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我是制作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七章 女人的第六感...

我是制作人 坐看南风吹 2130 2019.06.29 21:19

  孩子发烧,下一更会晚。

  ———————————

  “行吧,那我准备准备就出发。”说完话的胡莱,就来到那棵歪倒的树下。

  找了几根比较直的树枝,用匕首削成尖锐的木棍,权当这是捕鱼的工具。

  胡莱同意去捕鱼。

  可有人却返回了,正是刚才最积极的白叶浅。

  薛谦的话提醒了她,确实,有鱼吃是好事。

  但这个鱼跟他们没有关系,再者说他们又不是缺一顿饭的人,他们缺的是脸面。

  厚着脸过去捕鱼,然后晚上跟着吃鱼倒是可以,但这代表他们认输。

  好胜的白叶浅怎么可能答应,那根本不符合她好斗的性格。

  走到正在忙碌的胡莱面前,一把拍双手啪的拍在他的肩膀上,激昂的说道:“胡莱,咱们不去捕鱼了。

  我要去打猎,打野猪,打野牛,打狼,打老虎。”

  正在削树枝的胡莱被白叶浅这一拍,差点吓尿。

  握刀的手也失了分寸,差一点就让自己那叫小五的女盆友知道什么叫做‘花开别样红’。

  再说,你瞧瞧白叶浅说的是人话吗?还打野猪?打野牛?打老虎?

  那你还不如回家玩瞎扯淡呢。

  水产市场有虾,胡莱可以无偿提供蛋。

  学雷峰,做好事,胡莱义不容辞....

  回头瞥了白叶浅一眼,后者双手掐腰,还挺傲娇。

  脑门都快zha了的胡莱哪里还有好态度:“打你妹夫,翘你妹。”

  说完话的胡莱往一旁挪了挪,确认处于安全距离才算放心,生怕这个姑奶奶在闹幺蛾子。

  尼玛,刀子很快的,切着手还好说,你要是不小心把胡莱的小公鸡给宰了,可没有蘑菇炖着吃。

  白叶浅不是胡莱肚子里的蛔虫,自然不知道他心中的腌臜想法,还打算说服他为自己出力呢。

  一脸蛊惑的说道:“你竟然打我妹妹注意?看你表现吧。只要你能为我打一只老虎,我可以把我妹妹介绍给你认识。”

  “真让我看你妹妹?”说话间,胡莱原本平时眼神隐晦的向下降了降。

  他以为自己的表现没人发现,但又有谁是傻的呢,至少女人有一种非常玄学的第六感。

  几乎在胡莱眼神下降的同时,一条如鞭的大长腿向他袭来,胡莱下意识的双手成拳架横在身前。

  “砰!”

  “嗯?”

  一脚踢在胡莱手臂上的白叶浅只觉的像是踢在铁板上一般,小腿火辣辣的疼。

  后退数步的她能够感觉到右腿竟然在颤抖,恼羞成怒道:“你刚才在看哪里呢!!!”

  “.......”

  很肯定的语气,让胡莱没有了退路。

  不是感受到了胡莱炙热的眼神,还是闻到他身上带着的不要脸的芬芳。

  胡莱的社交经验并不丰富,但他知道现在的情况下,[承认=死的很惨]。

  让自诩是个好人的他别无他法,眼睛一转的他回道:“我鞋子有灰,只是想擦擦。”

  “不可能,哪有那么巧,你绝对在想一些不健康的事情!!老实交代,我留你一个全∞尸。”

  “姐姐,别闹。教你一个乖。不要用自己的想法去揣测别人,这个世界没有那么不堪。”

  胡莱不要脸的样子连他自己都差点看不过去,世界确实没有那么不堪,但刚才胡莱的表现真的挺不堪的。

  他也真的是有点无语....严重怀疑这个姑娘是属狗的,六感怎么这么灵敏。

  灵敏不是问题,问题是太准,就跟在一旁一幕不拉的看着一般。

  “真的?”白叶浅也有点拿不准了,主要胡莱的表情并没有什么变化。

  “真的,比珍珠还真,你看,我这鞋子脏了,不得擦擦么。再者说,我想擦鞋就擦鞋,我想坐就坐,想蹲就蹲。”

  说完话的胡莱直接就坐在地上,然后起身在蹲下,似乎在身体力行的证明刚才的自己真的没有那种想法。

  咱是个良民啊。

  “好,这个问题算你糊弄过去了,那咱们来谈谈你为什么敢还手吧。”

  “..........”

  沉默了一会的胡莱问道:“我还手有问题吗?”

  原本蹲着的胡莱被白叶浅的言论震惊了,连站起来都忘记了,都想低头捡捡自己掉了一地的三观了。

  他也是有点无语,这是个什么道理?你打人还不准别人正当防卫了?

  你丫以为自己是谁啊。

  大海你家洗澡盆啊?

  陆地你家后花园啊?

  地球你家的产业啊?

  再者说,老子可不是那种没羞没臊的围在你身边,唯唯诺诺的连个‘不’字都不敢说的舔狗。

  你漂亮?又不给我透。

  你有钱?又不给我花。

  是吧。我管你是不是肤白貌美大长腿,都跟老子没有一毛钱的关系。

  对胡来的态度有点惊讶,可能也是没有见过这么有个性的男子,不满的白叶浅摇曳着轻盈的脚步走来。

  直到两条笔直的圆规腿立在胡莱的面前。

  只要胡莱愿意,就可以回味一下上学时期握着圆规画OO的记忆,但这不是胡莱的风格。

  他是绝对不可能这么做的,打死都不可能!!!

  “啪啪啪~”一阵如电击般的震颤的舒∞爽感觉让胡莱都快酥了。

  他终于还是没忍住。

  撮着手的胡莱回味着刚才的那种细/nen/滑/shuang感觉。

  让胡莱简直无法自拔。

  真香定律果然可怕,不是人类能够抵挡的。

  处于其乐无穷状态的胡莱还在走神,冷不丁的就被白叶浅一掌按在他的额头上,将他推倒在地。

  一点不差,四仰八叉。

  “我就说你是个小流氓吧,这次看你怎么胡扯?”白叶冷哼一声,就把手机拿了出来,随时准备打电话!

  本来的她走到胡莱的面前是打算收拾他的,谁想自己刚一站稳,胡莱就用巴掌拍自己。

  她还有点不明所以,但完全发挥了女人的感性特征,遇到事情不管不顾,第一件事就是闭眼,然后再过脑子。

  等完全醒悟过来的时候,已经被人家给怕完了。

  为胡莱的胡来生气,也为自己的不妥当应对生气的白叶浅一掌拍在胡莱的额头上,他的脑袋就像那成熟的西瓜四分五裂。

  好吧,这只是白小姐自己脑补的画面,实际情况是胡莱只是往回倒去,顺势坐在地上。

  无缘无故被人占了便宜,白叶浅哪里可能高兴:“说吧,你到底想要干什么,要不现在给我解释明白,要不一会跟差佬解释。”

  干什么?

  呵呵。

  坐在地上的胡莱表示,我也想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

  我只是控制不住我几几。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