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我是制作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章 真的是个好人

我是制作人 坐看南风吹 2042 2019.06.30 22:26

  经过一段时间的接触,胡莱对于身边这个叫白叶浅的姑娘也算有了一点了解。

  这是一个非常傲娇的小娘们儿,面对陌生人的时候,她的戒备心非常重,且格外的疏远别人,就像那冰山一样。

  但要是面对她心中认可的人,她的表现与其他同龄的小姑娘们没有不同。

  对于胡莱来说,她有点像邻家大姐姐一般,算是非常照顾他,即便他时而口花花也不是特别的生气,至少没有翻脸。

  胡莱也不知道为什么她会对自己另眼相看,但也有过猜测,或许是自己的人生与她那走失多年的弟弟有诸多的契合之处。

  她把她对弟弟的某些执念寄托在自己的身上,即便胡莱胡来,也被他强大的弟弟属性给消弭无踪。

  他还算了解白叶浅,自然知道她的话其实是觉得自己没有收获丢人呢,上面说的话,把胡莱的名字换成她的才是最合适的。

  即便她言必称是自己的‘善良’,才‘故意’放野∞鸡一条生路。

  但只要不是瞎子的人,都是可以看的出来事情的真相,不过没人敢直言相告而已。

  她才是连个锤子都没有找到的咸鱼,她开口埋怨胡莱,只是想要让胡莱替她挽回几分颜面。

  就像姐姐遇到了难处叫弟弟帮忙,那是天经地义的。

  姐弟嘛,一奶同胞。

  就像有的人人家结婚,家里有暴躁小舅子的就会挂出横幅,说:你敢让我姐掉一滴泪,我就断你一条腿。

  咱们就是提有这个事,不建议啊,尤其是家里有姐姐的。

  这也是白叶浅亦步亦趋的跟着胡莱的原因之一,如果胡莱有了收获,那她就可以顺理成章的接手。

  [她,白叶浅,怎么可能一无所获!!!]

  这就是胡莱的猜测。

  丝毫不为白叶浅语言攻势所动的胡莱依旧保持节奏的巡视着岸边的草丛。

  突然之间,他一把拉住白叶浅的手,把她拉向自己的方向,差一点就把她揽在怀里。

  几乎同时,啊啊直叫的白叶浅闭上了眼,一拳一拳的锤在胡莱的胸口。

  “啊~,救命啊~胡莱耍流氓了,胡莱你别这样,我可是拿你当亲弟弟对待的。”

  听到白叶浅呼救的众人连忙往这跑。跑的最快的竟然是扛着摄影机的危机的VJ。

  连自认为身强体壮的李二狗都落后他一个身位。

  而胡莱自然发现了这一点,让心生忌惮的他连忙后退两步,双手张开,示意自己并没有不轨的想法。

  呵呵,肤浅的女人。

  果然是胸∞大无脑。

  怎么可能有男人当着很多人行不轨之事呢,这不是找死么。就算真的有这个想法,也得去把你拖进小树林啊。

  “吃个野鸡蛋也犯法吗?”

  胡莱一指刚才差点被白叶浅踩下去的位置,那里有一个用杂草搭成的窝。

  窝里面有十几枚泛着青色的蛋,比普通鸡蛋还要稍小一点。

  别人不知道,胡莱却知道这是野鸡窝,这蛋自然是野鸡蛋。

  从发现这里的环境的那一刻,再加上刚才他们遇到的那一只野鸡,让胡莱心中有了猜测。

  那只野鸡的窝很有可能是在这水塘附近。

  围着池塘巡视了半路,总算有了收获。

  十几枚野鸡蛋,还算不错。

  此时的白叶浅也明白自己的反映有点过激,胡莱虽然拉了自己的手,但并没有进一步的接触。

  再加上他嘴里说的[野鸡蛋],让她对事情有些了然的同时也有了更活泛的心思。

  不理会胡莱的她,双手护着鸡窝:“不准你打坏主意,这是我找到的,我很严肃的警告你,我会咬人的。”

  一副老母鸡护犊子的样子,不同的是老母鸡护犊子是为了保护他们,而白叶浅却是要拿它们做晚餐。

  一个是生命的起点,一个是生命的终点。

  两人这一来一回,其他人也呼哧呼哧的姗姗来迟。

  “浅浅不要怕,有我们保护你。”

  “好小子,我就知道你心存不轨,吃我二狗一狗腿。”

  二狗与张峰还有王哒哒三个男人围着胡莱。

  看着白叶浅,只要她一句话,就可以将他擒下。

  “别急,别急,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误会,胡莱,怎么回事?”薛谦劝解大家不要冲动。

  眼看着这阵仗有点大,连白叶浅都着急了。自己误会胡莱耍流氓的事情是绝对不可以说的。

  那就随便编个借口呗。

  “我发现了一个野鸡窝,里面有十几个鸡蛋,我怕被胡莱抢了去...”

  “..........”

  “..........”

  “我就说是个误会嘛。”薛谦居中调和着。

  “我真的是个好人,求求你们一定要相信我。”胡来也松了一口气。

  现在他们的一举一动都被摄影机收在里面,要是白叶浅说两句模棱两可的话,那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你要是真占便宜还好说话,连个小手都没摸上,再背上流氓的锅,那可了不得。

  这辈子是不用混了,弄不好还要被白叶浅的叫浅色调的粉丝团队,给强行人肉。

  既然白叶浅亲口说刚才的是个误会,那其他人也自然不好过于追究胡莱的责任。

  众人哈哈笑笑,这事就算翻篇儿了。白叶浅蹲在地上一枚一枚的数着窝里的鸡蛋,眼里满是爱意,不过那是属于吃货的光芒。

  要是野鸡知道自己的老窝刚被人给抄了,估计能跟她拼个你死我活。

  有句老话说的好说曹操曹操到,今天在场没有曹操,但有野鸡,胡莱刚想到野鸡,这只鸡就出现了。

  这只鸡还不知道自己的老窝被人抄了,也没有发现胡莱等人的身影,就这么静静的站在河边,在草丛里寻找着食物。

  胡莱没有说话,拍了拍白叶浅的肩膀,然后指了指野鸡的方向。

  后者的眼睛直接红了,可能是想起曾经被野鸡支配的耻辱,紧紧的握着手里的武器。

  了解自己什么实力的白叶浅看向胡莱,脸上写满了诚恳。

  了然一切的胡莱就要去接她手里的武器,谁想她手里握的还挺紧。

  胡莱明白她这是还没有放弃,准备再放手一搏。

  也是,有了野鸡蛋打底,就算没有捕获这只野鸡,也不至于太丢人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