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游戏异界 王者荣耀直播穿越系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五章宫本武藏

  晨光渐渐笼罩长安,一片阴影渐渐自那高耸的城墙边延伸开来,晨辉光影,交织出斑斓的色彩,沉寂宛如沉入死亡的都市在这一刻再度焕发了生息。

  狄仁杰打了个哈欠和李元芳并肩走在宽阔的石板路上,他的眼眶里带着血丝,脚步有些沉重,而一旁的李元芳则无精打采地垂着头。

  渐渐开始有三三两两的行人出现在路上,其中有不认识他们的行人则对他们报以善意的笑容。

  狄仁杰觉得美滋滋,绝大多数长安人都视他为修罗,被政敌与黑恶势力魔鬼化的他虽然明面上为众人所敬畏,暗地里却被唾弃为天子鹰犬,恐惧的意味远大于敬,鲜有接受这种笑容的时候。

  然而这笑容很快就僵住了,尤其是李元芳,小脸瞬间皱紧,嘴唇一瘪,头上掩盖兽耳的帽子都险些歪掉。

  因为那路人笑呵呵地说了句:“这么早就带儿子出来耍?”

  ......

  “什么时候才能睡个好觉?”走在路上,李元芳愁眉苦脸道。

  狄仁杰揉了揉太阳穴,有些苦恼。

  “大河流域那些自称阴阳家们的怪物们掌握了十二奇迹之一的转生之术,驱逐了鬼谷子,建立了堕神教派,的确有些难缠。”

  “再坚持两天吧,那些堕神信徒的手段虽然高明,但还不至于一点蛛丝马迹都不留下。”

  “两天就行?”

  李元芳有些不信,哪怕这个男人总是能够破解各种各样的疑案,但这次的对手实在太狡猾了,他甚至都没听到有半点关于此事的风声。

  今天尚且无从入手,两天后就能将此事解决?

  未免天方夜谭了些!

  迎着晨曦,那个男人脸上露出自信的笑容:“两天足够了。”

  李元芳叹了一口气:“你总是那么信心满满的样子......所以狄大人,下月的工资评定请务必对在下温柔一点。”

  狄仁杰扭过头,笑容有些尴尬地收起,他虽然风光,但区区一介治安官,坐拥一介新建的衙门,哪怕有女帝支持,财政仍旧有些吃紧。

  “哈哈,为了守护长安,谈钱岂不伤感情?”

  李元芳抬高了一个音调,直呼其名,显得很不恭敬:“狄仁杰!”

  狄仁杰挑了挑眉:“何事?”

  李元芳哼道:“我不是你儿子!”

  “所以......咱们之间没感情,不交钱我就辞职!”

  狄仁杰苦笑着望着大步走远的小个子,快步跟了上去,这小子还真记仇,不久被人说是我儿子了一回吗?这算事儿吗?

  “给你涨工资总行了吧?”

  “真的?”李元芳狐疑道。

  狄仁杰沉默了片刻,小声道:“额,后半夜去趟夜场,就以宵禁喧哗的名义收点钱,到时候都进你一个人的腰包。”

  “谢狄大人!”李元芳喜形于色,“放心,这事我绝不会跟老六他们说的!”

  他们停在一处早点摊上,在旁人避之不及的目光中安然若素地坐在长凳上,就着腌渍的酱菜吃热气腾腾的饼子,顺带叫上两碗稀粥。

  卖早点的老汉黑着一张臭脸,给他俩一人添了枚咸蛋。

  “多谢老丈。”

  “别,我可受不起,你要真想谢我,以后还请别来我家吃饭了,让你俩一搅和,这一早晨也不知少做多少生意。”

  远方密集的人群突然沸腾了起来,随即便看到他们如同潮水般向两边分开,自其中央,一名身穿湛蓝色武士服的男人神情坚定,缓缓走出。

  他的腰间悬挂着两柄长短不一的归鞘剑刃,左手时刻按在剑柄处,一头漆黑的长发束起,整个人就如同一把出鞘的剑,锋芒毕露。

  “这就是那个东瀛剑豪?”李元芳兴致勃勃道,“看上去要比昨天那个小哥厉害不少啊。”

  狄仁杰笑了笑:“除了身高。”

  李元芳撇撇嘴,不说身高咱们还是好朋友。

  另一边也响起阵阵喧哗,人潮涌动。

  有人大声推搡着人群,高声道:“都让让,青衣大人来了。”

  李元芳翻了个白眼:“已经连输三次了,连一剑都挨不过去,盛名之下的姬家之龙也不过如此。”

  狄仁杰叹道:“姬青衣已经毁了,那个东瀛人已经成了他剑道上的心魔,倘若攀不过这座高山,他此生成就注定止步于此,甚至很有可能倒退。”

  他想了想,又补充道:“不过那个宫本武藏也的确可怕,哪怕是我也没有必胜的把握。”

  李元芳有些诧异:“那昨天那个小哥儿岂不是九死一生?”

  武举试上一般情况下的确是不分生死,但完不成女帝的任务,那就是真正的九死一生了。

  狄仁杰摇了摇头:“那李白气息能与千牛卫军分庭抗礼,也非易与之辈。”

  话正说着,一袭青衣锦袍,腰悬青锋长剑,剑眉星目的男子自人群中走出,他的神情略带一丝颓唐,英俊的脸上眼睛通红,里面密布着血丝,也不知几宿未眠。

  “你又来了?”宫本武藏抬起头,神情中未露轻蔑,显得很平和,但人群却早已传开了议论声。

  姬青衣三战三败,却纠缠不休,在他们看来,已经失去了一名剑客的风度,然而他们不明白的是,一介天骄自云端跌落谷底,那样的打击又有多大。

  曾经徘徊于耳畔的赞誉如今只剩窃窃私语,曾经瞩目的人生如今已成昨日黄花,每一个路人的议论声都像是毒蛇般噬咬着他的内心。

  他必须挽回这一切!

  想到这一点的姬青衣神情越发肃然,他拱手,郑重道:“宫本先生,可否再战一次?”

  “再战一次结果仍旧不会改变。宫本武藏皱了皱眉,下巴留着短须,虽然个子不高,但一身锐意逼人,便仿佛俯视着身高足有一米八的姬青衣。

  姬青衣捏紧了手中的剑,坚定道:“这几天来我冥思苦想,终于想出了破解宫本先生那一剑的方法,还请不吝赐教!”

  路人们哗然,纷纷鼓噪起来,连日里长安的武道被此人如同一座大山般镇压,已然有些喘不过气,不少长安人都倍感憋屈。

  此时倘若姬青衣真的能胜了此人,那他的声望不仅不会有丝毫损伤,反而会更胜往昔!

  宫本武藏皱眉,心中对这个曾经给予了自己些许惊喜的剑客罕见地有了些许不喜。

  “我虽然自出道以来未尝一败,但也从未将胜负放在心上,若得一败,当以此勉力自己,苦苦纠缠又是何意?难道胜败在你眼中就真有那么重要?”

  观其神便能知晓姬青衣在剑道上未曾有新的突破,所谓“破解”之法也不过是激他所言。

  若他执着不战,姬青衣便能宣扬“东瀛剑豪因被姬青衣勘破剑道破绽,不敢应战”来挽回名声。

  这是阳谋,并不卑劣。

  因为他即将拔剑,那些所谓的结果并不会发生,也就谈不上卑劣。

  姬青衣似乎知道对方所想,苦笑着点了点头:“对我而言,不胜利毋宁死!”

  原来......你今日是在求死。

  宫本武藏叹了一口气,神色变得肃然起来,因为今日,一位值得敬佩的剑客将会陨落,宛如天边的流星,身后所留下的不过是微不足道的余晖。

  这是剑客的荣耀!

  “出剑吧。”

  人群顿时熟练地散开,在长安城内,并不乏一言不合便要决斗的场景,尚武的唐人也早已总结出了一副观战的好姿势。

  姬青衣拔剑,他平视着前方仍旧将手,心头的一切情绪都在这短暂的一个瞬间里消弭殆尽,取而代之的是凝聚了全部心神的全神贯注。

  他抬起剑,没有丝毫气息泄露而出,显得有些平凡无奇。

  唯独宫本武藏,他感受到了一股锋锐的气息直指自己的要害。

  这一剑倒是有点意思......他暗道。

  随着一道清澈的剑光闪过。

  姬青衣出剑了!

  这一剑凝聚了他的毕生心血,融汇了他一生剑道所学,一股剑意直冲云霄,宛如荆轲刺秦,破釜沉舟,带着一种一往无前的悲壮,一剑之下决胜负。

  不胜利毋宁死!

  宫本武藏叹了一口气,脚步微弓,在欺身而出的瞬间拔剑出鞘,东瀛名剑“藤原兼重”带着一道清光,斩破万物,漫天剑光戛然而止。

  下一刻,一剑入腹,鲜血喷涌而出。

  自始自终,他仍旧只出了一剑,至于那起先在长安如惊鸿一瞥的“鸣雷”仍旧安放于剑鞘之中。

  姬青衣怔怔地望着已然欺身至身前的东瀛剑豪,苦笑一声,神情中闪过了一丝解脱之意。

  “若十年内天下有可称剑圣者,当为先生莫属。”

  血水自他的嘴角流淌而下,宫本武藏缓缓收剑,默默退后,鞠躬。

  “阁下是一位值得尊敬的剑客,你的剑术很厉害。”

  “谢......谢谢。”

  随姬青衣前来的家丁护卫想要过来搀扶,被他呵斥开了,他强撑着残躯站直了身子,挺直了唐人的脊梁:“我输了,但唐人不会输。”

  宫本武藏微怔,不置可否道:“我很期待我战败的那一天。”

  “那一天不会远的......”姬青衣想起了昨天玄武门前的“欲上青天揽明月”,笑容渐渐升起。

  他栽倒在仆人的怀里,血流淌得越来越多,笑容也越发苍白,渐渐永远定格了。

  人群中隐约响起了少女的哭声以及唐人的惋惜声,也有人很愤怒,却并未失去理智,输便是输,唐人哪怕是输,也不会像现世的棒子国那样在公平竞技中玩弄手段。

  大唐很强,所以输得起。

  随着一股强悍的剑意自远方升起,宫本武藏抬起头,眺望着远方,这是一位绝佳的剑客修炼中无意识所泄露出的气息,宛如大河之水,滚滚而去。

  很强大的剑意!

  “果然,长安还有更好的剑手没有现身。”

  他有种见猎心喜的感觉,随即沿着剑意传来的方向大步走去,人潮为之所牵引,有大把的唐人放下手中的活计赶去观战。

  他们也很想知道,所谓“更好的剑手”究竟是谁?

  ......

  长乐坊内。

  李白伸了个懒腰,站起身,周身缭绕的剑意缓缓消散。

  他的眉眼间有掩饰不住的疲惫,哪怕如今他结成紫金丹,又有神兽青丘狐的血脉,体魄已经无比强悍,但精神终究有些扛不住。

  这一夜苦修,青莲当真没有半点放水,也不知被杀了多少次,好在后来,他总算能多扛一剑才死,不得不说……这真的是很大的进步。

  就在这时,门外响起敲门声。

  李白有些纳闷,这时间把握得还挺好,刚巧自己修炼完毕,难道这小小一酒楼还有什么潜藏的高手所在?

  一开门便见一位个头不高的男子操着半生不熟的汉话恭声道:“冒昧登门,打扰先生了。”

  “阁下是?”李白微微蹙眉,这家伙很强大啊,哪怕是站在自己面前,都有一种仿佛要切割万物的感觉,这是独属于绝世剑客的气质。

  身后隐约传来嘈杂声,有人小声嘀咕道:“究竟是谁这么大谱,居然让宫本大剑豪等在门外这么长时间?”

  有知道些情况的贵族子弟不屑道:“欲上青天揽明月知道不?诗剑双绝的人物!”

  “在下宫本武藏,是一名剑客,今日观阁下剑意滂沱,宛如滔滔大河,特地登门挑战。”宫本武藏激动道。

  【宫本!本命宫本出场!】

  【一代版本一代神,代代版本削宫本。】

  【宫本游戏里台词是日语吗?】

  【当然,比如这句——有基佬拉我裤链!】

  【哈撒给!】

  【痛里耶给痛!】

  【呸!一帮戏精,明明是:太无敌而找不到对手也是种无敌的忧桑!】

  “你是剑客?”李白看了一眼他的腰间,皱眉道。

  这句疑问便颇有几分侮辱的色彩了,有些人暗暗皱眉,唐人尚武,崇尚强大的武者,哪怕这人来自于外邦小国,他那神乎其神的剑术仍旧博得了许多拥趸(dun)。

  当然这与后世崇尚棒子国明星,恨不得唾弃母邦为,加入偶像国籍的那种拥趸不同,唐人尽管会崇敬这种武者,但倘若日后在战场相见,反倒会更加热衷于斩其首级。

  这是一种另类的崇敬,源自于以“一名剑客最高的葬礼——死亡”来送葬他们的崇拜者。

  “当然。”宫本武藏疑惑道。

  李白笑了:“不如说是刀客更贴切些。”

  宫本武藏有些尴尬道:“先生说笑了。”

  李白道:“的确是个玩笑,不过所谓挑战还是算了。听说三日后你会参加武举试,到时你我再战。”

  宫本武藏点头道:“一言为定!”

  啪——木门关上,显得有些无礼。

  一些人不满了,觉得此人未免太过没有风度。

  宫本武藏倒是浑然未觉,反而面露狂热之色:“得此对手,我之大幸。”

  他紧握着剑柄,直觉告诉他,这个对手将会给他带来重大突破,假如他真胜了,此战之后便要去挑战当代东瀛第一大剑豪——佐佐木小次郎!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