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我是制作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三章 人生没有容易的

我是制作人 坐看南风吹 2131 2019.06.27 14:47

  一声action后,录制继续。

  从刚才断掉的地方往前倒了几句台词,让嘉宾们找找状态,否则会有不和谐的感觉。

  终于等到了新的剧情,早已迫不及待的白叶浅连忙拿出自己的小刀子噗噗噗的刺向胡莱的心窝:

  “下班?你不是道士吗?道士也要上班?昨天晚上你在森林里面不会是在捉鬼吧?这就是你的工作?

  你这身本事是谁教你的?那个老爷子是你师傅还是你爷爷?你父母呢?他们知道你出家了吗?他们同意吗?

  你为什么出家?是不是有难言之隐?家人不会因为这事跟你断绝关系了吧?”

  这几乎是开了机关枪的一顿狂喷,把白叶浅心中想了好久的所有的疑惑全都抛了出来。

  迫切的想要让胡莱好看的她哪里还顾及他的想法。

  至于剧本?抱歉。

  呲啦一声,撕碎了。

  这个小妞相当的擅长临场发挥啊,果然是个演技派。

  说实话,白叶浅的行为有点胡闹,这跟原本设定的拍摄流程没有一毛钱的关系。

  甚至说,完全是南辕北辙的。

  很有可能会给后续拍摄造成不好的影响,身为与白叶浅协调的方编导一听就急了。

  拿起剧本来极速的翻了翻,确认白叶浅丝毫没有按照剧本流程走的她就要上前劝阻。

  刚走一步就被身边的周树给拉住了,正疑惑呢,就听周树说道:

  “别去,静观其变,说不定有人会给我们一个惊喜呢,而且你不觉得观众对于一位道士出现在真人秀里面会很好奇吗?”

  不管王编导怎么想,至少有导演同意的她不用去找白叶浅商议了。

  说实话,她本身也不想去,白叶浅那人本身就不是一个好说话的人。

  得勒,爱咋地咋地吧,天塌下来有高个子顶着。

  有点脑阔疼的胡莱抬头看向周导的方向,希望对方能够阻止白叶浅的胡来行为。

  结果就看到对方在哪微笑着点头,这是不仅不阻止,还在不怕事大的怂恿?

  果然是靠人不如靠己啊。

  “你的问题太多了,我都记不住。”摇头苦笑的胡莱看着白叶浅一副誓不罢休的表情,继续解释道:

  “是这么一回事,咱们旁边确实是一家道观,我呢,也确实住在这里,但观众朋友们应该看到这里的环境,根本不像是清修的住所。

  确实是这样的,而原因很简单,那就是我根本不是道士,我们也只是暂住在这里,我的职业就是摆摊卖点手工艺品。

  昨天晚上遇到你们,那是我刚下班往家走呢,真不是捉鬼,再者说,那玩意是封建迷信,我也不会啊。”

  眼看胡莱不在说话,可白叶浅怎么可能这般轻松的放过他:“继续说啊。”

  “说什么,说的多明白。”

  “还有你父母呢?谈谈他们吧。”

  “我没有父母。”胡莱很强硬的打断了白叶浅继续询问的欲望。

  可他不知道女人从来不是可以用道理说服的生物,甚至你越隐藏,越会激发她的好奇心。

  尤其是漂亮女人。

  而白叶浅不管以什么标准衡量,都是一个标准的漂亮女人。

  “那我们是不是可以这么理解:你的家长对你的行为不满,他们说了什么狠话,让你才有这种态度的。”

  “他们没有说狠话,他们只是不要我了。”

  白叶浅的一通追问,直接让胡莱脸若冰霜,脸上是一种阴沉可怕的表情。

  还有一种难过、悲伤的味道。

  或许想回答,或许不想回答,其实并不是重点。

  重点是他不知道怎么回答,就像他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一样。

  对胡莱来说‘父母’这两个字,可真的是一个难以启齿的话题啊。

  他们在哪,胡莱不知道。

  他们是否还记得曾遗弃过自己,胡莱也不知道。

  他们是否想过回来寻找自己,胡莱依旧不知道。

  但他知道有那么一对不知名姓的夫妻生下他,然后将他遗弃。

  他也知道他们遗弃自己的原因。

  因为他有病,一种可以拖垮普通家庭的病症。

  先天性心脏病。

  他的这条命是老爷子给的,不仅仅是老爷子收养了他,而是真正的给了他一次活命的机会。

  当年的他还小,没有一丝印象,但他胸口的疤痕一直在警醒着他这一切。

  老爷子一直教导胡莱不要记恨,说他们可能也有自己的苦衷,可又怎么可能真的做到呢,每想起这件事,胡莱就如坠冰窖一般。

  尤其是他心口位置的一条长达十公分的疤痕在时刻的告诉胡莱。

  [你是个累赘,这就是你被抛弃的原因]

  你要说胡莱一直是恨着他们的吧,其实也没有,但绝对不是不恨,而是算了。

  但他可以很肯定的说:绝不原谅。

  这在胡莱心中是一个禁忌,是绝对不愿意提起的事情。

  他做过手术,现在还活着,但不知道能活多久,三十、四十、还是五十、六十。

  因为不确定,让胡莱不敢尝试许多事情,例如谈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

  曾经有人想要给他介绍对象,他也有有过心动的对象,但都因为各种理由,让恋情还未开始就宣告结束。

  因为这里是农村,有一种谦规则,那就是男女在恋爱乃至谈婚论嫁时,双方的家长都会打听对方的家庭背景等信息。

  胡莱的事情本身就不是什么秘密,而农村一直流传这一个说法:心脏病者,体弱多病,寿不过三十。

  虽然这个说法没有什么道理,但有的人就是信,你能奈若何。

  这样的胡莱真的是爱不得,爱不起,他宁愿花钱去买一个潇洒,至少不会有感情留恋。

  因为放下,是以胡莱可以用最平淡的语气说出这件事情,就像是在诉说其他人的人生经历一般。

  可是他没想到有人的泪点这么低,本来是引发这一切的罪魁祸首身份的白叶浅原本对胡莱的吃瘪还有一些期待。

  但随着胡莱的阐述,让众人无言,也让她从轻松惬意的笑容渐渐消失,到眼眶微红,直到最后的泪如雨下、抽噎不止。

  哽咽的白叶浅左一句有一句胡言乱语着,让胡莱与在场的其他人了解到这一点信息。

  好像是她有个弟弟,小时候被人给拐走了,一直没有找回来。

  胡莱的身世触动了她心中那块柔软的区域,让她控制不住。

  这样的情况势必无法在继续下去,录制只要暂停,让白叶浅去一旁好好的休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