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我是制作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七章 咱狗爷活了

我是制作人 坐看南风吹 2310 2019.07.14 20:48

  PS:今天在外面,不一定什么时候回去,可能只有一更了。

  ——————————

  因为章建要急着把刚跳过钢管舞的姜凯一行人带回局里,于是早早就离开了。

  把他的未婚妻以及黎青果也带走了,让胡莱也松了一口气。

  带着陈大伟给准备的一些食物,胡莱继续他的旅程。

  这座叫做盛京的城市给胡莱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其中最浓重的一笔还要属那个叫黎青果的菇娘。

  胡莱有一种感觉,他们应该还会再见面,只希望下一次见面,胡莱可以摆脱如此狼狈的面貌。

  会吗?

  那是一定的。

  至少,胡莱有这个自信。

  胡莱想不到,在很短的时间内他就会再次见到黎青果这个姑娘。

  打死他都想不到那时候的他街上唱歌赚钱。

  也是够惨的。

  他都沦落成街头艺术家了。

  ——————————

  坐在出租车上的胡莱看向窗外,窗外的川流不息的行人、车辆以及树木都在高速行驶的作用下,极速的向后退去。

  而临近傍晚的空气已经开始了降温,凉爽的清风吹在他的脸上。

  摸了摸头顶上刚刚剪成的清爽的毛寸,胡莱呢喃道:“新世界,我来了。”

  “小伙子,我们去的是新界车站,不是新世界车站。”闲不住的哥纠正胡莱语句里的错误。

  可能.....话多才是一个合格的的哥必备的条件吧。

  胡莱不知道,因为他的存在让许多人的未来已经开始发生了偏移。

  黎青果是一个,但不是唯一的一个。

  ————————————

  深山老林里的中午是惬意的,即便是天空之上的太阳在散播着炙热的温度。

  因为层层树叶的遮掩,几乎无法直接照在地面。

  在胡莱家中的大院里,就栽了一棵桂花树,还不到开花的季节,但树叶还算繁茂。

  树下有一张躺椅,上面有人在闭着眼睛休息,手里拿着硕大的蒲扇轻轻的扇着风。

  这人正是赵策,刚刚把胡莱给赶走的他觉得这小生活实在是舒服的很。

  舒服的不仅仅是他,还有它。

  它就是那条叫做狗子的哈士奇。

  现在的它就趴在躺椅旁面,睡得正香呢。

  一道白烟飘过,拍打在它的身上,然后烟消云散。

  突然之间的一个冷颤,就像是那种人在梦境中突然惊醒的那种浑身颤抖的感觉。

  浑身激灵的站了起来,喉咙中发出感受到威胁的呜呜吼声。

  然后就是白眼一翻,四脚无力的趴到在地。

  标准的五体+狗头投地,不过狗子还没晕,眼珠滴溜溜直转呢。

  。

  。

  从那一双眼睛当中竟然能够看到一种迷茫的神情,摇了摇头的它眯着眼,就像是在思考一般。

  这条狗竟然能够做出像人一样的表情,这是绝无仅有的。

  片刻之后的它的神情变成了兴奋,迈着四条腿走出躺椅的覆盖范围。

  四条腿的它走进来路竟然有些蹒跚、琅琅锵锵的,慢慢的才算是改观,然后就是疯狂的奔跑。

  吐着舌头在这片草地里疯狂的撒野,树下,房屋,水池当中都留下了它的身影。

  [汪汪汪汪......]

  [胡莱,胡莱,你在哪?你家狗爷我活了。我要吃是最好的狗粮,睡最好的狗窝。]

  如果胡莱在这里,他应该会发现自己能够听懂狗子的说话,自然可以从狗子那里了解到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狗子还是狗子,不同的是它身体里面的灵魂变了,从原本的三月龄的小哈士奇换成了一个从未有过的生命。

  一个曾经是条狗,却不知道为什么成为了一个不知道如何做系统的系统生命。

  但它的本质归根到底还是一条狗。

  估计是玩够的它再次跑到躺椅上,对着用蒲扇盖着脸的赵策汪汪乱叫。

  狗的叫声只有一个‘汪’字音,但这条狗的汪声竟然很有节奏感。

  [老头,老头。胡莱死哪去了?怎么哪都找不到他?]

  狗子太吵严重影响了赵老头的休息,拿开蒲扇的他揉了揉眼睛,睡眼惺忪的看着还在汪汪叫的狗子。

  站起来的他抬起右腿......一脚把狗子踢了出去:“滚一边汪汪汪去,再吵老子今天晚上吃了你。”

  然后理也不理狗子的反应,直接躺下睡起了回笼觉.....

  [汪汪汪汪汪](妈蛋,只有胡莱才懂狗爷的孤独,真的是狗生寂寞)

  旺过后的狗子掉头就向门口的方向走去。

  沿着门口的小路就向山而下,这个方向是清心观的所在。

  一个小时后的道观响起一声声的狗吠声,曾与胡莱有过交际的赵恒、张晓等人都被骚扰过。

  他们可不敢如赵老头那般的生踹狗子,生怕胡莱以后找他们的麻烦。

  这就是标准的打狗还得看主人。

  索性狗子也不捣乱,就是在道观内巡查了一遍。

  实在找不到胡莱的身影的它抽搐着鼻子迈着四条腿向山下走去。

  不知是巧合还是其他,狗子前进的方向竟然是在向南而行。

  这一路上能够抵达的目的地有很多,其中就有胡莱身处的盛京。

  一条几乎可以媲美人类智慧的狗,它的行为应该不会是漫无目的的。

  它同时拥有狗类生物敏锐的嗅觉,这样的话,它的目的应该是循着胡莱的气温寻找胡莱吧。

  上百公里?

  一条狗?

  还真的不是一个玩笑。

  若是普通的狗,那必然是不可能的,但狗子本身就不是普通的狗。

  若是被胡莱知道自家狗子竟然这么特别,他一定会认为这样的狗........肉一定很好吃....

  因为他曾狠狠的吃过系统的苦头,也曾想过如果有机会,一定好好好的整治系统。

  ———————————

  狗子在向盛京而来。

  而此刻的胡莱已经踏上了前往横店的火车,这是一趟长达30个小时的列车。

  如果他知道有条狗正冲着他而来,说不定还会停下等一等。

  可惜的是,他并不知道。

  盛京并没有直达横店的火车,只能从横镇隔壁的义乌镇转车。

  当然,交通方式并不只有这一种,而是五花八门,但这是最符合胡莱的经济状况的。

  飞机飞义乌镇机场,普通票1500+,商务舱2500+。

  对于胡莱来说,那是相当的贵,远远超出他的承受范围。

  胡莱啊,好惨一男的。

  还有一种方式是坐公交车,那就别说了,光倒车就能掉半条命。

  高铁倒是快,只要十个小时就OK,但这价格比飞机一点都不便宜。

  毫并没有过于纠结的胡莱选择了普通的火车,硬座二百,硬卧三百,软卧五百。

  这世道哪有什么选择恐惧症,不过都是没钱闹的。

  有了黎青果的赞助,胡莱决定任性一把,选择一次软卧。

  当然,这跟软卧打七折后只比硬卧贵五十块钱有很大的关系。

  三十多个小时的路途能够有个软软的地方躺着,也算是一种非常享受的人生了吧。

  要是有个软软的枕头,可以抱着的东西就更完美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