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我是制作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不善意的谎言

我是制作人 坐看南风吹 2385 2019.06.18 19:05

  PS:求推荐票,求收藏,求书单。

  ———————————

  胡莱皮归皮,吐槽归吐槽。

  但要是让他放弃系统的话,还是舍不得的。

  毕竟只要10W就可以开启不一样的人生,清仓大甩卖都没有这样的好事。

  系统诶,那可是诸天万界的硬通货。

  如果没有这次意外,胡莱的未来几乎是清晰可见的。

  一般情况下是跟附近的某个女子按部就班的恋爱、结婚、生子,然后就是日复一日的一生。

  奋斗然后成为人上人?

  那玩意比网络小说里的主角逆袭还要扯淡。

  一个咸鱼就算得到了重来一次的机会,也不过是再重复一遍原时空的行为罢了,或许情况会改善,但几乎不可能出现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地步。

  人跟人是有差别的,家庭背景,生活环境,人际交往这些看似不起眼的因素才真正决定一个人的上限。

  就以胡莱为例,同样想要启动系统,若是随便来个二代选手,只要说一句:“老豆,打钱。”

  简直比打个响指还要轻松。

  而胡莱这种没有家境加持的普通人,却只能假冒道士在道观里面招摇撞骗。

  当明星赚更多的钱,当制片人成为生物链的最顶端那是未来的因缘际会,而现在的他应该活在当下。

  最起码把这个小破系统给启动起来,就算真是个黑店,也可以死心不是。

  万一启动的面冷心热的系统,那岂不是美滋滋。

  管他什么系统呢,有总比没有强的多。

  胡莱要的只是成为人上人的机会,至于职业种类可以顺势调整的。

  对于目前的胡莱来说,他的人生只有:赚钱、赚钱、赚钱。

  不是重要的事情说三遍,而是他需要赚三倍乃至更多的钱。

  ——————————————

  现在的胡莱站在道观的台阶下,就是在搜寻下一个会被他这个天命之子选定的幸运儿。

  只见他的眼眶微睁,眼神大亮,迈开腿就要向一位低头垂手、脸色阴沉的中年人走去。

  三步没迈出去,就被张晓拉扯住了。

  不得不停下脚步的胡莱不满的看着一脸紧张的张晓,猛地推了一把。

  嘴里训斥道:“张晓同学,刚才赔了聊了好一会,咱俩也算是朋友了吧?没有你这么打击朋友想要奋斗的那颗火热的热情的。

  你要说我不是你的朋友也行。你是新人,可能对我不是很熟悉,你可以出去打听打听下,我胡莱可不是什么好好先生。

  你要是有点数就赶紧走,省的一会天雷劈我,再给连累了你。就算老赵拦在我面前,也不行阻止我。”

  对于胡莱说的‘朋友’两个字,张晓是不信的。

  不过他胡莱的恶名那是如雷贯耳,刚刚入山一个月的他从前辈嘴里听烂了胡莱的作恶多端。

  胡莱,跟自己一样都是八八年生人,到现在的2012年,正24岁。

  无父无母的孤儿,家住清心观后山的一栋民居。

  与他的名字相对应的,他是一个非常胡来的魂淡。

  上树掏鸟窝,下水捕鱼,上山捕兔子,最常做的事情就是在道观白吃白喝,还经常打包。

  若只是打包些吃食也就罢了。

  尼玛,九成新的电冰箱,洗衣机,微波炉,山地车,电脑,以及最新款的水果机都被他给带走过。

  最关键的是这个比还有膀子力气,把二百斤的冰箱往自行车上一栓,能骑十几里山路。

  还不耽搁他再回来吃顿晚饭。

  一分钱没花,硬是把自己家布置的跟城里的楼房一样齐全。

  十年前的熊孩子,终于长成了大恶不算,小恶不断的魂淡。

  妥妥的人嫌狗憎的性子,但这家道观里的人恰恰拿他没有办法。

  因为按照名义上来说,这个少年是这里的半个房东。

  或者说收养胡莱的那个老头是这里的地主。

  是以只要胡莱的行为不太过分,道观的人倒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以前的他还只是拿些东西,但从前段时间的他开始了变本加厉。

  因为他的举动让道观有了新的改变,以往的实习项目发生了改变。

  新人入职,实习任务就是跟随着他,将他骗了...哦,不,在道观里不能用这个字。

  应该说是点拨了多少迷茫的香客,然后换来一点微薄的供奉。

  实习生要时刻谨记提醒胡莱,一定要注意尺度。

  很幸运,张晓的任务就是这个。

  不幸的是,胡莱根本不听他的。

  观内的前辈们对于这个叫胡莱的小子识视若狗皮膏言,不敢沾惹三分。

  张晓也是如此,一般的情况下他都是远远的缀着。

  但今天不行,因为胡莱胡来的太过分。

  胡莱嘴里说的即便在场都不能阻挡他的老赵,全名赵恒。

  是【清心观】的观主。

  赵恒与胡莱曾达成一项协议,他可以在道观内经营一点小生意,例如向香客出售‘焚香’。

  一天只能出售五组,一组三支定价三十元整。

  这个价格是有说法的,跟清心观里出售的最普通的清静香一般无二。

  若是胡莱能够全部出售的话,那他的月工资也算是4000左右。

  是高于本地的工薪阶层的。

  而今天的胡莱已经出售了十组,但依旧没有罢休的意思。

  这就相当的不按套路出牌了,让还在实习期的张晓非常的纠结。

  不想得罪对方,但这又事关自己的工作,不作为的话就是得罪老板。

  无计可施的他只能拽着胡莱的衣角,试图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的说服对方。

  张晓愁,胡莱也愁,他也有苦难言,今天的系统公告与昨天不同,除了每次都有的完成度以外。

  多了系统开启的倒计时,换言之,若是无法在规定的时间内完成,那他以往的付出都将化为东流水。

  或者系统会离开他,选择一个更有实力的宿主。

  尼玛,如此势力眼的系统即便阅点的作者们都不敢写吧........

  这是其实琼鼻宿主啊,在这狗都有人保护的年代,竟然还敢大张旗鼓的搞歧视。

  这是缺乏社会主义的鞭策啊!!

  胡莱很生气,但他也只能生气,狗币系统一直装死中。

  让胡莱心中一直是有郁火的。

  看着张晓这幅任打任骂的姿态,让胡莱是又气又急。

  推又推不开,打又打不得。

  ‘我也不难为你,这样吧,你给老赵打个电话,把这事说明白。

  他要是不同意,我扭头就走,二话不说。’

  说罢的胡莱一脸正气,似乎他才是受到委屈的一方。

  而张晓则是眼神大亮,连忙道:“真的?撒谎你是小狗啊。”

  看着胡莱认真点头的样子,摸了摸身上的张晓提着衣角,就直奔后院而去。

  他这是去找赵恒的。

  张晓有手机,这是不用怀疑的,但因为工作性质特殊,在工作期间是不允许携带任何智能产品的。

  若是被人发现,直接就是开除。

  毕竟在外界看来真人们都是避世潜修,若是被人看到手里拿着智能机刷着逗引或者微视小视频,或者撩骚个小姑娘。

  或者在点拨迷茫的香客的时候突然响起“月亮之上,小苹果”等洗脑歌曲的话。

  实在是煞风景。

  分分钟登上头条,绝对安排的明明白白。

  胡莱自然知道这一点,他就是故意支开张晓,要不然肥羊就要跑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