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我是制作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三章 尼玛,我就不可能是道士

我是制作人 坐看南风吹 3015 2019.07.07 15:41

  胡莱眼红家具的模样被赵策给看见了,这眼皮子就跳的厉害。

  越发觉得小观盛不了大佛。

  拿起拐杖的他就敲在胡莱的脑袋上:“你小子把口水给我擦一擦,丢人现眼的玩意,老子都八十了,还能活几年?到时候这些东西还不都是你的。”

  用袖子擦了擦嘴的胡莱一脸谄媚的说道:“您老别闹才是,按您的说法,我最少还得等二十年。”

  胡莱这是侧面的祝老爷子长寿百岁,算是他的一个美好期望。

  自然换来了赵策的嘉许,刚放下的拐杖又抬了起来,重要的事情说了三遍。

  “Duang.Duang.Duang”

  “我记得家里还有几坛你自己酿的青梅酒,去给我全拿来。”

  用拐杖杵了杵地面,发出清脆的声响,笑着的赵策继续说道:“胡莱,今天的我非常高兴,我要不醉不归。”

  “不行,医生说了您一天最多喝五钱,再者说,我赵叔天天来,都快成恶客了,不用这么高兴。”撇了赵恒一眼的胡莱说道。

  “噗嗤,咳!咳!”本以为就是局外人的赵恒差点呛死,摸了把嘴唇的他指着胡莱,骂道:“滚你小子,你赵叔我哪里亏待过你,老子五十多了,你也好意思当面编排。”

  “得了吧你,现在我还记得我十八岁成人礼,你搞的神神秘秘的,结果送我一U盘的种子。老叔,你可长点心吧。”

  胡莱的话让五十多的赵恒吓的脸色都变得唰白,脑子都没过就要起身抽胡莱的脑瓜子。

  叔叔打侄子,天经地义。

  谁想咣当一声磕在桌子上,撞的桌子都抖了一抖,差点把桌上的茶具给撞到。

  没抽着胡莱的他咧着嘴开始摩挲自己青紫的大腿,歪着身子的他看向胡莱,连连对他使眼色。

  主要是当年四十多的他还做这么孟浪的事情,要是被赵策知道了,是真的会打断他的腿的。

  有些事别人不知道,甚至胡莱也不知道,但赵恒心里可是明镜一般,他姓赵,赵策也姓赵。

  一笔写不出两个赵字,他是赵策的亲侄子。

  他出现在这里的原因,也有担心赵策生活的因素在其中。

  这一点赵策是知道的,不过他严禁他插手他跟胡莱的生活。

  现在倒好,要是被老爷子知道自己给胡莱送种子的事情,那九条命也不够打杀的。

  唯一让他庆幸的就是老爷子今年八十高龄,早就过了上网冲浪的年纪。

  一般情况下,他是不应该知道[植物种子]与[步兵种子]的区别。

  “种子?什么种子?”

  赵策果然问了。

  让赵恒汗如雨下,一脸苦逼的看着胡莱。

  “种子啊,怎么说呢....”摸着下巴的胡莱表面陷入思考。

  知道舍不得兔子逮不着狼的赵恒不敢犹豫,解开手上的一块怀表,直接扔给胡莱。

  “我肚子饿了,快滚。”

  “得令,我的叔。”

  一把抄起手表的胡莱哒哒哒的就跑出正堂,他不知道这表如何,但看着蓝盈盈的表身。

  决计不是什么便宜货,至少得比千元档的卡西欧要贵一些吧。

  要知道胡莱身上的装备全部加起来,也超不过300块钱。

  这还要什么自行车。

  打发走胡莱的赵恒心里松了一口气。

  心还没放到肚子里,赵策又开口了。

  “你们神神叨叨的在说什么呢?什么种子不种子的,还有那个U盘是什么?”

  “没事儿没事儿,这不是早些年胡莱想种蔬菜吗?就让我给倒腾点种子,西红柿,黄瓜、秋葵、豌豆之类的种子,U盘就是个盘子。”

  说完话的赵恒看着赵策,对方脸上依旧是半信半疑。

  不敢就这个话题继续深入的他连忙岔开话题道:“叔,咱就别聊这个了,还是聊聊刚才的话题吧。

  我听您的意思是想把这里的生意都留给胡莱?这不合适吧,家里人会不会有意见?”

  说话的赵恒有些谨言慎微的意思。如果被别人听到,可能会耻笑他小家子气。

  毕竟表面上的赵策的家产只有这一间破烂的道观。

  但只有他知道。赵策的身家远不是他表现出来的这般清贫。

  道观是赵策的,这里说的可不是这家无名道观。说的是清心观。

  甚至是这附近的这片旅游区的开发也有他的功劳在其中,二十年前的赵策是这里的主人。

  然后当地官府想要开发这块土地。世人皆知赵策将这片土地的使用权拱手相让。

  但无人得知,这片土地的开发是由策马集团与当地官府联合开发的。

  当地官府与策马集团的分成比例是6:4。

  清心观可谓是亲儿子,是以才能在这里扎根成长。

  清心观就是策马集团在这里的代表,而他-赵恒就等于是清心观的董事长,是股东,是管理方。

  但真正能够一言而绝的还是赵策。虽然他自清心观成立以后就没有插手过任何的经营。

  至少,他是有这个权利的。

  这也是胡莱可以在清心观里为所欲为的真正原因,从某一方面来说,胡莱才是真正的小开。

  虽然这一点从来没有人跟胡莱说过,甚至都没有提过。

  从从属关系上来说,清心观是策马集团的,但归根到底还是属于赵策的。

  如果赵策决定将这份产业交给胡莱的话,那策马集团没人会,也没人敢拒绝他的意思。

  因为他是策马集团的缔造者,当前的集团掌舵人是他的儿子。

  对于赵策来说,这只是一个决定,但对于赵恒代表的策马集团来说,这是过亿资产的归属问题。

  赵家人不敢对老爷子有意见,但对于胡莱可不会太客气。

  毕竟他们姓赵,而他姓胡。

  赵策活了八十年,不是人精也活成人精了,自然会赵恒等人可能存在的质疑了如指掌。

  他说道:“策马集团的事情的我早就放手二十多年了,我不会管也不想管。这里的投资是经过策马集团经手,但我就跟你大哥说过,这是我私人的投资项目。

  胡莱是我收养的,是经过我认可的家人,即便他姓胡,那也是赵家人。

  二十年前我带着胡莱去魔都治病的时候,赵昂就见过胡莱,他认胡莱为干儿子,所以说,胡莱与素素一样。都是我的孙辈,你的侄辈。”

  “您的决定我们不敢干涉,不过我有一个问题,既然您打算把这里交给胡莱,为什么还要让他离开这里去独立打拼,而不给他丝毫的助力?”赵恒疑惑的问道。

  他的疑惑是有原因的,前段时间的他到这里来确实是有目的的。

  但今天的他是被赵策邀请来的,因为赵策要与他商议一件事。

  关于胡莱的未来。

  虽然胡莱没有名言,但只要不是傻子,都可以看得出来他想要去山外看看,这一点赵恒知道,赵策也知道。

  而赵策的本意是支持胡莱走出去的,在赵恒看来,这是赵策想要让胡莱去外面的世界亲手拼出一个富贵荣华。

  他没想到的是胡莱在赵策心中的地位竟然这么高。这是他这个亲侄子都没有的待遇。

  别人不知道这里的情况,但赵恒是了解的,这片旅游区可以提供的纯利润高达上千万。

  即便按照四成的比例分配,可以分到手的也有数百万之多。

  这可不是一次性的补助,说它是个聚宝盆都毫不夸张。

  不说这一辈子无忧,但只要胡莱不败家,足够胡莱安稳一生,至少省了他奋斗二十年。

  现在赵策的举动就是明明手里有聚宝盆,却给胡莱一个破碗要他出去要饭。

  有点诡异呢。

  端坐正堂的赵策正面看向前方,通过大门可以看到外面是郁郁葱葱的被山林覆盖的高山。

  绿意盎然,生机勃勃。

  “好男儿志在四方,我总觉得,胡莱不需要我的帮助也可以取得这般,乃至更大的成就。

  我很期待这一天,如果他真的行,那他也就不需要我的这点帮助了。”

  “既然您这般看好胡莱,就放他远行不就好了么?为什么还要让我来做劝架?您这不会是想跟他打一架吧?”

  “在胡莱离开这里之前,我要给他上最后一课。他还年轻,有些事情不一定看得透,可能需要你出面点拨他。”

  “可是....”

  门外传来的一声声报菜名的声音打断了屋内正在交流的两人。

  让话说半截的赵恒只能把疑惑暂时放在心里。

  “菜来了,菜来了,铁锅鲶鱼呼玉米饼子,香酥鲫鱼,麻辣田鸡,西红柿拌糖,黄瓜拉皮,虾仁旮瘩汤。”

  话音刚落,胡莱就再次踏入正堂,手里端着两个盘子放在桌上。

  如此反复数次,六道菜就摆在了三人的面前,还有两坛未开封的陈酿。

  这应该就是赵策点名要的青梅酒了。

  胡莱会做菜,但水平嘛,其实一般,他的厨艺都是从百科全书上搜索来的。

  卖相什么的也别要求太高,至少毒不死人。

  横跨三代的三人吃着菜肴喝着酒,聊着附近的趣事,倒也相谈甚欢。

  太阳早已西下,黑色的天幕早已张开自己的怀抱将天际笼罩。

  明月高悬,一丝亮光给大地增添了一份朦胧的神秘感。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