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游戏异界 王者荣耀直播穿越系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九章回归

  营地的篝火摇曳着温暖的光,花木兰将手中的木柴折断,丢进了火堆里,侧过头去看认真察看锅里煮的汤的李白,暖红色的光映照得本就挨得很近的两人面色笼罩了一层橘红。

  距离亲眼目睹李恪击杀北银之王伊斯力已经有将近一天的时间了。

  李恪没有来找他们的麻烦,他们也乐得离这种杀星远点。

  哪怕相隔甚远,只有只言片语,但就从伊斯力最后留下的遗言中就足以看出,此人是枭雄!绝不比拿人肉充军粮,宣称宁让我负天下人,休叫天下人负我的曹孟德差。

  而且想当初在第一防线的时候,李白和花木兰还连起伙干掉了他一个低级将领,这对于高高在上的李恪而言当然算不得什么大事。但若对方追究,他们绝对难逃一死。

  连足以操控数千魔种,强大宛如神明般的北银之王伊斯力都陨落在了此人手中,和这种人物打交道,无异于蝼蚁与巨象交谈,被一脚踩死也怨不得旁人。

  锅里的汤咕噜咕噜冒起泡来,里面翻滚着的野菜,兔肉也渐渐冒出香气来。

  李白怔怔地望着沸腾的锅与白蒙蒙的水汽,一时间居然有些出神了。

  花木兰皱眉道:“今天你怎么了,心不在焉的?”

  “啊?有吗?”

  李白怔然道。

  他随即笑着将最后一罐罐头启开,将里面的牛肉,汤汁倒出来,放到锅里炖起汤来,神情中若有若无表露出了一丝落寞。

  “我出去下。”

  似乎觉察到了气氛的不对劲,铠站起身向两人微微颔首,便径直离开了简陋的宿营地。

  花木兰抬头望了他一眼,随即又低下头,将包裹中的胡饼串在火上烤着,眼神中氤氲着某种莫名的情绪。

  “你要走了吧?”

  冷不丁的,一个幽幽的叹息声响了起来。

  “你?”李白微微一怔,脸上露出的是“你怎么知道”的表情。

  “我不傻,你也不擅长掩盖心事。”

  花木兰笑了,她长舒了一口气,仿佛卸下了千钧重担,也仿佛在验证了自己某种不好猜测之后的如释重负。

  李白望着她的侧脸,少女的脸颊红红的,分不清是冬日寒风肆虐后,又在火堆边烤出来的红,还是被情绪牵扯所引发的红。

  “当初我父亲接到委命,离开家,赶赴前线的时候,他的表现和你很像......简直如出一辙。”

  她伸出手在火堆边烤着,伸出葱白的手指一点点描绘着,仿佛隔着那层夜色,便又回到了那个离别的夜晚,脸上的笑意渐渐笼罩了一层明媚的哀伤。

  令人心疼。

  但这哀伤很快就变成了洒脱。

  她拍了拍手,道:“走吧,趁着天色还不晚,走得快的话兴许还能到城里住一宿。”

  “不用担心姐,姐也不需要你担心。”

  “放心走吧,做你想做的事。”

  “别说什么等我的屁话,我属于长城,倘若日后边乱真定,我会回长安,到时我们还有再见的机会,只是那个时候,或许一切都不一样了。”

  你会结婚生子,满载荣誉,甚至平步青云......而我将带着满身伤痕,或许落下终身的伤残与病痛,再也无法生子,唯一引以为傲的面容也会在战场上渐渐落得疤痕满面。

  所以不要承诺。

  把这当作一场梦幻,一场值得铭记一生的梦幻就好。

  李白良久无言,突然伸出手牵住了对方的手,凉凉的,哪怕在篝火的烘烤下仍旧凉凉的,让人心疼。

  他道:“所以你就连顿饭都不让我吃了?”

  花木兰笑了,却没有抽回手,只是静静地等待着他说出离别的话,或者是解释,或者是搪塞,或者是山盟海誓。

  但无论是什么,她都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

  尽管她并不想听。

  李白叹了一口气,想要解释,却又无从说起。

  良久,他才整理了下语言,道:“我想去稷下,以前少不更事,没有努力,后来弃文学武,虽进境一日千里,终究落后于人。”

  “想想自己之前还为那些许成就沾沾自喜,便觉自己实在可笑得紧。”

  “今日见到这北银之王伊斯力,才第一次知道这世界居然如此广阔,以前的自己仿若井底之蛙,实在不值一哂。”

  花木兰点头:“的确如此,你天赋很好,进境也很快,未来前途不可限量,只可惜荒废了太久,你能认清这一点也是好的,去稷下吧,你会成长得更快。”

  李白的情绪渐渐低沉,一时间居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或许自我感觉太良好了些,他本以为对方会挽留他的。

  不过也好,离开已成必然,挽留也徒增伤悲。

  良久,无言。

  他终于憋出一句话来:“临走前,能给我唱首歌吗?”

  本已料想会被拒绝,但却不曾想,少女笑靥如花,毫不忸怩地挑了挑英气的剑眉:“唱歌就算了,没学过唱曲,倒是胡玄舞看过几次,勉强给你跳一次当作践行吧。”

  花木兰站起身,毫不做作,大方地几个纵跃,跳到一片空地。

  借着月光,那女人的笑容仿佛九天降下的神女,如画如梦,仿佛触手可及,又仿佛随时都会如梦幻泡影,消失在天地间。

  李白的神情渐渐沉迷了,他喃喃道:“这是属于我一个人的舞,你们自己到别人的直播间看球去吧。”

  顺手便关了直播。

  【草,小白你是人吗?】

  【脸呢?】

  【不要啊,我要看花花跳舞!】

  【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看见没有,推荐票,撕啦!】

  【看见没有,本想打赏的盟主,去大保健啦!】

  一众粉丝险些把整个直播间给掀翻,然而无论他们怎么闹,怎么弹幕连发,素质三连。该黑屏它还是黑屏,高冷得一塌糊涂。

  李白的心思早已不在那上了,此时他的整个灵魂都仿佛随着那道跳跃着,宛如精灵般的绯红身影而迷失了。

  她那矫捷的身姿灵动非常,或踊或跃,乍动乍息,随着她蹬踏的节奏渐渐明快,渐渐地,她宛若一直火焰中诞生的精灵,在黑夜中旋转而起。

  战裙随风而飘,露出大片白皙的肌肤。

  她尽情地挥舞着手臂,仿佛要将心中的热烈尽数化作怒涛卷涌的火焰,让它宣泄,让它再无牵挂,带着决绝,带着悲伤,将一切埋葬!

  ......

  黑夜的篝火旁,穿白衣,背剑匣的男人凝视着翩翩起舞的绯红少女,眼圈渐渐泛红。

  然而他还沉溺于那惊艳的舞蹈中,那道绯红身影便如蜻蜓点水般踏着一角突出的岩石,轻飘飘地落在了他的身边,重新坐了下来。

  “怎么样?”花木兰盛起一碗汤,轻吹着气,让雾气氤氲了自己的视线,掩盖着自己的情绪,“我第一次跳,想来应该不算太差。”

  李白笑道:“很好。”

  片刻后,仿佛感觉力度还不够,他又补充道:“非常好,生平仅见,永生难忘!”

  花木兰笑了,笑着笑着,声音便变了调。

  她的肩膀有些颤抖,索性将手中的碗猛地塞给一旁的李白,便自顾自地垂下头,抱紧双腿,一言不发。

  李白从背后搂住了她,感受着那猛一僵硬,随即又渐渐软化的身躯,恨不得时间永远定格在这一刻。

  然而时间终究不会因为某一个人的意志而变得缓慢。

  哪怕强入伊斯力仍旧有不可磨灭的悲哀与遗憾,比之他,他还差的太远太远。

  很快,脑海中便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倒计时数字——距离回归最后时限还有十分钟。

  他的身躯猛然一震。

  而此时少女已经挣脱了她的怀抱,她的睫毛沾了两滴晶莹的水珠,很恶声恶气地在他衣服上蹭来蹭去,把鼻涕眼泪尽数蹭到了上面。

  “滚吧。”

  “立刻,马上!”

  她伸出手,指着遥远的东南方。

  李白握住她的手指,凝视着对方的双眼,此生仅此地郑重道:“黑鬃就拜托给你了……临走之前,我送你最后一个礼物。”

  他说着伸出手,按在了她的额头上。

  仅存的系统货币瞬间归零,化作了一道繁复的印痕铭刻在了她白皙的额头,转瞬间便消失不见。

  李白望着那一闪即逝的刻印,神情中显露出一丝得意。

  “你干嘛?”少女拍掉了他的手,仿佛感受到了什么,有些不满。

  “盖个章,你是我的。总有一天,我会踏着五彩祥云,宛如英雄般从天而降,在众目睽睽之下,在无数长城守卫军羡慕的眼神中说出——花木兰,我来娶你。”

  花木兰的眼神中闪过了一丝微不可察的憧憬,嘴上却哼道:“好啊,只是到时我可未必同意。”

  “未必……同意?”

  他一字一顿,有些恶狠狠地意味。

  随即骤然间张开双手将她揽入怀中,或许用力太大,所以连带着怀中的人儿,一同倒在了地上,他望着眼前神色慌乱的少女,感受着那不经意间顶在胸口的柔软,嘴角溢出笑意。

  “等等我。”

  “等我能够终结这一切,我就回来,带你离开。”

  “不负你望,不负我望。”

  他凑上去,看到那近在咫尺的红唇与稍显惊慌的大眼睛,看到那笔挺而秀气的琼鼻。

  “唔~”她想要说话,嘴唇却被厚颜无耻的李白狠狠堵住,他去索取他想要的,去感受其中的柔软与甘甜,有些沉溺,但停得恰到好处。

  他像得了糖果的小孩,笑得狡黠。

  “你……厚颜无耻!”

  推开李白,少女怒气冲冲,却不知为何而怒。

  “又不是没亲过。”李白笑了,伸出手在对方的头顶摸了摸,将那束发的高冠带歪了。神情宠溺,来了一计摸头杀。

  “时间已到,我该走了。”

  白衣剑仙背负起剑匣,松开了拉着对方的手,转身离去,看似洒脱,实际上根本洒脱不起来。

  没有回头,只怕这一回头便再无鼓起的勇气。

  所以他也就没看到少女在他转身的瞬间,红了眼眶。

  那道白衣身影渐渐远去了,他的声音却从不知何方传了过来,带着一丝哀伤与沉重。

  他道。

  “对了,你要好好保重自己,刚才那个印记叫做同生契约,假如你死了,我会同你一起。”

  “所以……一定不要死。”

  少女的眼泪再也止不住......

  火光映照下,花木兰默默地蜷缩起了身子,冰凉凉的手指触碰到李白之前所坐的位置,温度已经消散了……

  之前盛好的汤也已熄了白雾,结起一层冰碴。

  人已走,汤已凉,再见不知何期。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