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权浮

权浮

鸣蓁

  • 古代言情

    类型
  • 2017.08.14上架
  • 3.78

    连载(字)

1686位书友共同开启《权浮》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起点女生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情思

权浮 鸣蓁 2385 2019.03.28 10:46

  三月初春,春寒料峭,只有远方的鸟儿忙着归巢。北漠正是黄沙漫天之际,沙雾弥漫如海市蜃楼。而渭国已经是寒去春至,嫩土出芽。这一处简直如天人雕刻一般,渭水环绕着渭国,西为丘陵沟壑纵横,东为平原植被繁茂,景色独特别致。但数十年来渭国国土因为北漠的壮大不断缩小,连年征战,天下百姓民不聊生。北漠是北方地带的游牧民族,北方地带沙漠居多,环境相对比较恶略,所以急需向南扩大版图,而渭国的边境线不断向南推移,北漠的狼子野心天下皆知。

  渭国皇都瀛城的皇宫中有一处小院,周围有小河淌过,要说整个渭国皇宫都见不到这么让人流连忘返的庭院。亭台楼阁掩映在山水之间,如一幅风景画卷。这里就是渭国公主卫媴的寝宫—宝华宫,渭帝与皇后是自小相识,即使后来成为天下至尊,也从不设偏房,所以只有一个儿子一个女儿,也许是因为自小生长在一心一意充满爱的环境中,即使贵为公主、世子,也毫无娇纵之态,反而能够心地善良,体察民心之苦。

  近些年,北漠一直宠宠欲动,渭太子卫翎一直驻守北漠与渭国边境,据说深受边境百姓爱戴。而公主卫媴虽只有十八岁,性格虽有时顽劣开朗,但好在比较懂事,经常宽慰渭帝与皇后的思儿之心。

  渭国的春天随着那一场春雨悄然而至,枝叶奋力生长,吐露着生机,密密麻麻的枝条盘旋在楼阁之上。二楼的窗户微微开着,卫媴正坐在楼阁窗前发呆,侍女锦玉乐呵呵的跑进来,一看卫媴坐在窗前吹着冷风,连忙跑过去边关窗户边说:“公主,这天气虽然已经好转,但也不能这么吹冷风呀,刚入春人体虚弱,很容易染病的。”

  卫媴看了锦玉一眼说:“你怎么现在也唠唠叨叨的,连个清净都没了。”

  锦玉笑笑说:“公主,还不开心啊?”

  卫媴站起身说:“能开心的了吗?现在全城戒严,不让出城也就算了,竟然连皇宫也不让出了,真是要活活憋死人。”

  锦玉看到公主的样子,还觉得公主就像小时候,笑笑说:“公主,您不是无聊,是为了见不到小侯爷而烦恼吧!”

  卫媴听到锦玉的话戳中了她的内心,不禁脸微微泛出红晕,但嘴上又不好承认:“胡说什么啊,我只是憋的慌嘛。”

  锦玉看到卫媴可爱的模样,递到卫媴面前一个信函:“公主也不用有烦恼,小侯爷怕公主闷,三天两头的往宫里送信,不是讲故事就是讲坊间的奇闻异事,这份心思当真是叫人羡慕。”

  卫媴并未理会锦玉的话,赶快接过信件,迫不及待的打开,虽只有寥寥几字,但却叫卫媴心安。卫媴合上信件激动对锦玉说:“长宁今日已向父皇递交婚书,锦玉,我再也不用担心父皇让我去北漠和亲了。”

  锦玉听到也激动难耐,卫媴双手握着锦玉的双手:“锦玉,我好久都没有这么开心了,前阵子那个北漠的什么使臣来,要和渭国联姻,把我吓坏了,幸好父皇可以为了我的幸福着想,从那以后我好害怕,怕我们就此缘尽。”

  锦玉回握着卫媴的双手说:“公主现在可以放心了,侯爷愿意娶,皇上一定会同意,公主和侯爷情投意合,不知道要羡煞多少人哪!”卫媴点点头。看着南方的方向,终于等到了这一日,她这一生终是要圆满了。

  而奉天府这边对于苏长宁来说却是为难至极。奉天侯苏耀成是当今的开国功臣,自古以来异性官员封侯这还是头一次,千万荣宠使得奉天侯府满门荣耀,权利地位直逼当今天子。苏长宁是奉天侯唯一的儿子,相貌出众,文韬武略,年纪轻轻便已手握三军兵权。

  苏耀成脸色铁青的站在苏长宁面前:“我们奉天府的权利在这渭国已经首屈一指了,本就被皇上忌惮,你如今还要娶皇上唯一的掌上明珠,你可知道前阵子皇上刚刚拒绝了北漠的和亲请求?”

  苏长宁面容淡定:“知道,可是父亲,我娶媴儿,无关权利,无关算计,我此生拥有荣华富贵,无上权利,已不再求其他,只求与媴儿长相厮守,望父亲成全。”

  苏耀成哀叹了一口气:“荣华富贵,权利地位?你想想清楚,就是因为这些我们奉天府已经成为皇上的眼中钉肉中刺了,你手里的兵权哪一样不受人忌惮,你现在竟然要自寻死路,你是不是要我苏家满门给你陪葬?”

  苏长宁虽已料定父亲必会反对这门亲事,但他答应过卫媴,拼尽权利也不会让她嫁于旁人:“父亲,当今皇上虽不如秦皇汉武政绩卓越,却也无觊觎臣子权利的小人之心,莫不是父亲不甘现状,已有反心?。”

  奉天侯听到这句话神色凝重,明显神色一顿:“莫要口无遮拦,我奉天府随皇上南征北战,开辟如今大渭盛世,若早存反心,又岂会等到今日?”

  苏长宁听到父亲的决心,也便毫无担忧之心了,跪下来诚恳的请求:“父亲既无反心,皇上便不会忌惮奉天府,我与媴儿成婚后,会逐渐放下兵权,时日久了,皇上自会明白。”

  奉天侯听到苏长宁要放下权力时,心中更是愤懑说道:“你知不知道这一切我要费多大力气才能紧紧握在手里,现在你说放弃就要放弃,你是要气死我吗?”

  苏长宁心意已决,即便一直争论下去,也是毫无结果,而面前这个人是自己的生身父亲,无论怎样都是为了自己,他低下头但依旧坚持着说道:“父亲,长宁什么都能听你的,唯独这件事希望父亲能够成全。”

  说罢起身走出屋子,独留奉天侯依旧背着身子,沉默不语。

  这时奉天侯手下的大将黎尚将军走了进来,向柳丞相施礼道:“侯爷,难道小侯爷已经知道我们的计划了?”

  奉天侯转过身摇摇头说:“还不知晓,本侯本是想让他知晓此事的,只是没想到他竟私自向皇上进书求娶公主,此次计划恐怕要再行商议了。”

  黎尚上前一步:“侯爷,卑职倒觉得小侯爷此次求亲恰如其分。”

  奉天侯突然对黎将军的话有了兴趣:“哦,愿闻其详。”

  黎尚接着说:“侯爷仔细想,我们现在攻进皇宫,虽说胜算不小,但是自古以来皇帝之居所固若金汤,耗费兵力不说,也有失败的可能,如若在公主与小侯爷成亲那一日攻打皇宫,皇宫中必定大开宫门,兵力虚弱,到时侯我们势在必得。”

  奉天侯眼前一亮,突然又想到此事苏长宁万般不能同意:“只是长宁那里如何交代?”

  黎尚低头想了一下:“那要看侯爷是否能够牺牲小侯爷了。”

  奉天侯嘴角绽开一个冷笑:“本侯这么做皆是为了他,总有一天他会明白的。”

  黎尚施礼道:“那此事就交给卑职吧。”

  奉天侯坐下来,眼神中满是狠厉,这天下终是该易主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