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我是制作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二章 人生与猪生(求打赏)

我是制作人 坐看南风吹 2150 2019.07.01 20:34

  PS:今天已经改状态。

  正大光明,撒泼打滚求打赏。

  多少都行。

  ♬︎*(๑ºั╰︎╯︎ºั๑)♡︎

  ——————————

  以下为正文:

  在心中给自己上了一节思想品德课,培养下自己心中存货不多的正能量。

  感觉心灵受到了熏陶的胡莱重新坚定了自己未来的人生道路。

  作为生在新社会,长在红旗下的他一定要成为有理想,有道德,有钱,有妹子的四有青年。

  最重要的是后面两项。

  ——————————

  大自然回馈给人类以丰富的物资,而今天在胡莱的带领下,让这群来自闹市的嘉宾们见识到了深山的友谊。

  除了榛蘑、野鸡与野鸡蛋以外,他们还找到了许多适合食用的食材。

  不需要去别的地方,就在这里,就在发现野鸡的这片小池塘里,就有许多的食物。

  这里的鱼类不多,也不大,但这是真正的土生土长的河鲜,一种土名吱嘎亚,学名黄辣丁的鱼。

  无论是做汤还是红烧都是绝佳。

  最普通的那种河虾,从头到尾只有十公分,粘上淀粉下油锅,炸至金黄。

  一种叫做麦穗的小鱼,因为体型狭小,且长得像成熟的麦穗,因而得名,同样是炸至金黄,口感一点不差于面包鱼。

  最大的收获还要属一群正在这里暂居,可能在冬眠过后,正在储备营养的青蛙。

  这才是这片山林里最珍贵的美味。

  让胡莱都觉得要是让这群人如此轻易的解决掉的话,相当的可惜。

  还没等胡莱想好怎么把这种珍馐据为己有的时候,白叶浅给了一记神助攻。

  “还有人吃这玩意?你们还是人吗?滚滚滚,赶紧滚,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嘴角都快咧开的胡莱拎着水桶就赶紧离开,没有一丝的犹豫。

  他这是生怕白叶浅反悔,在他眼中,这是白叶浅不知道这些珍馐的珍贵。

  这种蛙还有个别名叫做雪蛤,因其可以在寒冬中冬眠五个月之久,故而得名。

  在自然界有“生命力之冠”的美誉,与熊掌、猴头、飞龙并称四大奇珍。

  这种生物会最大化的储备能量积攒在体内下,以让它们可以度过严寒。

  这类蛙,尤其是雌蛤体内更是聚集了来年繁殖后代的所有营养。

  因此,滋补功能更是无与伦比。

  林蛙的名气不显,但雪蛤之名却是众所周知,最为外界流传的功效就是美容养颜。

  最著名的一道菜就是雪蛤炖木瓜。

  以胡莱对于白叶浅正在建设的两座粮仓的规模来判断,这个姑娘绝对不会是不知道特殊功用存在的样子。

  唯一的可能就是她没有见过如此原生态的林蛙。

  跟市场上那种制成蝴蝶状出售的雪蛤的样子的完全不同。

  对于胡莱如此的小瞧人并抠门的样子,白叶浅选择当面鄙视,然后转身离开。

  ————————————

  随便找了块石头,胡莱就坐了下来,看着这群嘉宾们在水里玩的正欢。

  就像薛谦说的,这群人都是来自于城市,他们可能下过水,但那基本上是在游泳池畅玩。

  他们肯定上过山,但那都是全副武装的打扮,拿着自拍杆拍下自己美照,然后传到朋友圈让朋友知道他们体验过爬山。

  身处钢铁森林的他们想要听到鸟儿啼叫都是一种幸运,哪有可能像现在这般的放飞自我。

  即便手里拿着的是最简陋的用树枝制造的捕鱼枪,用窗户上面的纱窗制成的捕鱼网。

  捕获的还没有溜走的多。

  那有如何,他们依旧玩的性兴高采烈。

  正在这时,前方的森林里响起一阵阵嘈杂的声响。

  隐约可以听到有人在大声喊叫着什么。

  胡莱等人自然被这种声响吸引了注意力,简单清洗手脚之后的他们就上了岸,向声音来源走去。

  还不等他们走到,就看见从森林里冲出一人来,满头大汗,气喘吁吁,但步伐飞快。

  “把....把摄影机关了,全关了,一会把这一段也给删了,别让外面知道。

  说出来你们都不敢信,贝爷竟然发现了一头野猪。

  好家伙,得有这么大。今天咱们啊,是真有口福。”

  这人兴高采烈,一边说着一边张开双手的比划野猪的大小。

  按照这人的比划,这头野猪约有一米半左右,如果按照这个标准估量的话,应该也有个五六十公斤吧。

  前文说过,一猪二熊三山君,这个猪指的就是野猪,但这里说的是那种上百乃至二三百公斤的成年野生野猪。

  而目前的这头可能连成年的门槛都没有达到。

  如果有合适的工具,以及提前布置规划得当,真的很有可能让他们成功。

  就如这人说的,今天晚上的他们真的很有可能有口福,你看看薛谦、白叶浅、李二狗等人,有一个算一个的脸上都写满了惊喜。

  可惜的是胡莱并不喜欢这种[口福],他也不准备让这群人有这种口福。

  在当前的这个世界里,野生的野猪是一种比较稀有的动物,但还达不到需要保护的地步。

  包括他们收获的这只野鸡与青蛙都是相同。

  否则节目组也不可能允许胡来带着他们做这种事情。

  胡莱也不是圣人,自然不是因为同情心泛滥才有了如此的打算。

  要不然被他亲手解决的野鸡与各种鱼类的棺材板都要压不住了。

  而原因很简单,那就是这头野猪很有可能跟他有关,那是去年初春的某一天他遇到了几只小猪崽。

  哼唧哼唧的它们很明显的刚出生没有多久。

  在它的附近还有两只同伴,其中一只已然死去,还有一只奄奄一息。

  胡莱不懂养猪,也不是很懂医疗,毕竟他不是兽医,于是委托自己的好友刘飞代为照顾,也就是前文说过的那个养猪大佬。

  等它们稍大一点的时候,听从老爷子建议的胡莱把他们扔进了他能去的山林最深处。

  胡莱喜欢吃肉,但不吃也行。

  这个世界上,没有谁是真的离不开谁,就像胡莱之于这个世界,就像它们之于胡莱。

  从某种程度上说,它们身上有胡莱的影子。

  而胡莱扮演的其实是老爷子的角色。

  这座山很大,山里的动物也很多,但野猪却不多,突然出现在这里的那头野猪,很有可能就是两只中的一只。

  在自己准备离开深山,离开老爷子的前夕,可以与它或者说它们见面。

  这是不是另外一种意义上的因果循环?

  那可得赶紧去,希望不到无法挽回的地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