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游戏异界 王者荣耀直播穿越系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二章青丘殁

  天空中狂舞暴怒的白龙宛如灭世的魔神,乌云遮天蔽日,狂暴的雷蛇在云层中闪烁,几乎是转瞬间,天地间便飘扬起了鹅毛般的大雪。

  龙族如今虽然还没有成为炎黄图腾,但其天生便能御雷电,掌风雨,威势哪怕在神兽这一行列中也属顶尖。

  所以纵然是拥有千年修为的强大青丘狐,仍旧不是其对手。

  这不是体内能量强弱的缘故,也不是属性差异,而是这两个种族的天赋点的不同,相比青丘狐,龙与蛟之民明显在战斗上更胜一筹。

  就好比同样是六年级小学生,一个拿着枪,一个赤手空拳,就本质而言,他们的确不分伯仲,但战斗力就差远了。

  当然这只是个比喻,他们间的差距还远远没有这么大。

  ......

  随着白狐的无声无息的脚步在大雪中渐行渐远,他那雪中精灵般的身影也消失在了一片苍茫的白色世界中。他仍旧走着,直至一处寒冰组成的高台,才戛然止步。

  他伸出前爪,按在高台的正中央。

  下一刻,厚实的冰盖吱啦啦分开,宛如大门,层层冰阶绵延而下,两旁的白狐匍匐在地,虔诚行礼,恭迎青丘之主。

  他步入了他的冰下王国,厚实的冰盖与岩层下,是崎岖坎坷,不知多少条通道所组成的山中之城,若有敌来攻,虽千万人徒劳矣。

  白狐面无不表情地定了点头,沿着阶梯继续前进,头顶丛生的冰簇宛若长矛,对于任何一个入侵者而言,这都将成为致命的威胁。

  直到那道白影消失在阶梯的拐角,身后才响起了一阵窃窃私语,那是作为守卫青丘门户的两只白狐。

  “白主怎么又惹到龙主了?”

  “嗨,这你就少见多怪了,他们两个只要一见面,有哪次不打起来的?依咱们白主那个性子,龙主那暴脾气能受得住才怪!”

  “也是,不过最近不是要打仗了吗,白主和龙主会不会影响到......”

  “放心!过不了两天,这两位肯定又会和好如初。”

  身后响起的笃定言语终究还是让,白狐坚定的脚步有了停顿。

  他转过头,清冷的眸子透过层层寒冰,凝视着天空中愤怒咆哮的白龙,乌云渐散,白龙即将离去,

  他回过头,叹了一口气,心里面终究还是闪过了一丝落寞。

  “这次......不会再和好了。”

  转头。

  离开。

  再无悔。

  “千年的友谊......”

  “亘古的盟约......”

  白狐的眼神中闪烁着执着的光,不仅仅是为了信念,也是为了青丘的存续。

  战火不起,谁敢轻言结局?

  谁又知道你白龙看到了的所谓天机不是有熊部希望你看到的?

  天机早就被蒙蔽了,我们都是在赌啊,白龙!

  青丘不是你们蛟之民,战力强悍,哪怕战败,顶多遁入深海,依旧能生存。但我们输不起,所以我们只能选择最强大的一方,就目前来看,九黎远比有熊更加强大。

  他苦笑着摇了摇头,这些他没说出来,但哪怕说出来也不会有任何意义。他太了解自己的这个朋友,刚愎,自负,霸道,似乎自己所见的龙都是这幅德行。

  他不会听他的,只会要求他听从他的一切。

  所以他不会劝,因为没有意义。

  谁都知道青丘与蛟之民联合在一起才是最佳的选择,谁的出发点都是好的,谁都希望各自族群都能存续下来,但同样的......谁也都说服不了对方。

  这是理念之争,无关对错。

  他不怪白龙,同样,他也问心无愧。

  哪怕再见之时是为仇寇,哪怕割雪断义——白龙,青丘终究要比你我更重!

  .......

  三天后,青丘与九黎会于涿(zhuō)鹿。

  一场决定未来神州命运的战争即将爆发,蚩尤集结九个东夷大族,并兄弟八十一人,兽身人语,铜头铁额,食沙石子,造立兵杖、刀、戟、大弩,军势如火,携败炎帝部族之威,与炎黄联盟对峙于涿鹿。

  两个大型部落联盟共计数百部族,近十万大军,便在这一片古老的土地上拉开了整个神州有史以来最为庞大的决战的序幕。

  毫无疑问,本就比炎黄部族更加强悍的蚩尤部族凭借着贯穿于骨子里的凶悍从一开始便占据了上风,九战皆胜,士气大振,一度达到了巅峰。

  但这不过小胜,当九黎联盟发现一连九次战胜仍旧未能击败炎黄联盟,开始酝酿更加恐怖的攻势,然而白龙肆虐,驱散风伯雨师,两军对垒,炎黄联盟居然仍旧在那个手握圣道之剑的姬有熊的带领下,成功抵住了九黎部族的攻势。

  仿佛是过山车终于越过了最高的那个顶点。

  自此,九黎巅峰之势彻底被遏,由盛转衰。

  战势如同燎原的天火愈演愈烈,没有人能够置身于事外,青丘之民在青丘之主白的带领下终于参战。

  在这些擅长幻术与法术,灵敏无双的狐族的帮助下,九黎一度取得了一系列的小胜,但很快,强大的蛟之民便出手了。

  这些本来在另一片战场打得九黎部族连吞败果的蛟龙根本就不是青丘之民所能抵抗的了的。

  起初,双方还在各自族长以及千年延续下来的友谊的约束下,打得束手束脚,但随着战势愈演愈烈,直到某一次小规模的战斗中,蛟之民帮助炎黄联盟击杀了一队青丘狐,血战彻底拉开序幕。

  当今的局势宛如一只疯狂的蛮牛,已经不是任何人所能控制得了的了。

  仇恨与鲜血渐渐掩盖了曾经的友谊,杀红了眼的两族心底埋葬着对对方的不满与愤恨,以往所潜伏在漫长友谊中的杂质顷刻间引爆。

  这使得两族之间的仇恨甚至还要更甚于敌人的范畴。

  再见是为仇寇,如今,他们之间就互为仇寇!

  他望着那些强横无匹的对手,望着昔日的好友,此刻在战场上无可阻挡,呼风唤雨的白龙,望着庞大如山岳的夸父推金山倒玉柱般化作桃山,望着那一个个凶悍的蚩尤兄弟被斩落头颅,焚烧成灰......

  一个又一个的青丘之民战死。

  战争的天平渐渐倾斜,他这才意识到,得到了天神襄助的炎黄部族可能真的是承天之命。

  天不容你,焉能活命?

  甚至白狐心底隐隐产生了一种,自己做出这样的选择都是冥冥中注定的一般,好似他青丘之民本就注定要死,他蚩尤九黎本就注定要为一个掌控人间的帝王以骸骨铺路。

  他的选择错了......

  但此时已经没有退路。

  战火依旧,双方都死伤惨重随着夸父部族族长的战死,其族人十不存一,仅存的那些夸父族人也已撤出联军,试图保存夸父最后一丝血脉;一个又一个小部族退却,臣服于圣道君主姬有熊的麾下;大势已去。

  在这种越发惨烈的局势下,强如拥有千年修为的神兽白狐也终究受了伤。

  那是一个无比强悍的女子,召引天火,无物不焚,为天神下界,其名为魃。

  千年神兽又如何?能力敌天神又如何?

  那是天女,哪怕在天界也是最顶尖的存在,他能活下来,只断一条腿,已经是他狐族九命的造化了。

  终于,瘸着一条腿的白狐望见了那个男人,手持铭刻日月星辰,山川草木的狭长铁片,据说为天命之主,人族未来的主宰,有熊部族的族长——姬有熊。

  白狐凝视着那把剑,目光闪烁着疑惑:“那是什么?”

  疲惫的蚩尤沉声道:“是剑!”

  剑现在还非流行武器,甚至可以说很少见。

  最起码直到现在,白狐也就见到这么一个人会使这种武器。

  但不知道为什么,他一看见这把剑,便油然而生一种自己也应当用剑的想法。

  毫无缘由,仿佛冥冥之中注定,就像白龙第一次化作人形就选择了一杆大枪来作为武器一样。

  这就是他的天命武器?

  他退却了。

  不是惧怕那个炎黄部族的领袖,而是觉得——他也需要一把剑。

  他蹲在被天女魃招引而来的天火焚烧,只剩一片焦黑的树桩上,前仆后继的炎黄联军淹没了他,转眼间便被寒冷的狐火冻熄身躯,焚尽魂灵。

  这一蹲便是一天一夜。

  第二天起,一股剑意突然涌现,紧跟着汹涌的剑气自其身周汹涌而出,顷刻间撕裂了木桩,仿佛一条大江大河拦在了炎黄联军的面前。

  那股剑意不算很强,但却带着一股硬生生要逆转天命的执念,带着作为历史洪流之下,注定要被碾为粉尘,成为天命之主的踏脚石的不甘悲鸣。

  而就在这漫天飞舞的碎屑之中,枯木化剑!

  他拥有了一把剑。

  没有任何花纹铭刻,只有木质的纹理,在火焰与寒冰中沉浮。

  他变作了人。

  他凝视着战场,千百壮硕能生撕虎豹,拳碎巨木的炎黄联军扑来,他挥剑,掀起血雨腥风。

  那宛如大河一般的剑意长河横贯了整个战场,死尸累累,他的眸子渐渐闪烁起了妖异的光,杀人无计,功德尽毁,他再不是神兽,而是妖!

  一只拥有千年修为,妄图逆天改命的大妖!

  他紧握着长剑,仿佛脱胎换骨。那股熟悉感越发浓烈,他不知道这种感觉源于何方,但他知晓,自己徒有强大神力,却无杀人利器的缺点将会被弥补。

  “此战,还没有输。”

  他呢喃着,眼前闪烁起了一道希望之光,仿佛他真的能够逆天改命。

  没有人知道,在融合了后世越发精妙的仙剑之道后,解锁了神来之笔,将进酒,大河之剑的白狐将会在这还相对原始,一般仅靠强悍法力对轰的神话时代展现出怎样的锋芒。

  天空中的白龙注意到了自己的这位老友,他有些疑惑,狐狸怎么会变得这么强?

  所以他昂首嘶鸣,巨首自云雾中探出,风雨雷电伴随,向着披白裘的剑手迎了上去,他希望缠住自己的这位老友,不要掺和进那越发危险的战局。

  这是好意。

  然而没有人会领情。

  所以——

  他被一剑斩得漫天龙血,鳞片纷飞。

  仅仅一剑,强大的白龙险些被剖开肚子,他骇然地望着那昔日熟悉的老友妖异的眸子,在那里,杀机凛然。

  然而终究,直到他彻底逃离这片被剑气笼罩的土地,那一剑也没有斩出,他终究还是留了他一命。

  但命运就此而改变,未来再也无法确定。

  本不该死的白狐或许也将死在这片土地上,这或许也算是他逆天改命了吧......尽管这结局可能要来得更加悲惨得多。

  ......

  涿鹿之战最终还是以炎黄联盟的胜利而告终了,哪怕他白狐再强,终究不是开了挂的真命天子的对手,逆天改命说起来容易,但除了那些越发泛滥的网络小说里,还有谁能做到这一点?

  历史大势,容不得如芥粉蝼蚁般的小角色跳出来阻拦,哪怕他是青丘之主,古往今来最强大的妖狐!没有之一!

  他的举动更像是对着历史的车轮不甘反抗的螳螂,纵然掀起一时的波澜,也终将被车轮辗轧,化作腐朽的尘埃,然后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渐渐成为神话中一笔带过的反派人物。

  或魔王?或妖邪?或九黎的大将?

  一切都不重要了。

  九黎残军在蚩尤的带领下撤往了青丘,那里易守难攻,是他们最后可以依靠的防线,然而正如同青丘狐族的所作所为一样,他们的所作所为太渺小,充其量不过是败犬的挣扎。

  这一注定将为炎黄灭亡,虽雄才大略,仍旧无力回天的霸主蚩尤就像后世垓下的霸王一样,无论是谁,都已然能够发现,九黎已然走上了穷途末路。

  白雪滚滚中,一道身影自风雪交加中走出,他扛着长枪,头戴龙冠,傲气不显,但却仍旧强大,那日不过是他大意了,否则纵然不敌白狐也未必就能被如砍瓜切菜般击退。

  白狐化作的男子面色淡漠,望着眼前化作人形的白龙。

  他紧握着残损的,像是可笑的玩物的木剑,脆弱不堪,仿佛风吹便折。

  然而现如今谁都不会这么想,尤其是在现在,那把木剑经由鲜血浇灌,凝聚了森然杀机之后;在真正强大高手眼中能够看到密密麻麻令人浑身恐惧的尸山血海,亡灵哀嚎的场景之后。

  “狐狸,投降吧,大势已定。”白龙冷漠道,他的胸口的铠甲有一道很严重的破损,血肉已经愈合,但作为他鳞甲化身的铠甲仍旧没有重新长出。

  “青丘赌输了。”白狐面无表情的脸上终究泛起了一丝苦涩,“答应我,替我保留青丘最后一丝血脉。”

  白龙皱眉:“你呢?不要再固执了,跟我走,我带你去像黄帝请罪......”

  “黄帝?”

  “这个称呼不好。”

  白狐罕见地笑了,笑容明媚,宛如亘古的朝阳,仿佛有冰川碎裂,大地重新拥有脉搏,喷吐着富有韵律的呼吸:“姬有熊不会放过我的。”

  为什么?

  因为他不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