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我是制作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4-25章 别问,问就是杀熟

我是制作人 坐看南风吹 2064 2019.06.27 21:26

  半个小时以后,还是这张桌子,还是那群人,还是那些蔬菜。

  主人胡莱,嘉宾白叶浅,歌手薛谦,三线演员张峰以及主持人王哒哒都围坐在一起。

  石桌上摆的就是今天早晨的早餐,按照原定的计划是做炒菜的,主食是干饭。

  很顺利,干饭非常的干,黑到若是有一丝水分算胡莱输的程度。

  若是锅巴的话,还算是意外之喜。

  可惜,它不是。

  它的归宿是进入垃圾桶,成为不会发挥也不会挥发的黑化肥。

  终究还是回归到了胡莱最初的‘吃打卤面’的提议,唯一的差别就是卤子的种类多一点。

  ——————————

  真人秀,是一个形容词,但也可以是一个动词。

  最关键的就是后续的那个‘秀’字。

  这可以是优秀的秀,也可以是作秀的秀。

  作秀也就是接地气的以观众可以接受的方式将嘉宾刻意营造的生活展现给观众,并让他们以为这就是真实的生活。

  五人在这里吃着饭,聊着天。

  刚才还悲伤的快要昏死过去的白叶浅已经调整好情绪,唯有红红的眼眶昭示着刚才那不是梦一场。

  她是主咖,是所有人中名气最大,也最被观众喜欢的存在。

  如此,镜头下的她掌控了更多的话语权,优雅的小口吃面的她向胡莱询问。

  “胡莱,冒昧的问一下,我们可以采访下赵老爷子吗?听你说的,在二十年前可以波澜不惊的拒绝数百万的钱财,这绝不是普通人会有的魄力与气度。”

  “是吧,看来不是我一个人有这种感觉,在我的认知里,好像我家老爷子从来就不知道钱,这玩意儿有多么的重要。

  如果说真的有人可以视金钱如粪土的话,那我家老爷子当之无愧,至于你们想邀请他参加节目的想法就算了吧,他不喜欢被太多人围观。”胡莱直接替老爷子回绝了。

  事情的起因还是因为胡莱,在筹备早餐的时候,无意间的胡莱说出了在当地人看来从来不是秘密的事情。

  谁想节目组就跟见到大熊猫一般的盯上了老爷子,希望老爷子能够在镜头下面出境。

  那肯定不答应啊,说什么也不答应,真香定律也不好使。

  老爷子直接回自己的静室看书,别说门了,连窗都给关上了。

  “哦,那可真是可惜了。”一拍手掌的薛谦做惋惜状,然后神神秘秘的问道:“对了,修行了三十年的老爷子应该算是真人了吧?他老人家....会法术吗?”

  “这个嘛,那就是说来话长了。”

  !!!似曾相识的话语让白叶浅俏脸含愤的看着胡莱,估计是想起刚刚受到的委屈来着。

  常言说得好,不能在一个坑里跌倒两次,于是她就想先把坑给填上。

  而胡莱这个空还等着坑人呢,怎么可能如白叶浅所愿,眉毛一挑的开始解释:“怎么说呢,老爷子是真正的道士,但不是真人啊,就是个远避俗事的老人家。

  至于薛薛说的法术问题嘛,那我可以很严肃的告诉你们,什么道术都是假的,通通都是假的,全部都是假的,还不如魔术来的刺激。

  但你要说道家文化全是空,那也不是的,道家的文化传承上千年,自然有其道理的。

  因为不懂,自然不敢妄加评论,不过,我却是知道道家的相面术还是有一定的道理的。”

  “咔。”摄影机后的周树站了起来,对摄影师说到:“胡老师,抱歉啊,您的这段可能不能播,咱们是和谐社会,讲究信赖唯物主义。

  而且您的言论很有可能...被有心人利用,我们也不容易,希望您能理解。”

  胡老师就是胡莱,是节目组对他的称呼,别说,还真挺有意思的,有种为人民服务的感觉蠢蠢欲动呢。

  胡莱点头道:“好的,我会注意的。”

  ————————————

  终于,一个片段录制完成后,众人迎来了难得的休息时间。

  因为刚才周树导演的阻止,让胡莱关于相面的话题被迫打住。

  他以为他们不相信这个封建迷信的手段,殊不知,混娱乐圈的明星们可是相当的信缘法的,有的是请神助自己星路长虹的。

  就像那李什么杰的赵干妈。

  就像那经常骑杰克马的巴菲特·燕子的那什么王木木贵人。

  别人做得,胡莱又如何做不得,更何况他们是骗子,而咱的实力在这呢。

  再者说,当前的这群人来说,除了白叶浅以外,有一个算一个的都是二线乃至二线以外的卡司。

  对于名气更进一步的欲望还是很强的。

  就算白叶浅也不过是堪堪的吊住了一线女星的车尾,神位不稳的她随时可能陨落。

  是以,这群人虽说不开口说话,但心中必然是如猫挠一般的心痒痒。

  互相对视一眼,与胡莱最相熟的白叶浅挺身而出。

  “来来来,劳烦胡莱真人给我相相面,看看我的气运如何,有没有国际巨星的命。”说罢的白叶浅对着其他人一挥手,一副为你们好的表情。

  “你们都给我让让,省得一会我打胡莱的时候呲你们一脸血。”

  嗯,这是不相信呀。

  在胡莱身边坐下来的白叶浅挽起自己身上防晒服的袖口,“是怎么个看法?看脸还是看手,悬丝诊脉也行。”

  目前的情况就是胡莱vs白叶浅,不用猜就知道身边的这群人不可能有任何的一个人站在胡莱的身边。

  绝对。

  就是这么的自信。

  因为胡莱洗头用飘柔。

  当然,万一有哪个傻子站在自己这一面呢。

  抱着最后一丝希望的胡莱抬头一看,嘿,直接死心。

  这群人灼热的眼神非常明确的告诉胡莱:快点,我们等着看好戏呢。

  让胡莱真想给大嘴巴的自己一个响亮的大嘴巴,让你嘴贱。

  不过,有道是祸之福所依,这其中也不是不可以操作啊。

  已然被驾到熊熊烈火之上的胡莱脑瓜子转的嗡嗡直响,他这是打算复刻自己的成功经验。

  曾经的的他可是从陈大伟手中忽悠过两千块钱的。

  而现在上钩的可是大明星诶。

  就咱们这业务水平,还有咱跟他们这亲密无间的关系,要个三五万的不算过分吧?

  为什么要这么多?

  别问,问就是大数据杀熟。

  (◔◡◔)。

  ——————————

  “不用这么麻烦。”摇了摇头的胡莱指着自己的眼睛道:“只要我看一眼就行,但是吧,这玩意特别的浪费能量。”

  “别废话,管你要怎么补充营养,本姑娘都安排。”

  隐蔽的一把把快要流出来口水给擦掉,先是隐蔽的看了白叶浅一眼。

  确认她并没有时刻的盯着自己,让胡莱的胆量大了一点。

  这是个家里有矿的姑娘啊。

  甩了甩脑阔,将迤逦的想法甩出去,胡莱开口道:“我的姐,问一下哈,这个营养有新鲜的牛奶没?

  我挺喜欢吃肉的,要不我先验验货?你放心,咱是正人君子,最多摸摸绝不偷吃。”

  姿势挺拔的胡莱一脸的正直、正义文明、和谐、爱国、敬业、诚信与友善。

  什么都有,就是没有【要脸】两个字。

  “???”

  白叶浅一脸懵逼的看着脸上写着赫然、害羞的胡莱,有点不明白胡莱的话里的含义。

  与白叶浅的蒙不同的是薛谦,他笑的非常的嚣张,让胡莱严重怀疑他会不会连脲都能笑出来。

  这是个老司机,绝对的老司机。

  完全听懂胡莱话里的潜台词,甚至有自我的理解。

  表现如此怪异的薛谦收获了其他人的眼光,也知道自己的表现很有问题,但他忍不住啊。

  这尼玛发车太快,根本来不及下车,车速又快,连车轱辘都光了。

  白叶浅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从薛谦的表现来看,自然知道胡莱的话肯定有别的意思。

  不敢问胡莱,生怕再不小心着了他的道,桌面下的玉腿毫不客气的踢了薛谦一脚:“怎么回事?”

  强捂着嘴不敢在笑出声的薛谦指着胡莱,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我怀疑他在开车,但我没有证据。”

  薛谦的提醒让白叶浅不在懵懂,胡莱的话在她的脑海中过了一遍。

  全都了然,这是非法开车啊。

  违法犯罪行为必须制止!!!

  这是社会主义接班人的责任!!!

  直接就是冷酷无情无理取闹的一脚,与胡莱的脚背无缝衔接,然后身体力行的开始左三圈右三圈思想品德塑造。

  脸上依旧保持笑魇如花的白叶浅一副照顾小弟弟的模样,拍着胡莱的肩膀,温柔的说道:“别跟我玩什么疑车无据,老娘不吃这一套!调戏过姐妹的没有一个好下场,你想试试吗?”

  有心辩解一句自己是良民的胡莱不得不按下暂停键,感受着钻心疼的他抬起手想要给自己点一根烟。

  虽然他不会抽烟,但他突然想要体验下[拿烟的手微微颤抖]的感觉。

  如果可以,他想来一只芙蓉王,因为食支芙蓉王,人生不彷徨。

  果然是艺术来源于生活。

  五分钟之多的思想品德课终于结束,让胡莱严重怀疑自己的皮都被拧破了。

  “呼~过yin。先休息一会。”

  长舒一口气,并把脚收回来的白叶浅继续拍了拍胡莱的肩膀:“小兄弟,到你作死的时间了,开始你的表演吧。”

  心中m∞m∞p,表面笑嘻嘻胡莱强行收起自己的委屈,看向白叶浅的头顶。

  果然有一根线,与陈大伟的那一条完全不同。

  这条丝线竟然是橙色的,而且有一条非常纯正的青色丝线并行而立。

  并行?不应该是纠缠的么?

  橙色?青色?这尼玛是个什么玩意。

  这让胡莱一直以为的人的基本色彩是白色的判断出现错误。

  不会每个人的颜色都不一吧!!!!

  就像一千人的眼里有一千个哈姆雷特,总不世界六十亿人口有六十亿种不同的色彩吧!!!

  ʕノ•ᴥ•ʔノ︵┻━┻

  去尼玛的观气术。

  退货,必须退货,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

  要不然绝对打消协的3.15电话,冷酷无情无理取闹的举报走一波。

  我尼玛的一个破[观气术]搞你阿玛的幺蛾子啊,这尼玛的气的胡莱都不会说话了。

  不和解..不退步...不接受道歉。

  除非.....除非给个说明书....

  心中把狗币系统十八辈祖宗都翻出来亲切的问候了一遍的胡莱相当的明白自己的处境。

  人生很难,他知道,可是这惨淡的人生是不是有点惨的过份了,难道投胎的时候选择的是地狱模式?

  果然是好惨一男的。

  就差那么一乃乃就要哭出声来的胡莱转头看向张峰。

  线是白色的,不同的是线上有一条条的橙色丝线贴在上面一般,与之交缠的也是一道如此的丝线。

  橙色代表的是明星的身份?还是一个人的知名度?如此这般的话,倒也可以勉强解释一波。

  白叶浅的底色还是白色,不同的是她的名气大的多,是以橙色丝线更多,密密麻麻的几乎没有缝隙。

  心中有了猜测的胡莱试探性的向张峰询问道:”你女朋友也是圈内人吧?比你大一点?“

  胡莱这么问也是有原因的,因为与张峰纠缠的那条线也是橙色,但色泽要暗淡一些。

  不知为何,被询问的张峰的脸色突然有点嘿嘿的,脸上浮现的也是纠结与难堪之情,眼神恍惚,时不时的看向摄影机的方向。

  一旁的薛谦竖起大拇哥,笑道:”小胡果然演技精湛,不做演员可惜了。装的真像。

  什么女朋友呀,难道你不知道我们峰哥跟欣姐已经结婚好些年了么,在真爱面前,年龄与情感经历都是过眼云烟。“

  有了薛谦的这一不像解围,更像搅局的打岔,让胡莱明白自己的判断是对的。

  果然张峰明显的不在针对胡莱,而是看向薛谦,这眼神嘛,也是意味深长啊。

  薛谦的脸色不变,一副违心无愧的样子。

  胡莱不知道这位并不红的张峰以前更扑街,直到前几年与比他大十岁的业内知名姐结婚后,才有了一些话题度。

  知名姐的经历很丰富,有过一次婚姻,还带着一孩子。

  继子比自己小不了多少,老婆比自己老妈小不了多少,一般男人可受不了这委屈。

  敢为他人不敢者,真豪杰也。

  享受荣耀的同时也得承担诋毁,外界的流言流语很多,无非是说他牙口不好,只能吃软饭。

  是以胡莱那一说,就跟要揭张峰伤疤一般,怎么可能不着急。

  胡莱不知道这些,就算知道了也不会管,他只是希望得到求证罢了。

  再者说,他已经相当的厚道了,没说张峰的气运线旁还有一跟很有可能代表桃花的丝线呢。

  既然张峰的情况符合他的判断,那白叶浅的情况也可以做出猜测,青色应该就是商人的颜色。

  很显然,白叶浅的成名绝对没有那么简单,她的身后是有商业巨子在捧的,外界关于这个的传闻多的是,无风不起浪嘛。

  本来胡莱心中也有过这个猜想,现在的算是真·石锤,不过让他疑惑的是,与白叶浅相关联的为什么是并行的?

  而且那条丝线代表的色泽相差无几。

  难道这是青梅竹马的感情?

  可并行怎么解释?

  总不可能她喜欢穿蕾丝衣服吧。

  胡莱很疑惑,但没人会给他答案。

  他不知道,在不久的将来,等他看到那位“商业巨子”的面容时,一切就都有了答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