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游戏异界 王者荣耀直播穿越系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六章神来之笔!

  房间里,杨海客正坐在一把胡凳上,借着窗外的光用秃了毛的笔在纸上描绘着一幅充满黑暗风格的诡异图画。

  正是清晨,阳光正暖,老者苍老的面孔在光芒中显得圣洁且虔诚,仿佛一个醉心于画的画师。

  图画尽数由粗细不等的线条组成,斑驳的色彩,大片大片的浓墨渲染,看上去很抽象也很普通,似乎这老者根本没有半点绘画天赋一般。

  但那些凌乱的线条乍一看毫无规律可言,盯得久了,居然会让人产生一种仿佛有某种魔怪在以冰冷的触须抚摸自己后背一般的毛骨悚然。

  仿佛这幅画活了,其中正有某个诡异的存在瞪着一双猩红的眸子死死地盯着你......

  那种冰冷而又令人头皮发麻的恶心触感足以令任何一个人的精神遭受到重创,普通人看了这幅图,轻则卧病一月,重则精神失常,然而杨海客却仿佛毫无所觉一般,继续补完着这幅画。

  一处处空白被填充,一个个线条被勾勒相连,渐渐,那些凌乱的线条居然真的组成了那个能够倒映在人心中的恐怖魔怪身影。

  “觉醒者?”

  杨海客握笔的手微微一顿,墨汁在泛黄的纸上晕染出一大片黑渍。

  他有些惋惜地把毛笔在盛有清水的破碗里涮了栓,将那黑色墨渍勾勒开,居然有一种化腐朽为神奇的感觉。

  他这才有余暇抬起头,便看到窗外的一棵歪脖子树上,背负剑匣的白衣男子正冷冷地盯着他。

  “贤侄,没事跑树上作甚么?”杨海客笑了,眼神却说不出的冷淡。

  他已经发现自己失策了,原以为不过一介凡人,却不曾想居然能悄无声息接近到自己身边......

  “别装了。”李白冷笑,“你身上魔种的臭味怎么可能逃得过我猎魔人的直觉。”

  “你到底在说什么?”杨海客皱眉道,“莫非是得了失心疯吗?”

  李白笑了,他伸出手指了指桌子上的那副画,冷冷道:“怎么,提前给自己画好遗像了吗?”

  随着他伸手一指,那画卷上的魔怪居然顷刻间宛如群魔乱舞般扭动了起来,一种森然杀机缓缓升起,仿佛来自地狱的凝视自画卷中投射而出。

  “你怎么知道是我的?”

  杨海客的眼神中闪过了一道猩红的色彩,把秃毛笔随手一丢,冷哼道,“别扯什么猎魔人的直觉,我的伪装哪怕是上了排位的高等猎魔人都不可能察觉,更别提你这种小角色了。”

  李白长吁了一口气:“果然是你......你的伪装的确天衣无缝,哪怕到现在我都不知道你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但是我只知道这个村子里必定有一个觉醒者,而你的嫌疑最大就足够了!”

  杨海客皱眉道:“为什么?我来到这个迁安村里除了这个老头以外还未吃过一个人,你怎么会猜到是我?”

  李白冷冷道:“呵呵,这村子里的确没有一人失踪,觉醒者的食欲也的确很难遏制,但你曾说过近些日子常有士子途经,我猜测......那士子们应该都进到你肚子里面了吧。”

  杨海客微怔,随即哑然失笑:“哈哈哈,就凭这个?”

  李白斩钉截铁道:“当然不止!”

  “你太热情了吧,听你所说,你家中条件应当是非常差的,平白无故招人上门做客,添上一张要吃饭的嘴,难道不是给自己找罪受?”

  “而且整个村子里就你一人独居,伪装成你简直再合适不过了。”

  李白沉声道。

  “尽管综上,你也有可能真的就是一个好客的老者,但哪怕只有五成的把握,也值得我试一试了,想必......原本的杨公也不会介意的。”

  杨海客点了点头:“呵呵,果然有几分本事,倒是看走眼了。不过你既然已经猜到我是觉醒者了,还敢出现在我面前?”

  轰——

  一股庞然魔道气息轰然间爆发开来,杨海客的肌肉瞬间膨胀,拉伸,他的左臂赫然在这一瞬间膨胀了五倍有余,那干瘪的身躯仿佛凝聚了如山如海的魔道力量。

  “就凭你一介凡人难道还想替天行道,斩妖除魔?”杨海客的嘴角拉伸,獠牙伸出,疯狂地大笑了起来。

  “如果再加上我呢?”身后一个正气凛然的声音响起,回首望去,手持长枪,腰挎双刃的花弧正站在杨海客的身后。

  他的脊梁挺直,宛如一把大枪,满头华发,仍旧雄姿英发!

  烈士暮年,壮心不已!

  哪怕他已年过半百,华发已生,仍旧是一位强大的武者。

  杨海客的神情变得阴沉了下来,一个接近武道宗师的强大对手,哪怕是他也不得不感到忌惮,这也是他在这迁安村中最忌惮的一个存在。

  杨海客阴沉道:“花弧,我从不曾招惹你花家,平素也曾为你仗义执言,你如今又是年老力衰,怎么如今你也想趟这趟浑水吗?要知道倘若你死了,你那花府立刻就会垮掉一半啊。”

  花弧正色道:“我不知道你是否一开始就是我所认识的那个杨公,还是从刚回到这个村子里便是觉醒者了,也不想知晓,因为但凡是觉醒者......都该死!”

  话音刚落,一柄长枪便如长龙一般轰然间向着杨海客刺出,劲风席卷,那长枪宛如一个飞速旋转的钻头,带着极为恐怖的穿透力轰然间向着杨海客飞出。

  这一记投枪带起了尖锐的嗡鸣,那种划破空气,宛如战场上百战而休的血战之气就像清水滴进油锅,顷刻间与那沸腾的魔道力量冲突了起来。

  “老东西,你在逼我!”

  吼——

  随着一声不似人类的咆哮,所有外放的魔道力量尽数收敛,宛如漩涡般被杨海客吸纳入体,他的体型在膨胀,一道锋锐的骨刺轰然间弹飞了花弧投掷出的长枪。

  魔道力量瞬间与那武者的血气力量相触,形成了剧烈的爆炸。

  而就在那爆炸声中,一道巍然巨影缓缓显现。

  “小子,假如你的依仗就只是这个老家伙的话,那你今天还是死在这里吧。”

  烟尘纷飞,一道庞大的巨兽顶破房屋,显露出身形,它的身躯宛如一条没有头颅的巨蛇,人立而起,取代头颅的位置是宛如冠冕一般的角质层,一看就坚硬非常。

  而它的身周则延伸出无数生长着密密麻麻骨刺的血肉长鞭,偏偏那张苍老的人脸又位于胸口,无数骨刺环绕在它的面前,整个身躯显得怪异而又扭曲。

  这样的觉醒者明显不属于那种高端觉醒者,越强大的觉醒者就越像真正的猛兽,不会这么扭曲怪异,比如说半人马伊斯力,牛魔,孙悟空,张飞等。

  后者哪怕看起来没有美感,也会有那种凶悍,野性与力量感,起码不会让人感觉到看一眼都感觉辣眼睛。

  但这丝毫改变不了它现在的强大,那是远比普通魔种更加恐怖的觉醒者真身!

  它那金色的竖瞳冷漠地盯着李白,胸口生出的人脸露出癫狂而又扭曲的笑容。

  花弧面色微冷:“孽畜!”

  他收回长枪,将其背负于身后,双手持短剑,严阵以待。

  李白向对方施了个眼色,示意对方不要轻举妄动,随即双手结印,清光绽放。

  只听一声宛如龙凤和鸣的清啸声响起,寒月剑匣打开,一道寒芒自其中升起,天河剑第一次出鞘!

  一瞬间,恐怖的寒意袭来,天地间都开始飘荡起细碎的雪花。

  养剑匣作为B级巅峰的道具,以它所蕴养的天河剑,这一刻锋芒几乎要达到传说中的A级仙剑,哪怕只有这一瞬间的时间,也足以他斩出迄今为止,此生最强的一剑!

  一道道冰簇从大地中升起,宛如莲花。

  坚冰冻结了房屋,树木,也冻结了杨海客的身躯。

  与单纯的青钢剑不同,修真者的飞剑不仅仅只是剑,同样也是类似于西方魔幻里面法师法杖的法剑。

  在天河剑的催动下,李白那融合了千年之狐力量的万剑诀再起,那些冰簇轰然间延伸,大地崩析,锋锐的冰簇咔嚓一声尽数飞起,化作寒冰飞剑,向着杨海客疾飞而去。

  杨海客脸上的笑意凝固了:“原来也是魔道高人,没想到你掩饰得这么好,怪不得有自信出现在老夫面前。”

  轰——

  魔道力量爆发,他的体表轰然间绽放起无数寒冰碎屑,那将他冻结的寒冰赫然在这一刻被他尽数震碎。

  无数条骨刺长鞭挥舞而起,它此刻就像是一条传说中生存于深海的巨型乌贼,每一条长鞭都灵敏得可怕,冰剑打在上面发出金铁相击之声。

  噼里啪啦连绵不绝。

  然而大部分的冰剑都被拦截住了,就算有少部分穿透了杨海客的防御,仍旧无伤大雅。

  “还是太弱了,仅凭这样的力量根本不足以猎杀我啊,年轻的猎魔人!”杨海客苍老的面容露出得意的笑容。

  李白面色丝毫未变,天河剑仍旧悬浮于他的身后,那至强一剑还未斩出!

  就在这时,一只宽厚的手臂搭在了李白的肩膀上。

  李白回过头,发现赫然是花弧。

  “你不是他的对手,让我来吧。”花弧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护佑家乡,本就是我的职责,而不是你的。”

  “猎魔人猎杀魔种可是要报酬的,但很明显,猎杀一个觉醒者的报酬我给不起。”

  “多少年来,武艺从未放下。多少日夜梦回吹角连营。多少次回想起沙场埋骨,袍泽阵亡!”

  他的声音陡然变得粗犷有力了起来。

  “而今日,就让老夫以一个战士的身份,战死于此吧!”

  他说着,剑刃横于胸前,一股庞大宛如大日般的血气轰然间爆发而出。

  武道宗师!

  很久以前,他就是武道宗师了。

  尽管由于暗伤,他从未展露过这样的境界,但他此刻全力出手,血气暴露,罡风席卷,那种强大甚至还要超过眼前这庞大的觉醒者。

  李白瞪大了眼睛。

  我草!

  老丈人你别乱来啊,我还没出全力,你抢什么戏!

  杨海客发出愤怒的咆哮:“老狗你疯了!你那跟筛子似的身躯根本承受不住这种力量,你要跟老子同归于尽吗!”

  花弧狂笑:“能有今日,九死无悔!”

  李白叹了一口气,突然双目闪过了一道白光,青丘狐的强大幻术立刻释放而出,将花弧迷惑。

  他体内的血气瞬间瓦解,整个人直接摔倒在地,被李白搀扶着扶到了一旁。

  本来,作为武者,强悍的血气一出,可以说是万法不侵,最为克制魔道力量。

  奈何李白这是青丘幻术,跟这个世界的魔道法术根本就不是一回事,而是他作为神兽的一项天赋能力。

  而且花弧又没防备他,一颗心都悬在前方觉醒者的身上,这才被李白偷袭得手。

  也算是机缘巧合,实际意义不高。

  “你这是......”杨海客惊疑不定道。

  李白冷笑:“杀你只需一剑,何须他人相助。”

  随着他话音刚落,他的眸子在这一瞬间赫然是化作了野兽的竖瞳,一道道细密的电弧环绕着天河剑生出,那并非是电,而是李白已经被改变性质的真元。

  “魔种......你居然也是。”

  李白冷笑道:“此剑之势,愈斩愈烈!”

  狐耳生于头顶,紫发飞扬而起,千年之狐的血脉力量在这一刻被他催发到了极致,那股恐怖的气息简直令觉醒者都要胆寒。

  他突然发出了一声不甘的怒吼:“不对,觉醒者!你居然是觉......”

  话音还未落,他的眼前已经被吞天遮地的剑光所充斥了。

  这一剑!

  宛如神来之笔!

  “不甘吗?愤怒吗?那就在地狱中忏悔吧!”李白狠狠地送出了手中的天河剑。

  剑刃刺穿了他的心脏,杨海客不敢置信地瞪大了眼睛:“为......为什么?”

  李白凑过去,漠然道:“你以为我是觉醒者?很可惜,我不是。”

  他说着,真元催发。

  咔——

  尖锐的冰锥丛生而起,剑气席卷,自觉醒者的体内爆发。

  顷刻间使得它体内的血液化作猩红的冰锥,刺穿了它的内腑,割破了它那坚韧的表皮,它就像一个被割破的大麻袋,庞大的身躯四分五裂。

  一串串热气腾腾的内脏在丛生的冰锥上散发着热气,转瞬即消。

  李白招回天河剑,面色稍缓。

  “不愧是觉醒者,果然非同凡响,只可惜还是不够强,接受了千年之狐的传承,我现在都不知道自己究竟有多强啊。”

  正说着,他的面色突然大变:“不对!”

  “主线任务还没显示完成!”

  “觉醒者不是他!”

  而此时,花弧已然悠悠转醒,猛然间握紧武器,见到那巨大的尸体才长出了一口气。

  他几乎是瞬间就明白了一切的来龙去脉,哈哈笑道:“后生可畏啊,看来是老夫多事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