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游戏异界 王者荣耀直播穿越系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暗影

  在任何时代,逃兵都是不会被宽恕的对象,士兵可以酗酒,可以赌博甚至可以烧杀掳掠,成为一个不折不扣的恶棍,但他绝不能失去勇气。

  李白不确信自己能够做到这一点,作为现代人,为了一个信念慷慨赴死是一种很难想象的事情,他敬佩这种人,却不希望成为这种人。

  “把你路引拿出来,某要交给主簿入册。对了还没问你叫什么名字?”郭虔瑾问道。

  李白微怔,啥玩意儿?咋还要路引?

  郭虔瑾皱了皱眉:“没有路引吗?那你还是滚去修长城吧。”

  说罢转身就走。

  李白先是一愣,着急了,随即就看到郭虔瑾哈哈大笑了起来:“行了,开个玩笑,料想胥吏也不会为你开具到西域的路引,你叫什么名字。”

  “李白。”

  “有表字没?”郭虔瑾捋了捋胡须,看那架势,李白若是说自己没表字,可能还要现给李白起上一个。

  不过也无妨,取表字一般是师长和父亲的事,李白知道,若是郭虔瑾为自己取了表字,自己立刻便会跃升为其心腹,这种关系类似于明清科举中座师与学生的关系,已经很亲近了。

  不过他还是道:“已有表字——太白。”

  既然占了王者荣耀青莲剑仙“李白”的身份,而且不管过程怎样,还从人家手底下学了将进酒,不说非要活得跟他一个样,但若连人家原本的表字都给改了,未免有些太不地道了。

  李白还没学会做什么事都从冰冷的利益出发,也不想学,他还年轻,肚子里倘若全装着计算他怕还没到老就生满脑门白头发。

  郭虔瑾点了点头:“太白......金星主兵戈,锋锐无匹,杀伐之气太盛,与你性情倒也相辅相成,只是你须知过强则易折,过刚则易断,这次去戍守长城权当磨磨性子。”

  李白心下微微感动,尽管只是初见,但是郭虔瑾对他的照料不可谓不深,自始至终都拿他当做一个后辈来看。

  他情知自己没什么过人之处,能够得到对方赏识,一靠自己“跋涉千里戍卫长城”的勇气,二凭系统出品筑基拳法使得自己脱胎换骨。

  也绝没有因此就生出什么骄傲自矜的想法。

  “张启良,你先把他安顿下来,然后再去折冲府给他领一副盔甲。”郭虔瑾又吩咐小巨人张启良道。

  【主播这就混成小军官了?】

  【看的没头没尾的,虽然挺精彩,但是我有个疑问,为啥主角非要去守长城?】

  【按照主播的说法,他不是穿越者吗?现在不应该找个地方安心种田,攀科技树,招兵买马,然后逐鹿天下吗?】

  【那倒也是,不过直播介绍说是穿越到王者荣耀的世界,可能主线还是与里面的英雄们一同冒险吧。】

  【所以这集是长城守卫军,应该会涉及到里面百里兄弟,花木兰,苏烈,铠这五个英雄吧。】

  【没错,第一个自愿来戍守长城的就是花木兰。】

  【马上就能看到花花了,鸡冻!】

  【想看花花(づ ̄3 ̄)づ】

  “原来都督刚才说的是花木兰。”

  走出校场,李白一边看着弹幕一边暗道。

  他对王者荣耀单个英雄的背景故事了解不深,虽然知道长城守卫军里必定有她,但却没想到她居然也是主动前来戍守长城。

  不得不说对于一介女子而言,这实在是莫大的勇气,其中想来也有着动听如诗歌,曲折堪成书的复杂故事。

  幸运的是,他即将见证这一切。

  不知不觉间,李白的心态已经有了转变,从单纯地在异界活下来完成任务逐步变为了去见证英雄们的史诗与传说——虽然生死事大,但有的时候苟且活下去实在没什么意思。

  不多时,便看到刚才同他比武的小巨人张启良大步走出,见到李白眼前一亮,道:“小郎君武艺高强,某家佩服,”

  其实刚刚他们只比了拳脚,军旅中人更擅长武器军阵,只论拳脚恐怕也就比一般的江湖草莽稍强,而对方却不仅没有拿这点来搪塞,反而直言自叹不如,光明磊落,心胸之开阔不免让李白对这个看似粗犷的汉子起了一丝亲近的感觉。

  “某只善江湖斗殴,哪里及得上兄沙场征伐之术。”李白客套道。

  “小郎君你太谦虚了。”张启良不以为意道,随后却是没头没尾说了一句,“敢问郎君和都督有何仇怨?”

  李白微怔,诧异道:“此话从何说起?”

  张启良道:“不然为何让郎君去戍卫长城?”

  见李白仍是诧异,他忙解释道:“郎君有所不知,毗邻长城的那几个折冲府物资匮乏,兵源极少,尽数以囚徒和过活不下去的拓荒者组成,每一旅只有一队正兵,两名机关师,武器装备也是最差的,莫说让你去做一队正,就是当个旅帅也远不如在北庭里安心做一火头。”

  李白苦笑,没有说出是自己主动要求守长城的,只是道:“长城现在的防线吃紧吗?”

  张启良道:“总算还没破,不然大军早就要开拔了。”

  李白沉重地点了点头。

  张启良也觉察到了李白的情绪,连忙安慰道:“虽然长城守卫军相对羸弱,但是也是我大唐的军队,远胜那些番邦小国,只要不是北夷大举扣关就没有问题。而且就算是北夷人来了,咱们大唐铁骑也会迅速支援过去的,这一点你大可放心。”

  李白只是点头,心情却终究变得沉重起来,他虽然自称十人敌,但在大型战场上,动辄千军万马,十人敌也就比蚂蚁稍微强壮点罢了,一队劲弩攒射,立刻就会变成刺猬。

  跟着张启良,李白来到了悬挂着武靖坊的居民区,并且被他安置到了一家民宿,这家民宿本就属于张启良,平时他都住在军营,也很少住进来。

  在北庭城,许多士兵都拥有自己的房产,并且娶了当地女子作为妻妾。

  唐朝并不禁止胡汉通婚,但是由于汉人的血脉纯洁性很高,也很排外,所以在唐朝,罕有汉人女子嫁给外国人,就算有,也不被允许带离国境。

  说起来很霸道,只能我娶你们的女人,而你们却不能娶我们的姑娘!

  这是个值得任何汉人骄傲的年代,唐人挺直脊梁,睥睨着四方无数个民族,一个个异族少女嫁给唐人,只为获得一个唐人的身份。

  与现在的美国何其一致。

  当夜,李白便一人留在了这里。

  晚饭吃的是一种胡饼,里面夹了厚厚的肉馅,很管饱。

  练拳到天黑,伸手不见五指的时候,李白便直接睡下了,唐朝没有夜生活,一到晚上,北庭就会实行宵禁,这是张启良叮嘱过的。

  然而到了后半夜,隐隐约约开始响起叮铃桄榔的声响,紧跟着士兵们密集的脚步声开始响起,没有人大声喧哗,晚上实在是太黑了,若是随意喧哗很有可能引发营啸。

  突然,一连串细微的脚步声在屋顶响起,李白立刻屏住了呼吸,青钢剑无声无息间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直觉告诉他,有人就在屋顶。

  突然一道劲风擦着他的耳畔呼啸而过,那是一把小巧精致的匕首,轻松戳入土墙,直没刀柄。

  他的鲜血都沸腾了起来,心脏更是砰砰跳得厉害,刚才若不是他心血来潮,无意识地侧了侧头,就这一下他的小命恐怕就交代到这儿了。

  想到这里,他的心底陡然间升起了一股怒气,将进酒的步法运起,他骤然间冲出,踩着院墙直接腾起两丈高,果然便看到对面一道漆黑的影子正傲然立在屋顶。

  见他看来,那人轻咦了一声,似乎对李白能够活下来很诧异,但他却并未对李白出手,而是默默地转过头,凝视着远方渐渐逼近的身影。

  隐约间见他摇头叹了口气,带着些许惋惜,他轻哼了一声,侧过头,月光照射在他的侧脸,映照出很立体的光,那是一双很有神的眸子。

  那人望了李白一眼,随即飘然离去,顷刻间如同一阵黑烟消散于了半空之中。

  而这时,才有一道身影远远飞来,落在了李白的身边,正是北庭都督郭虔瑾。

  “你看到他了?”他沉声道。

  刚才那惊鸿一瞥,李白只发现了对方是一个戴着狰狞面具的人,单看眼睛完全不辨男女,能拥有那样一双眸子的人,想来就算是男的,也应该能够倾国倾城。

  “他是谁?”李白问道。

  “他是山中老人的弟子,一个被我大唐铁骑弹指灭亡的小国王族。”郭虔瑾的声音尽显不屑,但李白还是能够从他的语气中读出很明显的忌惮。

  “兰陵王?”李白的脑海中蹦出了这样一个词汇。

  山中老人曾在倚天屠龙记里有过出场,但他却并非别人编造出的角色,而是真实存在的历史人物,据说是阿萨辛派的创始人,建立起传说中的刺客王国的智者。

  而他的名字叫做哈桑。

  兰陵王不过是他很普通的一个弟子罢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