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我是制作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涩会主义毒打

我是制作人 坐看南风吹 2112 2019.06.19 21:14

  ————————

  胡莱的梦想很难照进现实,但没有梦想的人跟咸鱼有什么区别。

  管你面前是土鸡瓦狗,还是满天神佛,统统推倒,推倒。

  现在的胡莱就需要迈过眼前的一个门槛,一个几乎张开怀抱大喊:‘快来宰我吧’的肥羊。

  在陈大伟殷殷切切的哀求声中,似是被感动的胡莱长叹一口气。

  语气不舍的叹道:“也罢,也罢。”

  道袍的袖口一抖,从里面的袖袋里面掉落一封密封的非常好的焚香。

  不用开封,就能闻到一股让人心旷神怡的香气。

  胡莱道:“这乃是我家恩师最巅峰的作品,取材千年沉香木,其中还融合百年参苓等诸多珍贵的药材。

  这清心观的赵恒观主可是向我索求已久,我都不曾松口。

  若不是见你心诚,我是断断不舍得拿出来的,这里面共有九支,每隔一天焚香一支,置于病人所在的静室内。

  当然,你要是焚香三柱上禀三清,那也是极好的。”

  陈大伟时若珍宝的接了过来,颤颤抖抖的问道:“敢问真人,这真的能有效果吗?”

  “出家人不打诳语,这等奇巧手段只是辅助,不可替代药食,千万不要讳疾忌医。”

  略顿的胡莱继续说道:“若是居士不信,那还给贫道即是。”

  说罢的胡莱就要动手去拿被陈大伟护在心口的焚香。

  谁想陈大伟却后退数步,想来是不舍得放弃。

  陈大伟也被自己的举动搞得有点赫然,明明不舍得,心中却对对方抱有怀疑。

  要是此物无用也还罢了,若是真有用处,那不是毁了机缘嘛。

  抢先一步开口:“真人所赐,不敢辞,敢问...敢问...这个....多少钱。”

  玛德,终于点到正题了,胡莱心中大定,不过语气上不可透漏出自己的迫切之意。

  毕竟真人嘛。

  这逼哥还是要维持的。

  “谈钱就庸俗了,若是居士有心,随便给几个表示诚意就好。”

  胡莱的诚意两个字用了一点重音,只要不是二货就能听得出来潜台词是:越多越好。

  很显然,陈大伟不是个智慧型的人才,脑子里面也没有那么多弯弯绕绕,掏空了口袋的他摸出全部的钱财塞向胡莱的手中。

  两张红,一张绿,两张十块,单块的不计。

  一共270元。

  胡莱抬起手来,直接荡开陈大伟攥着钱的手。

  这可不是他不贪钱,要不然他何必在这里忽悠呢。

  很明显,他这是嫌弃钱少。

  不是心黑,实在是他不想做赔本的买卖。

  焚香分好坏,胡莱的身上就备有好几种规格的,面向不同层次的顾客。

  就是有那些一掷千金富家子弟不要最好,只要最贵,胡莱怎么忍心打搅他们如此迫切的想要装那啥的欲望呢。

  这九只香与怀里那种一支九块九,一封三十元的不同,这其中的材料是货真价实的。

  胡莱还是有底线的,他需要钱,可不会为了骗钱而骗钱,尤其是家中可能还有病人的。

  就像他直接承认这般手段只是奇巧玩意,可信可不信,但绝对不可以讳疾忌医一样。

  他勉强还是有底线的。

  他是一名创业当中的商人,但自认不是奸商。

  这香里面的沉香成分得自收养他的赵老头的一件沉香藏品,是胡莱偷偷用小刀子给刮下来的。

  是以,即便是他也不可能量产,他怕被赵老头给打死当场。

  药材更好说,胡莱可是在山上长大的,对于山上的名贵药材自然是如数家珍。

  数年前的他曾发现一棵野山参,据村里的老人判断,参龄应该在四五十年左右。

  这香里用的很少,但这般珍贵的药材可是用一点少一点,说堪比黄金也是丝毫不差的。

  就问一句,这样的焚香怎么可能便宜。

  即便卖的贵,但它真的值。

  这要让本身就极度缺钱的胡莱怎么可能去做赔本买卖。

  商人嘛,都是逐利的,嘴上说着亏钱的都是套路。

  什么是亏钱,宁肯不做也不卖的买卖才是真正可能亏钱的。

  虽然胡莱经常自诩说学雷风做好事,但那也就是说说而已。

  就像有人问你:让你把一百万,一栋房或者一辆车捐给郭嘉,你愿意不愿意。

  绝大多数人的回答是‘愿意’,只有小部分人回答‘不愿意’。

  不是因为他们思想觉悟低,而是他们真的有一百万,一套房或者一辆车。

  嘴炮总比实际行动要简单的多。

  一个富豪做好事,会被人称赞为:慈善家。

  一个穷人做好事,就会被某些人讽刺是:没尼玛钱,装尼玛大尾巴狼,傻*。

  慈善是属于富人的,而穷人能够拥抱的就是保持自身的善良,这就足够了。

  等到胡莱经济自由的时刻,他也会选择做慈善回报社会,但不是还在遭受涩会主义毒打的现在。

  思考间,一拳怼在陈大伟的胸口,让他一个颤栗,另外一只捏着焚香的手则顺势收了回来。

  然后就是毫不拖泥带水的转身离开。

  “我乃修行中人,岂可被遍是污垢的钱财沾污!俗,俗不可耐。”

  陈大伟只是有点直,但不是傻。

  本来还当遇到了视金钱如粪土的真人,谁想真人也在尘世间挣扎。

  被胡莱这么一点,瞬间明了。

  是转身离开,还是多化些钱买个心安?

  眼看胡莱就要走远,顾不得思量得失的陈大伟连忙高声道:“真人别走,是我的不是,扫码成不?”

  停下脚步的胡莱一脸平静的看着陈大伟,看得后者更加的噤若寒蝉。

  终于胡莱开口了:“这个可以有,致富宝还是微信?”

  “都可以的。都可以的。”

  不怒反喜的陈大伟掏出手机,点开了最常用的威信,点了扫一扫。

  与此同时,真人胡莱也打开了二维码收款。

  滴的一声,二维码下面就显示:河间驴肉陈大伟正在付款。

  呦呵。这还是个买卖人啊,怪不得一点就透,有点悟性。

  胡莱看似风轻云淡,其实心中还是有点紧张的,他怕陈大伟的悟性不够用。

  万一他只是在不到三百的基础上只加个二三百的话,那该怎么办?

  这根本达不到胡莱那不能低于1200的心里预期。

  难不成还能打他一顿?

  要知道出家人可是要戒怒...

  等等!有点入戏了呢,胡莱突然醒悟过来,自己可不是出家人啊!

  那就打吖的,务必让他尝尝涩会主义毒打的滋味。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