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我是制作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傻子敢骗

我是制作人 坐看南风吹 2085 2019.06.19 10:30

  张晓的身影刚刚不见,胡莱就胡来了,直奔早就盯好的目标而去。

  承诺?

  算个屁。

  能当饭吃吗?

  能当钱花吗?

  能让他不被雷劈吗?

  既然不能,那谁也不能阻止他胡来。

  而且胡莱可不是无脑之人,他自信即便是赵恒知道今天的事情,也不过会说他几句。

  最后注定还是会不了了之。

  他在清心观为所欲为,可不是靠的别人的善心,他可是这里的一块活广告。

  只要他在,那话题性就在。

  你想想啊,作为经常被雷劈的胡莱在道观内生活,非常容易被香客当成是道观归化非州兄弟的成功典型。

  管你信不信的,管他假不假的,反正赵恒花钱请了几个有影响力的自媒体这么一吹。

  知名度呗高,生意呗好。

  赵恒?名义上是观主,但其实是老板。

  这道观可不是慈善场合,这是生意。

  商人都是趋利的,杀头买卖有人抢,赔本买卖没人干。

  胡莱也是算准了老赵的底线才敢胡来的,他的心中其实挺有B数的。

  唯一让胡莱庆幸的是这里的民风还算淳朴,至少没人通知【走近科学】栏目组这里有这么一个绝佳的素材。

  要不然分分钟千刀万剐.....

  对于自身的情况,胡莱自然是清楚的紧,但他不能说啊。

  【常挨雷劈】这事,即便爱因斯坦复活也给不出一个完美的答案。

  胡莱也是如此,对于外界盛传的他做了伤天害理的坏事,或者上辈子是避雷针投胎等等诸多猜测,他是打死不承认。

  有警方背书,也有专家强行挽尊,再加上胡莱刻意的找个犄角旮旯的地方低调焦作人。

  是以大多数人只是听闻过他的传说,但并没有真切的见识到。

  久而久之,其他人也就淡去了深挖的心思。

  也让他松了一口气。

  比起上面的理由来,他是个有系统傍身的挂B这件事还是要更难以解释。

  这还不是最关键的。

  最关键的是这个系统是个扣币啊。

  毛功能没展示,张口就要10w块钱。

  在这平均工资只有3000左右元的穷乡僻壤,这就相当的难为人。

  最关键的就怕一言不合——焦作人。

  人生好艰难。

  宝宝心里苦,但宝宝不说。

  不过胡莱心中还是有点希望的,毕竟这十万可能换一个升职加薪,出任CEO,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的机会。

  就这么残忍的忽悠着自己的他每天乐此不彼的用他自己的方式普(坑)度(蒙)众(拐)生(骗)着。

  ————————

  回忆着自己以前可以编纂成【悲@惨世界】的人生过往。

  连忙抹去眼眶里诉说着委屈的泪水,脚步不停的来到自己的目标。

  这是一位身高与178的胡莱相差不大,但体重200斤+的中年男子。

  脸上带有阴郁之意,这样的人来清心观必然是被这里的名气吸引而来的。

  许愿或者求神护佑,必有其一。

  这类人也是胡莱最主要的目标,几乎一抓一个准。

  而且比一般的散客要豪爽的多,前提是你要说到他的心坎上。

  这是技术活,街头上的算命先生们都懂。

  从怀里拿出一封亲手制作的檀香,双手后背的胡莱慢悠悠的向这人走去。

  倒是有点像得道高人该有的架势。

  自信满满的走到中年男子身旁,与他对视而立。

  “我观居士眼眶深陷,眉骨棱高多有磨难,此乃家中有亲人身处劫难之兆。

  因果循环,不曾有亏。”

  双手后背的胡莱目不斜视的看着对方,声音不大却吐字清晰,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

  他相信,如果这人上钩的话,必然会接茬的。

  是的,上钩。

  胡莱身处道观,身穿道袍。

  但他是个屁的道士啊,他就是个西贝货。

  哪里懂什么相面。

  他就是在这说着似是而非的套路话。

  若是不符合条件的人听了,只当一笑不再理会。

  若是真的巧了,说到某人的心中顾虑,那白花花的银子就不期而遇。

  至于良心什么的,并不重要。

  世人到这里祈福,本身就是求个心安而已。

  这里的道观与道士究竟是何模样,别人不知道,他还不知道么。

  既然你们忽悠的,我又如何忽悠不得。

  大家都是一样的坑货,大哥别笑二哥。

  ————————

  陈大伟是个普通人,但人生,相当的波折,中学开始就学着抽烟喝酒烫头,偶尔的向老实的同学们拉点赞助。

  高中上的是两年制的职业高中,学的是厨师,厨师的技能没学到多少,出事的次数倒是挺多。

  拉赞助的范围更是扩大了不少,在街面上也有点名气。

  算不得什么嘿刀大佬,不过是个别人吃肉他喝汤的小痞子,小盲流的角色。

  后来应一位朋友的局,要与对面的一群人切磋下手上的功夫。

  陈大伟那是兴趣高涨,再加上以往的经历,几乎是七进七出的赵子龙附体。

  打的众人胆寒,然后就被人举报,进去蹲了两年,以往的那群朋友别说帮衬了,不落井下石的那都是好兄弟。

  出来以后的他成长了不少,也懂事的多,老大不小的他面临人生一个非常关键的时刻。

  那就是要结婚了。

  头一次相亲就遇到了一个长相不漂亮,但也算不上丑的菇娘,他很中意她。

  她讨厌社会闲散人士,陈大伟将以往的经历给隐瞒住了,并与以前的那种朋友们全断了联系。

  现在他的这身叫做‘幸福肥’的肉,代表他的生活还算惬意。

  陈大伟怎么也有个厨师证,夫妻二人在城里开了间驴肉火烧的店铺,算不上红火,倒也占了个安稳度日。

  然后顺理成章的播种,发芽,茁长成长。

  在快要开花结果的时候,一个坏消息来临。

  某一次的体检时,医生说胎儿的心跳有点不是很正常。

  当然,也只是怀疑,医生也不敢下决断,要么流,要么过段时间仔细的检查一遍。

  夫妻俩决定再等一下,这毕竟是一条生命。

  大伟媳妇的意思是:他们这一辈子没做过伤天害理的事情,老天爷不会对他们这么狠心的。

  陈大伟心里苦啊。

  伤天害理的事情他做的多了去了,但不敢说啊,媳妇至今不知道他吃过两年社会主义大锅饭的事。

  只当这是属于他的报应的他踏上了他的赎(寻)罪(求)之(安)旅(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