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血雁魂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驱尸僧 第二章

血雁魂 九大行星 3234 2005.07.30 20:52

    阴冷的大雨已经无情地持续了三天三夜了,虽说此时已经到了晚秋时节,但西北山地的阴雨天气却始终没有间断过。

  泥泞难行的荒郊野路上,少女被强健的军汉狠狠地一把推dao在地,打着的竹伞旋转着滚落一旁。

  在她面前的是一支由五十余人组成的队伍,军士们都披着遮雨的蓑笠,四名高大威武的戎装都尉分四角护定被簇拥在队伍正中央的一辆 着厚重黑油布的双马车驾,车上的一切都是黑的,而车顶却悬挂着一面木窗大小的绣金纹草绿色旗帜。

  圣灵王朝自圣天·曦王结束创世之役之后,便下诏文武,文臣法定家徽绣金纹,武将法定家徽绣银纹;又按俸禄高低将爵位分为翡翠、水蓝、朱红、青黛、草绿、土黄六等;数百年来始终未变。不过草绿级官吏除了贴身仆从之外,能够带上几十人的护卫队也绝对算得上大排场了。

  “他娘的!大雨夜不好好在家呆着,在这荒山野岭里乱窜···说,你到底是人还是妖!”神情凶恶的军汉唰地抽出腰刀,怒目粗声冲女孩吼道。

  “军爷,我是清喜县人,正准备去喜来县的奶奶家去······”女孩怯生生地答道。

  “清喜?方圆百里地谁他娘的不知道那个破县正闹尸妖呐,县令都叫人给宰了,我看你是不是妖魔派来的奸细?”军汉又紧逼一步。

  “小丫头,你要是识相就放老实点儿。”一名圆脸都尉狞声笑道,随手拍了拍腰间的重剑,“人也好,妖也罢,老爷我可是都猎杀过哦。”

  可怜的女孩连附和着点点头。

  “把你的包裹拿过来,老爷要盘查!”都尉喷着满嘴的酒气冷笑道。

  女孩听罢不禁变了脸色,急忙死死抱紧怀里的印着白花的蓝布包裹,不顾满身的烂泥浆扑到在马车的轮边,苦声哀求道:“大人啊,我爹娘都叫尸妖给害死了,家里就这么点儿可用的东西了,求求您就可怜可怜我吧!”

  “小娃娃,这你就不对了,查清你的行李,是为了证明你的清白呀。”乌黑的车帐微微撩开了一个缝,里面传出了一阵猥亵的笑声。

  “大人······”女孩边哭着边要去扒车帐。

  “去你妈的!”另一青面都尉赶上前一脚踹翻女孩,“贱娘们儿,瞧你这脏样,也配碰大人的车子!”

  白花儿包裹掉落在地,里面的东西散落一地:不过是几块干巴的棒子面饼,几件换洗的粗布裙衫,袖口的夹缝处,藏着仅有的几枚铜钱也被抖了出来。

  “驴球子的!”圆脸都尉骂了声粗口,“还真是个穷光蛋!”

  “不过小脸蛋儿倒是说得过去!”青面都尉强行用力扭过女孩的面颊,坏笑道:“不如让爷们儿尝尝滋味。”

  “好,把她带回去给老爷挠痒痒!”

  “大人,您今儿就让这小****好好犒劳弟兄们吧!”人群中不知是谁怪叫一声。

  在众军汉的淫笑声中,女孩忘记了反抗,僵硬的表情毫无生气,目光不离路旁,仿佛心甘情愿地接受了命运的折磨。

  红袍银刀的年轻武士穿过杂草丛生的泥路,就这样坦然自若地出现在了女孩的面前,他的脖上,还挂着阴森的头骨念珠;可能是迫于武士身上摄人的气息,刚刚还笑得特别放肆的军汉们都停住了口。

  “什么事?”车里人问道。

  “老爷,有个背刀的小子······”圆脸都尉颤声答道。

  “哪来的不知死活的小贼,敢挡官家的车驾!”青面都尉壮着胆子怒声喝道。

  “放开你的脏手。”武士的语气甚是高傲。

  女孩盯着他的双眸间竟好像闪过了某种厌恶。

  “小子,你不知道老子是谁吗?”车里面显然叫面前这位不速之客的不屑态度给搞得坐不住了。

  “绣金纹草绿旗,不过是个地方小官罢了。”武士正帮女孩整理着地上还可以要的东西,不动声色的答道。

  “好狂的口气!”车里冷笑一声,“瞧你银带红袍,难不成还是朱红级的侯爷?”

  “这与你无关。”

  “小杂碎,难不成侯爷的公子能到这穷地方来踏青?听好了,老爷我可是喜来县的县令朱德海,你竟敢勾结清喜妖女,给我绑了!”

  “朱德海吗,我记住了······”武士的眼中突然发出了凶色。

  “小贼找死!”四名都尉仗着人多,各自抽剑出鞘,从四个方向杀向他。

  雨还在淅淅下着,雨水落在武士挂着诡异笑意的嘴角,墨蓝色的眼瞳目送这屁滚尿流的车队离去。

  “多···多谢公子搭救······”女孩轻轻弯腰答谢。

  “你叫什么名字?”武士微笑地问。

  “我···我叫小蝶。”女孩羞涩地回答。

  “我叫宇文血雁。”血雁从衣襟中掏出了几块碎银,递了过去。

  “谢谢。”小蝶也不客气便接过银子,又有些害怕地瞧瞧倒在地上的四具都尉尸体,“雁大哥你刚才杀人的样子真吓人呢!”

  “老天是不会在乎一两个恶人的性命······后会有期。”血雁扭头欲走,谁料却被小蝶从身后拽住袖子。

  “雁大哥,雨这么大,去我家坐坐吧,奶奶见到你一定高兴!”小姑娘羞红了脸庞,语气却是格外地坚定。

  血雁忽然无奈地叹了口气,想自己自幼与刀为伴,手下亡魂无数,竟没有学会怎样对付撒娇的女孩。

  广袤的树林间,一间简易的小木屋于其中坐落。

  借着微弱昏黄的烛光,血雁用管小蝶要来的干布擦拭着粘在战靴上的泥灰,他的身边坐着位头发花白,体态瘦削的老婆子————小蝶的奶奶。

  “哎呀呀,可怜我们家小蝶啊,死了爹妈,今日若不是碰见雁公子这样的好人,定叫那黑了心的赃官给糟蹋了,唉·······多亏雁公子啊···老天保佑您全家大富大贵啊······”

  老奶奶感激的不知对血雁念叨了多少句一模一样的话。

  “这老太太少说也过古昔之年了,儿女不在身边,密林之中又没有街坊邻里,平素的生活难不成都是一个人料理?”血雁心中偶尔也不禁恍过一丝疑惑。

  喜来县,衙府。

  五个戴着半黑半白狰狞面具的灰衣人,踏过遍地支离破碎的尸骸,将一名黑瘦的锦袍男人围在中间。

  “不······不要啊······”男人已是惊的满裤子屎尿,失控的脸孔上也看不出是哭还是乐。

  “朱大人为何要惊慌啊?小女子可是特意来为您挠痒痒来了呦。”窗外,传来了少女的玲玲笑声,“他们五个的手艺可都是一流的,包把您伺候得舒舒服服;让本宫给你好好解解痒······”

  “先是脚。”

  骨裂声,然后是杀猪般的怪叫。

  “再是胳膊。”

  “然后是耳朵。”

  “接着是眼珠。”

  “最后是···脑袋。”

  朱德海垂死挣扎的一声惨呼与少女得意的大笑混在了一起。

  “您们替本宫细心招待这家人,嘻嘻······本宫还得赶回去陪奶奶呢,还有那个笨驴大哥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