侯女常珏与奉常公子华生幼年定亲,然,华生却与朱家小姐暗中苟合,欲强行单方退婚,常珏抵死不从,华生与朱家小姐暗中计划要毁了常珏的名声以便退婚。”

  窦皇后旁边的陆婕妤面色一变,

  “当真是恶人,自己违了婚约,竟还要坏了人家清清白白的姑娘名声。”

  陆婕妤年纪尚轻,听及故事中人倒打一耙的恶行不由得义愤填膺,

  “要是我,定要先发制人,与那两个无媒苟合的恶人对簿公堂,叫他们得到报应。”

  窦皇后闻言笑笑,

  “你呀,做事总这么毛燥。左夫人还没说完呢。”

  窦皇后说完,笑颜却微微收起,如今陆婕妤正当宠,她得亲切且面面俱到才是。

  陆婕妤闻言,一双美眸盯着刘氏,

  “左夫人快说下去。本宫等不及了。”

  刘氏浅笑道,

  “结果,还未等华生和朱家小姐有所动作,他们之间的奸情就暴露了。引得众人嘲讽不屑。而常珏也断发毁婚,作废婚约。”

  陆婕妤闻言,面上带了笑,

  “我就说嘛,怎么可能让恶人当道。然后呢,是不是这两个奸人被浸猪笼,常珏也找到了如意郎君?”

  刘氏闻言,摇摇头,缓缓道,

  “并没有这么简单。”

  陆婕妤一瞬心揪起来,

  “那是如何?”

  刘氏摇了摇手中的团扇,笑颜收起,眼尾的皱纹收敛,面上带了几分严肃和沉重,

  “那朱家小姐怀了孟家的孩子。”

  陆婕妤失声道,

  “什么?那朱家的贱胚子岂非不用浸猪笼了?”

  依着大周的婚律,若有婚约,其中任意一方有与他人苟合的举动,当令其浸猪笼,且与其偷情的人亦然,但若是与之偷情之人怀孕,此人便可免除浸猪笼的处罚,毕竟孩子是无罪的。

  刘氏道,

  “远不止如此,那朱家的小姐眼看名声要败坏,为了防止常珏状告他二人,竟对常珏下了死手。用剑欲行刺常珏,眼见不成,那朱家小姐慌乱中拿起簪子刺向常珏要害。又慌忙将常珏推下了楼。”

  陆婕妤大惊,捂住了嘴,片刻后,又道,

  “那常珏岂不是死了?”

  刘氏点点头,

  “正是。”

  陆婕妤眸中几分不忍,连窦皇后都忍不住叹道,

  “当真可悲,被辱了名声还要被奸人害死。”

  刘氏亦眸中沉重。

  刘氏道,

  “远不止如此,常珏死后,华生与朱氏还颠倒黑白,常家因此失了圣心,人人喊打,最后甚至因为一点儿小错,满门覆灭。”

  陆婕妤一脸不忍,道,

  “到这儿就没有了?”

  刘氏摇摇头,

  “自然是还有的,常珏死后,两人的所作所为暴露,人人喊打,如过街老鼠,最后也受到了应有的惩治,文昌帝君仙游路过此地,见此二人作恶太深,便将二人变作蝼蚁,生生世世难见天日,又寻地府,将阳寿未尽的常珏救回。”

  陆婕妤听得极认真,眼睛一眨也不眨地看着刘氏。

  刘氏道,

  “文昌帝君将此事上报天庭,将常珏魂魄带到天庭中,玉帝知晓此事,知常珏受难太多,欲许常珏一愿以补偿。”

  陆婕妤追问道,

  “常珏许了什么愿望?”

  刘氏道,

  “常珏道,知恶人已得惩处,唯愿得一如意郎君,一生一代一双人,白头到老。再不负誓言。”

  陆婕妤道,

  “那玉帝赐了如意郎君给常珏吗?”

  刘氏轻摇团扇,

  “这是自然,常珏还魂归阳后,遇上了一位公子,正是新科状元,貌比潘安,才敌相如,两人恩爱一生,白头偕老,再无违背誓言之举。”

  陆婕妤听闻,笑道,

  “当真是个好故事。”

  窦皇后却微微皱眉,

  “本宫记得左夫人方才说这是真实故事改写而来,也就是说,并无文昌帝君与玉帝的插手救助,那真实故事中,常珏可是受尽磨难?”

  刘氏道,

  “当然,故事终究只是故事而已,据说这故事也就只到常珏受伤被推下楼,而后都是人为杜撰的。”

  陆婕妤惋惜地叹一口气,

  “那常珏也太惨了吧。”

  刘氏道,

  “娘娘不必伤心,恶人自有报应,老天有眼,定会加以惩处。”

  远处忽起一声高呼,

  “陛下驾到--”

  闻言,众人忙起身行礼,元帝走上前来,先扶起了陆婕妤,

  “怎的今日这般好兴致?”

  陆婕妤娇俏地道,

  “见到了陛下,臣妾自然开心。”

  元帝大笑。

  窦皇后面色阴沉。

  元帝看向满地行礼的人,道,

  “都平身吧。”

  “谢陛下。”

  众人落座,元帝坐在了首位上,皇后和陆婕妤坐在两边。

  元帝道,

  “这看的是什么戏?”

  窦皇后道,

  “是公侯女断发毁婚记。”

  元帝本只是随口一问,没有说下去的意思,便没了下文。

  窦皇后也只好作罢,眼睛却划过陆婕妤,锐利如刀戈。一瞬,眸中异样又消逝不见。

  台上的正旦正被小旦推下了台阶,正旦顺势滚了两圈便佯作死态。

  周围扮演民众的戏子惊道,

  “哎呀呀--杀人啊---”

  元帝陪着众人看了一会儿便离开了,离开前还带着陆婕妤。

  窦皇后的面色一阵青一阵白。

  而后座的刘氏看向戏台上的人,暗暗握紧了手中团扇。

  左家的外孙女,绝不可能任人欺辱。

  翌日,大殿之上,满朝文武肃立,穹顶上的金龙盘旋。

  元帝道,

  “众爱卿可还有他奏?”

  大殿上静谧一片,元帝旁边的太监就要高呼退朝。

  恰此时,众目睽睽之下,左御史手执笏板出列,

  “臣——有奏。”

  众人的目光都凝在左御史身上,他却撩衣而跪,

  “臣诚知朝堂之上当参报政事,但如今--”

  左御史回头看了一眼孟奉常,眼神冰冷如斯,孟奉常无来由地手一抖,笏板差点掉在地上。

  左御史高声道,

  “长安中有一个故事,流传甚广,如今更是闹得满城风雨,不知陛下可有听过。”

  “此故事名谓,公侯女断发毁婚记。”

  大殿上寂静无声。

  左御史的声音不高不低响彻在大殿之上。

  而孟奉常的心一揪,指尖冰冷,额头直冒冷汗,这公侯女断发毁婚记他自然是知道的,最近这些时日他不停地利用手下势力防止这个故事传播。

  元帝记起昨日陆婕妤缠着自己,要将新听来的故事讲给他听的样子。

  公侯女断发毁婚记……

  左御史道,

  “故事中,常珏被害身死,而后又死而复生,偷奸杀人的恶人也得到了惩治。”

  “可是--”

  左御史一个“可是”揪住了众人的心。

  这出戏如今谁没听过,传说中是以宫家的长女作的原型。

  左御史如今提出,只怕是有些人要遭殃了。

  左御史高声道,

  “故事中的常珏得了神仙庇佑,终得美满,可是现实中,真正的常珏却是被奸人所害,至今仍昏迷不醒!”

  元帝道,

  “这便是左爱卿今日要呈报之事?”

  左御史上前两步,大礼叩拜,

  “那常珏,不是别人,正是臣的外孙女,宫家的长女,宫长诀。”

  常珏,常珏,不就是长诀吗。

  殿上本来不明白的人也都纷纷明白过来,左御史这是要参孟奉常一本啊。

  孟奉常还没等左御史说完,就已腿软得站不住,咚地一声跪下了。

  左御史道,

  “宫太尉和宫大将军在边陲奋力斩杀外敌,而宫家的女儿却在皇城内任人欺凌,未婚夫与他人无媒苟合,辱及名声,被恶人用利器刺杀,还被推下了楼,如今依旧昏迷不醒,而恶人却仗着势力逍遥法外,这岂非是我大周的祸事!”

  孟奉常抖如筛糠,头也不敢抬。

  元帝凝眸,

  “我长安天子脚下,竟有这样的事?怎么不早呈报上来?”

  左御史道,

  “因为宫韫在外杀敌,无法护住自己的女儿。”

  “而臣也是不久前才知道,作为外祖,绝不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外孙女被奸人所害至斯,求陛下给臣,给臣的外孙女一个公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