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我是制作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二章 话说一半,打死活该

我是制作人 坐看南风吹 2054 2019.06.26 19:02

  坐在C位出道的是刚刚将大米下锅开始蒸煮的白叶浅。

  白叶浅右侧的是薛谦,左侧就是胡莱了。

  他们面前的桌上摆着许多的蔬菜,这都是薛谦亲手从胡莱的后院菜地里摘来的。

  现在的他们是以聊天的方式穿插着摘菜的日常工作。

  “胡莱是吧?这个名字可真的是....新颖啊。”实在不知道应该怎么夸奖胡来的白叶浅在稍稍一顿后才说出口。

  感叹自己文化水平不行的她长舒一口气的她连忙,岔开话题道:“我就叫你小胡吧,问个问题哈,昨天晚上的你为什么还在森林里逗留啊。”

  手里正在给菜豆抽筋的胡莱幽幽的调侃道:“幸亏我姓胡,要是姓王的话,得吃多大亏。”

  手上的活计一顿的白叶浅还有点根不上胡莱的脑回路,疑惑的看着对方。

  而擅长搞笑的薛谦把手里正去皮的土豆往水盆里一扔,双手一拍,指着胡莱调侃道:“小王吧,小王八。”

  果然是个非常会抢戏的男人啊,最关键的是反应之快,不落痕迹的在观众心中留下印象。

  这年头想红的人多得是,这人能红一次本就很厉害,过气以后再次翻红也说明这人是有点能力的。

  “噗嗤”一声,这是刚明白胡莱话里的潜台词的白叶浅,知道自己有点失态的她连忙捂住嘴。

  不过那微微耸动的肩膀说明胡莱刚才的自我调侃还有点意思。

  而胡莱其实并不是刻意的去营造气氛,他只是习惯性的将在沙雕群里的功力拿了出来。

  “谦谦同学,请你出去。”一直门口方向的胡莱开口道。

  假装生气的撇了一眼薛谦,而后者果然配合他做了一个[我不听,你又能拿我怎样]的表情。

  知道过犹不及的胡莱没有继续沙雕行为,而是开始了解释:“关于我大晚上的还在森林里面溜达的原因,那可是说起来话长。

  我刚下班.....”

  “..........”

  白叶浅与薛谦连手里的工作都给忘记了,眼睛一眨一眨的看着胡莱,等着他继续说。

  可是好像没有以后了诶。

  因为胡莱拿起茶壶给自己添了一杯茶,然后慢条斯理的喝了起来。

  抬头一看,这两人盯着自己干什么?也要喝茶吗?

  疑惑的举起茶杯说道:“来点?我自己炒的药茶,驱寒暖胃、强身健体、排毒养颜。”

  被噎住的白叶浅一把把胡莱手里的茶杯夺下,不带好气的问道:“别给我打岔,继续说,你下班后怎么了?”

  “对对,你知不知道老句话说的好:[话说一半,打死活该]么。”薛谦频频点头补了一句。

  “就下班啊,遇到你们了呗。”

  “嘿~,不是...”着急的扭了两下身子的白叶浅也不顾所谓的镜头感了,脸上写满了:不悦:“你别给我闹啊,刚才你说了[说来话长],这才一句话就结束了?”

  “那你还要我怎样!!”

  “嘿,我这小暴脾气....”

  眼看白叶浅开始挽袖子要幹胡莱,一旁的薛谦连忙来着前者的衣角:“姐姐嘞,摄影机还来着呢。”

  “.........”

  六目相对有点尴尬。

  要不说白叶浅是个演技派呢,这脾气来的快,这脑子转的也快。

  若无其事的继续挽袖子,一脸讶异的回头看着扯她衣角的薛谦:“薛薛,你这是干什么呢?我挽挽袖子凉快下。”

  嗯,薛薛是薛谦的昵称,按理来说,谦谦更适合他,但节目组已经有了白叶浅,她的昵称才是浅浅。

  so....

  连忙松手的薛谦举起手来:“我就是看你一副有点褶,给你整理下,你继续,你继续。”

  “停一下。”镜头后的一个男人面带红光的冲到胡莱三人的面前。

  这人叫周树....

  含有鲁迅先生66.66%的名字基因的那个周树。

  他的年纪不大,三十来岁的样子,是《野外探索》节目三名执行导演中的一人。

  这个年纪就能担任执行导演的职务,算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了。

  虽说比不得外面扬名立万的电影、电视导演,但胜在一个稳妥。

  电视台嘛,铁饭碗。

  若是没有太大的野心,甘心安于现状的话,倒是一个养老的好地方。

  胡莱对于这个人还不熟悉,但经过一段时间的接触,感觉这人的身上非常的有干劲,是个有想法的人。

  只见周树兴奋的喊道:“完美,你们刚才的表现简直是太完美了,完全看不出一丝录制节目的勉强与生硬。

  这几乎就是普通人面对突发事件的最直接反应,这是电影镜头都不一定能够达不到的真实。

  就这样,保持住这个状态,休息五分钟,我们继续,我可以允许你们不用死板的按照剧本的流成进行,我要效果说话。”

  表现很好?

  有吗?

  或者说有表演吗?

  胡莱不知道别人的想法是如何的,他自己就像无视了摄影机存在一般的与朋友聊天。

  转头看看白叶浅,她的脸上竟然有一‘丝赫然’,她竟然在不好意思?

  难道刚才的她不是演的,而是真情流露?所以说,如果不是薛谦拉着她,自己真的可能会被强行幹一波?

  果然是个情绪化的性格啊?或许正是需要拥有如此敏感情绪的人才会成为一个演技派吧。

  这样的演员更容易与别人的情感发生碰撞,更容易了解别人的情绪。

  再看看薛谦,一副被表扬后洋洋得意的样子。

  嗯,这货应该是瞎猫碰见死耗子的以为局势很紧张而真情流露。

  算了,看在你可能救了哥们一次的面子上,不拆穿你了。

  胡莱并不知道,他无心的几句俏皮话给他招惹了一个敌人。

  那就是丢面的白叶浅。

  有了五分钟的缓冲时间,让白叶浅有足够的时间去回味刚才胡莱的话。

  多明显啊,他是在说俏皮话,而薛谦则是给他捧哏,而只有她当真了吖。

  越想越觉得自己好像把蠢萌的那一面给暴露出来的白叶浅就气的牙根痒痒。

  恨不得上嘴唇下嘴唇一碰,一口咬死胡莱这个狗货。

  老话说的好:在哪里跌倒就在哪里睡一觉,呸,爬起来。

  心中定下了计划的白叶浅用危险的眼神看着胡莱,似乎在说:小子,等死吧你。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