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我是制作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四章 逃之夭夭

我是制作人 坐看南风吹 2876 2019.07.07 16:14

  第二更送到,两更六千字。

  目前在人气连载推荐上,求支持。

  ————————————

  时间很快的来到了夜间九点半,三个人将六道菜消灭的几乎是干干净净。

  两坛共计五斤的青梅酒也露出坛底,胡莱也将2.5升的果汁也喝的点滴不剩。

  突然想起什么的胡莱问道:“老爷子,下午您就说今天高兴,怎么个高兴法?说出来听听。”

  “好事一件。”哈哈大笑一声的赵策继续说道:“是这么回事,我想要恢复咱们这座道观的声明。

  道家协会也给了正面的回复,不过他们要求把道观的人员名单报上去,你也知道咱家的情况,除了我就是你,我想让你担任观主的职务。”

  惊讶到口张到能放下一个拳头的胡莱是真的想不到老爷子还有这么优秀的操作。

  二十多年无欲无求,这怎么临老却要作妖,这是感受到八十四这道槛强大的召唤力量了吗?

  说实话,胡莱对于老爷子想要干什么,不反对,但他也不想参与。

  尤其是他还想让自己担任观主?这尼玛何止是荣幸,这尼玛的简直....欲哭无泪啊。

  ಥ_ಥ

  他可是打定主意要出山会会小姐姐的啊。

  要真的听老爷子的,还出个屁山,在山上当一辈子光棍吧。

  不答应,绝对不答应。

  眼看着再不好意思开口的话,就要被安排,胡莱是真的急了:“老爷子,这不对啊,你是道士,可我不是啊,没有资格接管道观的呀,要不您让我赵叔兼个职?”

  “你是道士,道家协会承认且经过官方认证的正经道士。”

  说完话的赵策起身来到身后面的一张桌子前,拉开抽屉,拿出一个小本本一样的东西,重新回到八仙桌前,放到胡莱的面前。

  胡莱直接傻眼了。

  这是一个深蓝色的长方形的小本本,很普通的样式,不普通的是上面的字与图案。

  最上面的是一个金光灿灿的土豪金样式的八卦图标。

  在中间的位置,是竖着的三个字,非常大的[道士证]三个大字。

  最下面的是一行小字,落款是:神舟道士协会监制。

  翻开里面一看,第1张也是自己的靓照,是多年不曾见过的白白净净的少年,穿着一身深蓝色的道袍。

  然后就是关于自己的介绍。

  【胡莱,19岁,是从闻言真人(赵策),道号[清风],籍贯******,******】

  神尼玛的清风,是不是还得找个叫【心相印】的道侣啊!!!

  这是种什么感觉,就跟被一对汪汪队轮流发生了关系一般的感受啊。

  如果这本道士证是真的,就说明胡莱已经是从业经历5年的正经道士。

  一本证引起了胡莱曾经的记忆,似乎脑海里面还真的有赵策忽悠自己穿道袍拍照片的画面呢。

  果然姜还是老的辣吗?这也太辣了吧!

  抱有一丝期望的胡莱抬头看看家里老爷子,再看看道士正,再看看老爷子,这人面不改色的表情实在让胡莱看不透。

  此时的胡莱实在是有苦难言,欲言又止,止又欲言,再想说又忘了说什么。

  终于沸腾的脑浆稍稍降了温,向老爷子询问的:“这证你花了多少钱。”

  “不贵,才二十。”

  呼的一声让胡莱松了一口气。20块钱不多,但对于一张假证来说,这已经算得上是不菲的价格了。

  一分价钱一分货,这么高的价格,买到如此逼真的道士证也是可以理解的。

  老爷子应该看出胡莱的想法了,直接了当的把他最后的希望给斩断:“嗯,你也别打小九九,这证不花钱,二十块钱是指快递费用。我明告诉你,这证是真的,我背着你给你办的,一直没跟你说。”

  “这事我不答应。”

  嗤啦一声,胡莱用自己的实际行动表达了自己的意见。

  真诚的看着老爷子的眼睛,胡莱说道:“我想出去闯闯,请您给我个机会。”

  一拍桌子的老爷子怒气勃然的看着胡莱,一字一句的说道:“不行,我不允许你离开。我今年已经八十了,谁知道哪天会死,在给我送终以前,你绝对不可以离开这里。”

  赵恒一直不想开口。因为他知道老爷子叫他来,就是扮演劝和的角色。

  但现在的局面,他是真的有点不想劝....老爷子什么时候这么霸道了?

  赵策是他的叔叔,但胡莱是他的侄子,是他从小看着长大的。孰近孰远,还真的说不清楚。

  他也是从年轻人的时候过来的,对于胡莱想要外出闯荡,却被顽固家长否决的想法是感同身受。

  虽然自家叔叔的说法也有几分道理。但终究是有点抵触的。

  实在拿不定要怎么做的他只能沉默不语。却架不住桌子下一直踩他的那只脚。

  端着茶杯不敢看胡莱的他开口道:“胡莱,别惹你爷爷生气,他年纪大了,受不得气。有事好好商议,你也得考虑老爷子的想法,他拉扯你长大也不容易。”

  “给你养老送终是我的责任,这一点我从不拒绝。但请您给我一点时间,我真的想出去闯闯。这真的不是一时冲动。

  如果我失败了,就回来老老实实的听您的,如果我真的侥幸成功的话,把您接到城里去,行不行?”

  胡莱依旧想要说服老爷子,在他的印象中,老爷子不是听不进去劝的人。

  赵策依旧非常固执的拒绝,并且语气非常坚决,一丝考虑的可能都没有。

  拿起拐杖,一下下的敲在胡莱的脊背上,打的砰砰直响。

  “不行,我绝不同意。你什么想法我还能不知道,不就是羡慕外面的花花世界,不想跟我个糟老头子孤独一生么,只要一出去肯定会把我跟这穷乡僻壤的地方给忘得一干二净。”

  而胡莱就这么默默的承受着,一动不动的低头不语,连辩解的意思都没有。

  许是赵策打累了,气喘吁吁的看着胡莱,一指门口说:“滚。我给你一晚上的时间考虑清楚。如果你还一意孤行,就别认我这个爷爷。”

  依旧一言不发的胡莱默默的起身向正堂外走去。

  眼见事情有点不受控制。虽然赵策提前跟他提点过一点,但完全不知道剧本细节走向的赵恒,真的着急了。

  现在的情况很明显是两人真的呛起火来了,完全控制不住局面。

  连忙劝了赵策两句的他起身去拉住胡莱,不让他离开。

  被拉着的胡莱没有强行向外走去,而是转身看向依旧端坐着的赵策。

  直接跪了下来,砰砰砰的磕了三个响头。

  “爷爷,您的恩情胡莱一辈子不敢忘。您的身体硬朗的很,这一点我并不担心,而且有我赵叔照看着,更是不会出问题。

  我知道您是对我好,可胡莱也有自己的想法。我是个男人,不想困在这山上与野鸡兔子打一辈子交道。

  如果我出去闯荡失败了,那最多后悔一两年,可如果我没有选择走出去,那我会后悔一辈子,请您给我一次机会,我只要一年。”

  “我说不行就不行。”

  撂下一句话的赵策迈步走出了正堂。

  赵恒也坐不下去,起身来的他拍了拍胡莱的肩膀说:“你先回去休息下,我去劝劝你爷爷。”

  然后也向外赶去。

  ———————————

  树屋前的空地上,胡莱就这么坐在地上。

  他的身边趴着的是蜷缩着身子的狗子。

  这一幕曾经很多次的出现,但不同的是胡莱身边的饮料不见了,换成了青梅酒。

  他终于还是喝酒了,即便这只是果酒。

  他不明白以往通情达理的老爷子为什么今天变得如此的专横霸道。

  丝毫的不顾及自己的想法。

  这与以往的他完全是天壤之别。

  “为什么您连一年的时间都不肯给我?”

  “难道你就不相信我可以做出成绩吗?难道我在你的心中就如此失败吗?”

  “还是说您眼中的我从来都是一个无能之人,只是今天才酒后吐真言?”

  借着酒精的壶来抱起狗子,然后把它扔了出去。

  从梦中惊醒的狗子受到惊吓,汪汪汪的狂叫。

  确认周边没有危险源,狗脸疑惑的蹲了下来。

  “狗子,你说我今年旺不旺。”

  狗子听不懂人话,没有回答。然后胡莱踢了它一脚。

  “汪汪汪。”很直接,没有一丝犹豫。

  “重新来一遍,你说我今年旺不旺?”

  “汪汪汪。”

  三遍之后胡莱终于满意。

  他也做出了决定。

  10分钟之后。简单的打包了几件常穿的衣服。推开道观的后门,骑上自行车就向外奔去。

  这一次的他选择的理想。

  天地之上,圆月如银盘。星河渺渺。胡莱前进的道路上时不时的有一点地晶莹剔透的液体滴落。

  可能是下雨了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